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八——拒欲不道 恶爱不祥
毛峰
2016年03月05日

美少年伽倪墨得斯与宙斯鹰

人间凡尘的争吵,惊动了天神以及神人兼具者,阿基里斯之母、女神忒提斯,先是安抚一番暴怒的儿子,此刻又升上奥林匹斯神山,为儿子祈求宙斯:

……她发现克洛诺斯的

鸣雷闪电的儿子(宙斯)

远离众神,坐在奥林匹亚

群峰的最高岭上。

她坐在他面前,左手抱住

他的膝头,右手摸着他的下巴,

向克洛诺斯之子提出祈求……

忒提斯是古海神涅柔斯的女儿,容貌美丽,心地善良,被称为“美发女神”或“银脚女神”,宙斯曾追求过她,但遭拒。宙斯一怒之下命其下嫁凡尘。

她在办婚礼时一时疏忽,忘记邀请“不和女神”,不和女神立即惩罚性在婚宴上降下“金苹果”,上标神谕:“金苹果,属于最美的神。”女人善妒,女神亦然:天后赫拉、天女雅典娜、美神维纳斯为此大吵起来,上诉到宙斯;宙斯被三个女人缠得无奈,推托说唯有伊达山间放牧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能评断此事。

宙斯支开三个争吵不休的女神,借此避开纠缠,搂着美少年伽尼弥德一旁寻欢作乐去了。

三女神立即飞临伊达山——此山盛产美男,宙斯就是化身苍鹰,飞临伊达山,引诱美貌少年伽尼弥德与之交合,一番颠倒鸾凤的恩爱之后,宙斯还不尽兴,干脆把伽尼弥德劫上天庭,白天侍酒陪伴,夜晚同床共枕,天后赫拉乐得宙斯暂不下凡生事,遂将伽尼弥德奉为侧室,还将天宫里的一颗耀眼的星命名为“伽尼弥德星”,照管着天上人间的同性爱情。

赫拉、雅典娜和维纳斯风风火火来到伊达山,但见一位美貌的牧羊人正在河边戏耍,他就是古国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帕里斯出生时,其母梦见一道闪电击中特洛伊王宫,特洛伊城燃起熊熊大火,特洛伊王认为此子不详,遂命人将帕里斯丢在伊达山。不料众鸟飞临,群羊哺乳之,帕里斯竟长成了英俊少年!

爱美女神率先光降,维纳斯见帕里斯长得英俊潇洒,不禁心头一动:“我的玩伴海伦,美色动人,屈尊下嫁斯巴达王,可恨斯巴达王不解风情,整天治国、习武,身边那些精壮美男,跟王寸步不离,与其结成‘枕上战阵’,爱得热火朝天,把我的海伦冷落一旁!眼下这个俊小伙儿,倒是海伦寂寞春闺的好伴!”

维纳斯袒露玉体,帕里斯立刻勃起,与之一番云雨,维纳斯喘息稍定,告诉帕里斯:“斯巴达王妻海伦美色动人,我能玉成你俩好事,但你须依我一样……”

这里刚刚交待完,赫拉和雅典娜就大驾光临了,赫拉答应给帕里斯一个王国,帕里斯道:“我老爸就是特洛伊王,整天为了养活这些子民而奔波,唯恐GDP下滑,当官岂不活受罪?”

天女雅典娜许给帕里斯天下第一的智慧,帕里斯敬谢不敏:“智慧?那可是天下第一烦恼之事!米利都的泰勒斯能观测天上的群星,自己却跌入自家的水井,差点儿没淹死!所以他才说‘万物的本源是水’,连白痴都知道:万物的本源是神呀!这种智慧,我并可不要!”
正谈论间,宙斯携伽尼弥德驾到,众人起身迎接,赫拉见丈夫在伽尼弥德陪伴下容光焕发,心生醋意,幽幽怨怨地道:“金苹果呢?”宙斯命伽尼弥德取出金苹果,果然金光流溢、爱煞人也!

宙斯问:“帕里斯,最美的女神,谁也?”

帕里斯道:“回禀天上地下万物的王,最美的神是维纳斯,她受封为爱与美之神,主管天上人间的爱情,倘若不是最美,岂不违拗了我王的神圣命名?”

一席话说得宙斯欢喜、赫拉雅典娜无言。

维纳斯志得意满接过金苹果,回身向帕里斯耳语:“今晚斯巴达王宫,海伦等你!”

维纳斯只顾高兴了,忘了吩咐帕里斯紧要的一句:“与海伦风流几夜就罢手,她毕竟是斯巴达王后!”

爱是最难以驾驭之事:海伦与帕里斯如胶似漆、难以割舍,帕里斯色胆包天,竟将海伦诱拐至特洛伊!

斯巴达王大怒,发动希腊联军,讨伐特洛伊,震动古地中海世界的“特洛伊战争”就此爆发!

正是这次战争,最终夺去了忒提斯的儿子、神人结合所生的英雄阿基利斯的生命!

亚里士多德曾说:“诗比历史更真实!”

仔细思考品味忒提斯与宙斯的故事,让人不禁唏嘘:当初忒提斯若接受宙斯的爱,或者,举办婚礼时礼节周到,将“不和女神”一并打点好,人间也就不会发生特洛伊战争,荷马也就写不出《伊利亚特》:这一切,岂不都是冥冥中的“命运”在安排!

恰如伯特兰·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所说,比希腊诸神灵更神秘的,是莫测的“命运”本身!

安格尔《宙斯与忒提斯》

为了儿子,女神忒提斯放下身段、温婉祈求宙斯干预,这一情节,被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用作题材,绘成名画《宙斯与忒提斯》。
荷马史诗中刻画了一个细节,即宙斯答应了忒提斯请求后——

 一片美好的头发

从大王的永生的头上

飘下,震动天山

借以形容众神之王宙斯的威仪。

对此,安格尔在这幅色彩绚丽、气象万千的名画中,也加以细腻地描绘:宙斯飘动的头发,正暗示出他的神力无边。

只要我点一点头,就不会收回,

不会有诈,不会不应验。

宙斯对忒提斯表现得很有“骑士”风度:虽然求爱遭拒,但此番不计前嫌;忒提斯则当反思:与其前倨后恭,还不如当初迁就主神之爱呢!

《晏子春秋》载:某日齐桓公临朝,身旁一少年卫士数次用爱慕的眼神凝视齐桓公,桓公怒,命人推出斩之。晏子入见劝阻说:“拒欲不道,恶爱不祥,主公不如宽免之!”桓公立即释放了那个少年卫士,且戏谑说:“哪天我洗澡,一定叫这漂亮男孩为我搓澡!”,以幽默方式暗示同性性交的一种姿势。

可见,晚周中国之开放,丝毫不亚于希腊。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