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私学要目(续五),晚周诸子与民国七贤
毛峰
2016年03月24日

续前:经部补一:《易经》,中国世界观之集大成。

尤以清胡煦《周易函书》为诠释之要。

经部、史部补二:

董仲舒《春秋繁露·天人三策》,两汉儒学之大成。

孔子《春秋》宏大隐幽,董仲舒《春秋繁露》将儒家政教精华与阴阳五行家等诸子思想融会贯通,确立了中国儒学道统;尤其是《天人三策》应答汉武帝有关国家长治久安的三道策问,言简意深、指示精确,一举奠定中国2000年以上儒学正统地位,有功于华夏文明与人类文明极大。董子与孔子、孟子、荀子、朱熹、王阳明并称儒学六巨子,其人其学可法。

子部:

要目总37部:《道德经》,子部第一。

要目总38部:《庄子》,所谓才子书第一者。

要目总39部:《列子》,道家智慧之圆熟者。

要目总40-41部:《吕氏春秋》与《淮南鸿烈》。

所谓杂家著述,是诸子学的翘楚,研读之下,可荡涤世俗名利之羁绊,而澄然超然于人生清净广大自由之境界。

要目总42部:《净土五经》,佛经第一,亦可入“内典”。

中国佛教九大宗派,净土宗的五部经典,最为简洁深邃。佛教将中国道家看淡名利得失的无为之说再推进一步,认定万物的自性乃因缘和合而生、刹那生灭不尽之空,宇宙的虚空本质,从现代物理学角度看,实乃能量场之聚散、游动,佛教谓之无常妄相,可帮助人摆脱世俗执著,获得自由。余读《净土五经》之警句“既无假相,更无实苦”,妙然心会,如香山卧佛寺内大佛,得大自在也。

集部,各种文学总集与论集,无关宏旨,暂缺。

民国七贤:现代中国学术思想与人文精神的渊薮。

补论一,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

中国人凭借对天地人关系伟大哲理的深微把握(《易经》、《道德经》等为代表)、对人类公共生活秩序与复杂人际关系的精熟把握(儒家学派为代表)、对人体小宇宙的生命运行法则的精确把握(《黄帝内经》等《黄帝五经》为代表)、对各种工商科技活动的精微把握(从《管子》、《吕氏春秋》、《淮南鸿烈》等诸子学派,到《营造法式》等宋元明清著作为代表),缔造了全球史上唯一绵延8000-10000年之久、繁盛不衰的古典文明,不仅堪称人类文明的唯一奇迹,更在近代早期,伴随马可·波罗和利玛窦来华、翻译《四书》等经典回传欧洲,激起欧洲大批一流思想家如伏尔泰、莱布尼茨、魁奈、沃尔夫、卡莱尔等人的叹赏,儒家世俗人文主义成熟的治国经验,直接促成欧洲各国摆脱教会束缚的启蒙运动、新教改革、地理大发现等近代人文思潮与文明进步的发轫与扩展。(以上论述可参考毛峰《文明传播的秩序:中国人的智慧》中国传媒大学2005年版相关章节)

满清近代中国国力衰颓,列强凭借大炮政策,不断掠夺巨额的中国财富,同时大力培植中国持“全盘西化”派立场的学界、传媒界精英人士,康有为、梁启超、胡适、陈独秀等人,就代表着当时贫困交加的中国民众的主流情绪,这股“全盘西化”思潮伴随着中国内外困境加深而日益深化,直至最近30年中国经济与综合国力的稳步崛起,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国人以及中华文明并非低人一等!全盘西化论逐渐退潮,国学复兴运动高潮迭起,几成国民共识!

辜鸿铭就是在100年前的全盘西化逆流中,挺身而出、敢于当头棒喝、做冲天狮子吼的少数有识之士,“民国七贤”第一人。他的《中国人的精神》(《春秋大义》)把中华文明擅长发挥“道德力”以驯服人类常常凶暴、野蛮的自私情欲,进而引导擅长发挥“自然力”以驯服大自然能量的西方近代文明,走出自残自伤(一战二战即代表)的文明困境,保障人类的长治久安、自由繁荣,堪称乾坤只眼。

补论二:陈寅恪《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收入三联书店《陈寅恪集》。

曾几何时,鲁迅《狂人日记》以狂人偏激之言“礼教吃人”说震撼大众视听,大众受误导,采纳此狂妄无知之词,一时间中华人伦秩序、传统美德中至为宝贵的“周礼教化”(长幼尊卑之教)被痛诋为“封建专制的帮凶”,人类天然的亲情、人伦、社群情感——父子之亲、长幼之序、夫妇之仪、尊卑之节、朋友之信(五常)以及在父子、夫妇、君臣权利义务对等关系中既强调主从又强调互动(三纲)的合理化思想,千百年来维系着家庭、社会的稳定、互爱、互敬、互信,天子以利禄爵位优宠天下才士俊勇,天下才士俊勇为江山社稷而奋勇捐躯,君臣彼此担负、气节相许的道德关系,被错误批判为“封建愚忠”,毁弃“礼教”的结果,只能是自私自利的风气蔓延成社会绝症,贪官污吏无耻卖国、贻误国事、坑害百姓的腐败、混乱现象层出不穷。

民国七贤之一、一代宗师陈寅恪深深感慨于王国维(观堂)自沉昆明湖这一悲剧事件的文化意义,撰成近代诗文第一篇章《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旗帜鲜明地提出:三纲五常(三纲六纪)之说乃中华文明之抽象“理想”境界,维持全民族的道德生命,非但不应毁弃,反而需要大力弘扬!

