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疯狂动物城 谁说羔羊只配沉默
田雪绯
2016年04月08日

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在迪斯尼的画面中实现了乌托邦,正如电影的英文名字Zootopia。可惜到了国内这个影片却用了“疯狂”为这个理想国草率地做了注解,疯狂动物城实在是一个没有内涵的片名,至少不适合于这个好电影。

事实证明,最终疯狂的只有羔羊而已。那个穿裙子高跟鞋、人前堆笑的羊副市长,围着狮子大人忙得不可开交,一切以领导为中心的傻白甜,转瞬间变成了面目狰狞,搞出了“night howler”(中文字幕版竟然将这有毒的花译成藏红花,再联想那个片名,我实在是想替这味著名的中草药打那翻译的耳光),陷害食肉动物们,出人意料。正如若干年前陈佩斯在小品里说的那样:“我以为只有长成我这样的能叛变,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朱时茂浓眉大眼的也能叛变。”在这理想国,不再是“肉食者谋之”,吃素的也有自己的一番作为了,动物城里形势一片大好,羊副市长,你这是要闹哪样?

的确,如果细究起来,这个理想国有瑕疵,导演也没有掩盖问题。比如车管局的树懒,工作时低效率,却能驾豪车超速违章。比如黑社会的大先生小仓鼠,设立了私刑,但是最终他能和权力机关合作,协助女儿的干妈警察朱迪破案,所以他仍然可以在他的小世界里称霸一方。再比如羊副市长自己说的:“一天到晚被狮子市长支得团团转,她的价值无非是听狮子摆布。”在处理食肉动物变疯的问题上,狮子市长竟然私自把受害者关起来,让家属们以为他们失踪了,其作为市长的所作所为也不怎么英明,可见羊副市长每天被他号令,的确不该那么心甘情愿的。写到这里,我实在是不忍心再写下去了,看个动画片而已嘛,如果把这些问题摆在桌面上,那得是几百集电视连续剧了。你不要总想着树懒的豪车,卖假货的狐狸,横行霸道的黑社会,那么容不得瑕疵,你心里究竟有多么阴暗?


夏奇羊的最后欢歌

说回到问题的重点,那只不安份的羊。在《圣经》里,上帝早就给羔羊安排了神圣的使命:为罪人舍命。亚当披上羊羔皮,这世界有了最初的杀戮,通常人们把这叫牺牲。牺牲是羔羊们被设定好的存在意义和价值。而你温顺善良了,你就接近上帝的品质了,如同他派下来专为人牺牲的耶稣。

数年前那个奥斯卡获奖影片《沉默的羔羊》里,见习特工克拉丽丝很显然不理解羔羊的牺牲精神,她向汉尼拔博士讲述她少年时在农场的经历:半夜里听见那些待宰的羔羊的惨叫,她本想放走它们,但是它们就站在那里,很困惑,不知道逃跑也不想逃跑。于是她抱起一只来,拼命地跑,跑到不知道哪里。结果她们一起被找到,羊羔回到羊圈被杀,她则在失去父亲之后,再次失去了和表亲一起生活的机会到了孤儿院。这则从弗洛伊德《少女杜拉的故事》搬过来的桥段成了这部奥斯卡影片的核心线索。汉尼拔博士问:所以你要找到野牛比尔,救出凯瑟琳吗?救了一只羊,你就再也不会被可怕的羊叫声惊醒了吗?

在马太福音里这样写道: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

当克拉丽丝从羊群里抱出去那只羔羊,她究竟是在拯救还是和羊一起迷途呢?怎么能让一个羔羊忘记了它本就应该舍命的本份,本就应该牺牲的命运呢?当那只羊最终回到羊圈被宰杀的时候,当克拉丽丝为它哭泣的时候,相反,会不会有上帝正在为它欢喜。

好在Zootopia里的兔子朱迪,虽然和当年扮演克拉丽丝的演员有着同样的名字,但却不必为这个问题疑惑,羊副市长的疯狂跑偏,迷途得非常明显。克拉利丝带着的羊逃跑失败,让她的噩梦从童年到成年,而兔子朱迪则是将疯狂的羔羊绳之以法让全城都刮目相看,同样是抓到一只羊,后者才是一场不容质疑的拯救,是人天皆大欢喜。

Zootopia通过兔子的成功,再次证明了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你尽情地来吧:你可以献上热血,比如兔子朱迪这样的;或者献媚,比如羊副市长曾经那样的;或者装傻,比如看门的豹子。你做好自己,把权力交给狮子市长、公牛警察局长、黑社会仓鼠大先生,然后由他们向你发放奖杯、奖章,让他们来帮助你、引导你、命令你,为你庆功,分配你的工作。

王尔德说: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羊副市长既然不在阴沟里,你有什么必要仰望星空,而且是用错误的方法!如果羊副市长保持始终,脖子上永远和刚出场一样挂着一个金色铃铛,像个小宠物,忙碌,笑脸,取悦,受人欢迎,人畜无害,何至于成为迷途的羔羊。

当然,作为Zootopia的理想国不是在宣扬鼓励羔羊的沉默无为,那就背离了一切皆有可能的宣传口号,来到这里,兔子朱迪都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再卖胡萝卜了。所以导演贴心地为了羊们找到了更多的出路,除了阴谋诡计,作为一只羊,在Zootopia真的还有很多可做的,比如羊副市长那个同类羚羊夏奇,最后穿着热辣的小胸衣超短裙,发挥形体优势,用性感的舞蹈为盛世歌功颂德。动物城欢心,观众们更开心

这世界多美好,一个理想国,已经听不见羔羊的哀鸣了。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