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十六——沉迷之欢
毛峰
2016年03月21日

沉迷之爱、肉欲之欢,似乎是大自然赐予一切生命体的最大愚昧和愉悦之源,既是一切感官生命的幸福感、强大感、满足与充实之感的最大源泉,也是众生痛苦之根源。宇宙赋予人体这一极度苦乐,是为了贯彻它繁衍、复制自身的愚昧意志。

由于古典社会没有遭到中世纪神学和近代启蒙主义的禁锢,那些婚姻家庭形式之内或之外的丰富多姿的性活动,受到宽容、理解乃至赞赏,多种不太合乎“固定身份”、年龄、惯常看法的性爱关系,譬如同性之恋、忘年之恋等,都受到宽容。

中国历代帝王、才子与美少年之间的生死恋情,王公巨贾与男旦之间的爱情故事,史不绝书;女皇帝武则天与面首之间的爱情等,更是诸多艳史津津乐道的题目;在古代集市、商业繁华区,春宫画、性用品、性玩具等,公开出售,不受官方与舆论的禁制。

现代伪善的道德规范、法律条文与公众舆论,对大多数性活动,均采取沉默、隐讳乃至矢口否认,同时又在广告中极尽挑逗之能事,这种“不道德态度”,无视多种形式的性活动自古存在,造成了必须在掩人耳目的情形下如此这般进行的私密事情的不良习惯,性压抑、性犯罪成为现代社会治安危机的重要组成部分。

究其实质,西方近代启蒙思潮,继承了基督教禁欲主义的不良传统,设定一夫一妻式的婚姻家庭制度以外的所有性活动均为非法,东方古典社会的一夫多妻制,自古至今普遍存在的多种形态的性爱关系,均被错误宣判为野蛮、非法、龌龊。

这套清教主义的伪善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造成大量无性婚姻和不幸家庭以及严重的社会问题,启蒙哲学家卢梭本人就是突出例证,他与女仆未婚生下的许多私生子,全遭遗弃,还堂而皇之地写作《爱弥儿:论教育》以鼓吹“启蒙教育”,伏尔泰对此公嗤之以鼻,直接称呼卢梭为“伪善的魔鬼”!

无独有偶,启蒙运动的另一旗手——康德,一生独身,却宣称“美是无利害的愉悦”,全不顾美感本身首先和根本是感官愉悦活动,不管如何升华(升华常伴随巨大压抑),终以感官愉悦为基本条件;这些伪善的道德说教和僵化的学术信条,统治全球思想智力活动长达数百年,而波德莱尔、兰波、王尔德、纪德等人,与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劳伦斯等人一道,率先对此“马奇诺防线”发起了英勇无畏的伟大冲锋!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在《给青年文人的建议》和《现代生活的画家》等书中,深刻而富于幽默地讥讽道:

“正经女人”为何危险?因为她必然从属于两个男人;因为对于诗人狂放的灵魂来说,她是一块平庸的牧场;……女人是多么井然有序,她们似乎被施了魔法一般地超自然地完成分内之事……(高级妓女)很好地体现了文明中的野蛮性……女人不完善的教育,以及在政治和文学上的不能胜任的判断力,极大地妨碍她们成为家务工具和淫欲对象之外的东西……为何才智之士喜欢妓女胜过社交名媛,尽管她们同样愚笨?

波德莱尔认为诗人只能选择妓女和侍女为性伴侣,固定的生活伴侣却是诗歌创作所必需的“波希米亚精神”的最大威胁。

他长期的性伴侣是漂亮的黑白混血让娜·迪瓦尔,尽管此人放荡、嗜酒,但波德莱尔却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接济她多次,多次争吵后分手却始终无法割舍;

诗人对这“沉沦的爱情”予以揭示:

有些人在发觉一个女人实在愚笨时,会为爱过她而脸红。这些人是虚荣的傻瓜……殊不知,愚笨乃是美的饰品;正是愚笨给了她们的眼眸以这般沉郁的明澈,宛如黑黝黝的池塘;以这般油质的宁静,宛如热带的大海。愚笨总是蕴藏着美,它远离皱纹,是神圣的化妆品,保护我们的偶像免受思想的噬咬……对于那些有心智的人来说,往往呈现为令人焦灼的困境……流连于低级场所的习惯……您的欢乐会让您不寒而栗。……美德和骄傲向您呼喊:逃离她吧。本性却在耳语:逃哪儿去?

在《恶之花》里,诗人写道:

他竟愚蠢到要成为第一个人,

能将爱情和诚实混在一起!

他想在一片神秘的协调里,

将影与热、夜与昼相融合,

他瘫痪的身体永不得取暖

在被称作爱情的这轮红日下!

你灵药般的嘴里,爱情正神气活现;

当我的欲望向着你进发,如大漠旅队,

你的眼睛就是雨水池,我的烦恼在渴饮。

在《我心赤裸》中,诗人总结了爱情之辛酸滋味:

爱情之所以令人厌烦,是因为这是一桩我们无法免去同谋角色的罪行。

沉迷不醒的所谓爱情,不过是欲罢不能的肉欲之欢,永远残留在感官记忆里,随时会被唤醒,无论多久。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