陈寅恪以艰苦卓绝的一生,成就了他伟大史学宗师的不朽地位,其论著、诗文、人格、志业,堪称“古典之遗爱、近代之绝唱”。

补论三:柳诒征《中国文化史》。

民国七贤之一、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文化史的开山人物,在1920年代的著名杂志《学衡》上连载发表、后集结成书出版的《中国文化史》,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中国文化史著作,其他仿作者不计其数,但均难望其项背。柳诒征《国史要义》等论述亦极精粹。他创办的江南国学图书馆,培育出大批国学精英之士。

补论四:梁漱溟《朝话》。

民国七贤之一、一代宗师梁漱溟是20世纪中国文化的英雄人物:先世为蒙元忽必烈大帝之孙,蒙古人退出中原后,忽必烈之孙归化汉族,因原封地在河南,古称梁,遂改姓梁。世代官宦励学,其父梁济巨川先生愤慨于满清灭亡后民国风气之无耻,毅然自沉于积水潭。此举极大震撼了梁漱溟,从此一生探究中华民族的精神自立自强之路,成就辉煌。

他愤慨于新文化运动提出“打倒孔家店”之狂妄无知,在1921年发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开启了“现代新儒家”的伟大学派;在1925年发起“乡村建设运动”,同时创设“书院教育体系”以抗衡西化“学院教育体系”的诸多流弊,《朝话》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他在抗日战争中奔走国事,创办民盟及其机关报《光明日报》;1953年参加全国政协关于“过渡时期总路线”讨论,批评中共对农业、轻工业重视不够,引起毛泽东震怒,梁漱溟以儒家的铮铮铁骨,坚持己见并公开要求毛泽东道歉,全国震动。林彪集团覆灭,江青发动“批林批孔运动”,梁漱溟再度发言:“我只批林,不批孔!”遭到数月连续围攻批判,最后的表态仍掷地有声、千古传诵:“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晚年完成巨著《人心与人生》和《这个世界会好吗》(访谈)等,至今仍是中国儒家活生生的代表与楷模。

补论五:马一浮《复性书院讲录》。

民国七贤之一。一生隐居西湖,遍读《四库全书》,创办复性书院,讲解国学经典、培育国学人才,被许为“千年国粹,一代儒宗”。

1912年马一浮自日本归国,被教育总长蔡元培延聘为文科秘书长,因蔡元培悍然命令全国大中小学一律停止读经而愤然辞职;后蔡出掌北大,再次延聘马一浮就任文科总长,马一浮以著名的八字回电“古闻来学,未闻往教”予以回绝,海内传诵一时。蔡无奈只好延聘陈独秀出任,新文化运动遂甚嚣尘上,洵可浩叹!

文革前夕,作为著名书法家,马一浮在接受毛泽东、陈毅宴请之后即席撰写对联以赠:“使有菽粟如水火,能以天下为一家”,隐然讽喻规劝毛泽东并预见中国未来之大发展,必以“菽粟”(经济)“天下”(全球化)为内政与外交之枢纽,用典《孟子》《礼记》,允称神来之笔墨、儒家之正宗、华夏之心声!

游览西湖者,当于西湖十景之一的“花港观鱼”旁,拜谒“马一浮先生纪念馆”以增加感知;初读者可从《马一浮评传》等二手资料入手。

补论六:熊十力《体用论》。

民国七贤之一。熊十力是20世纪国际公认的中国哲学家第一人。他的哲学体系融会中、西、印,打通儒、道、佛,力破“唯物、唯心”之无谓纷争,成就了《新唯识论》、《体用论》、《原儒》、《乾坤衍》等经典哲学名著,门弟子遍布海内外,是“现代新儒家”的最主要代表人物。

初读者宜从《十力语要》入手,亦可参考《天地间一个读书人——熊十力传》等评传、二手资料入手。

补论七:钱穆《国史大纲》、《国史新论》和《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

钱穆是民国七贤之一,国学功底堪称近代第一,著作等身,成果斐然,尤其《国史大纲》、《国史新论》和《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堪称国学修习者的必读书。1949年在香港创办新亚书院、新亚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前身),后定居台湾,受邀访美期间完成《论语新解》,其《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以亲身经历深挚抒写中国近代的社会史与文化史,堪称近代历史散文的绝妙篇章。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