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二十九——金字塔之谜
毛峰
2016年04月19日

远古文明的巨石阵,与考古学上的“中石器时代”有关。

西欧远古巨石文明的缔造者们,很可能从一个更为古来的文明时代继承了天鹅座的信仰,这个时代称为“中石器时代”(Mesolithicera),在距今10000年至6500年前后,西欧人逐渐从游牧狩猎和采集阶段,向定居与原始耕作的文明生活演变,天文观测及其远古科学,恰是其生活所必需。

卡拉尼什巨石阵

苏格兰的外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brides)上的卡拉尼什(Callanish)巨石圈,其建筑布局显示,这是一个观测日月星辰的远古多功能天文台。在公元前3000年-前2000年修建这一遗址时,天津四,作为一个著名的星体时钟,在下中天的位置略高,而天鹅座里的其他恒星——天津一的赤纬比天津四还低。

天津一,此时处于北十字星群的中心点,恰如天鹅的胸脯,充当着公元前3000-前2000年的天文定点。天津一的赤纬从34度降到33·5度,这是它在整个这一岁差周期运动的最低点,这意味着天津一,这个2·14星等(星体亮度)的明亮恒星,会在一定纬度上,逐步下降到下中天,此时它与海平面的夹角仅有2·5度左右。

卡拉尼什巨石遗址,朝北偏东10-11度,其在苍穹间形成的“北方大道”,正对准了天鹅座的胸脯——天津一,位置恰好可以观测到这一微妙的宇宙天文现象,与奥尔梅克文明遗址的观测角度与方法完全一致,触发人类远古越洋传播的思考。

更迷人也更令人费解的,是金字塔之谜。

大金字塔由250万块巨石筑成,每块巨石重量为2-70吨,全部巨石的总重量高达600万吨,举世罕见。远古人类,能否完成这一巨型工程,至今仍是谜团。

大金字塔底边平均长度为230·63米,与指南针测出的四个方向精准对齐,仅如此精确的建筑布局与测算这一点,连现当代的顶级建筑工程师们,都会感到望尘莫及!

统治时期约为公元前1490-前1468年的埃及第八王朝、一个女法老的皇室顾问桑穆特(Senmut又称 Senenmut),其墓地绘有埃及最早的宇宙星图——狮子、公牛、鹰头神、河马、鳄鱼等象征北天星群的图形,其中,公牛的四腿,象征着大熊座;而与之呈45度角的一杆长矛,握持在鹰头神手中,则象征着天鹅座的四颗星——天津四、天津一、天津九和天津二;背负鳄鱼的河马,则是天龙座的象征。

英国著名的埃及学家杰·艾·温赖特,在1932年提出,古埃及人用大熊座绕北天极的运动,来确定正北的方向。1953年,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学院的天文学教授比涅克·扎巴,则进一步认为,鹰头神向外伸展的双臂,代表子午线,用于定向的天鹅座四星,是天鹅座x、奚仲二、奚仲三和天津八。

美国新泽西威廉帕特森学院的利·卡·斯泰基尼教授,基本认同这一看法,他在巨著《测量史》中提出,古埃及人用天津四、大熊座的“北天四星”(碗形)与另外三颗星等的连线,来确定北方。剑桥大学的凯特·史宾斯(Kate Spence),在2000年提出,埃及人用北极二(帝星,小熊座)和北斗六(开阳星,大熊座)来确立正北。

来自加那利群岛的天体物理学家安东尼奥·贝尔蒙特(Antonio Belmont)则认为,埃及人确立正北的星体,是北斗二(天璇星,大熊座)和北斗一(天枢星,大熊座),这一点与中国古籍《尚书》、《春秋》等古籍记载,非常吻合!

换言之,中国古典文明的第一座高峰——尧舜时代“璇玑玉衡,以齐七政”(七政者,日月五星,太古七星)的天文历法制度,确保了中国农耕文明与宪政治理的完备,与此同时,埃及古典文明,也凭借北斗星群和天鹅星群等星体,确定正北,以便整齐其天文历法、农耕制度和金字塔建筑工程的精准测算。

安德鲁·柯林斯不认同罗伯特·鲍威尔、艾·阿尔伯特合著的《猎户座之谜》(1994)对吉萨三座金字塔,对应着猎户座“腰带三星”的分析,他认为,天津九、天津一和天津二的分布排列,才符合胡夫、哈夫拉、曼考拉三座吉萨金字塔的建筑布局,进而认定,天鹅座与大熊座的双星、多星连线,不仅可以确立子午线,也是埃及人认为的灵魂升天之路。

他据此绘出《示意图》(《天鹅座之谜》图34)并在说明文字中提出:公元前2600年,吉萨三座金字塔的排列,对应着天鹅座的三颗横向的星星,金字塔的入口对准了子午线,吉萨金字塔群,对应着天津四的上升点,与奥辛(莱托波利斯)和玛塔利耶(赫里奥波利斯)、北天极的天顶线、大熊座之间,一一完整对应着天鹅座上升和落下的全过程。

埃及创世神话中,大地之神盖布和他的双胞胎妹妹天空之神努特,都是风神舒和水气之神泰芙努特结合的产物,兄妹婚配交合后,生出了奥利西斯和伊西斯、赛特和奈芙蒂斯等“伟大的九神”,从中再生出另外两组,构成埃及主要的27个神灵。因此,在古埃及壁画中,天空之神努特从天上俯身向其兄盖布,大地之神盖布则从大地跃起,勃起的阴茎对准努特的子宫。

天文考古学家罗纳德·威尔斯(Ronald Wells)认为,天空之神努特,子宫部位的星体恰是天鹅座,这生殖器官部位的北十字架,清晰显示着,天津四,在公元前3500年的日出之前两小时,冉冉升起,标记着太阳在272天里的升起和落下,恰与人类的妊娠期相同;而乌塞尔卡夫的太阳神庙(阿布辛贝庙六座建筑中最早修建的一座),就以天津四为首的一系列星星为指引星,天津四,是宇宙循环的起始之星,天津一则是循环的终止之星,如此璀璨展开,循环不止,往复无穷!

呜呼!撰毕此文,浩然而生对宇宙星辰之敬慕,对全球古典文明之光辉灿烂,更油然而生信仰、憧憬、效法之情也。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