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三十八——这是什么——我自己吗?
毛峰
2016年05月11日

大约从1990年代之后,我愈益发现,中国知识界除了变得越来越浅俗、越来越卑鄙以外,还变得越来越愚笨,似乎整个中国“卡”在什么地方了——有些论者认为中国“卡”在了“始终不能照搬西方近现代自由民主制度”上;但据我观察,即使历史条件允许“照搬”,将西方制度照搬照抄到这片古老土地与古老文明之上的,还是那伙浅俗、卑鄙、愚笨的“中国知识分子”(全盘西化,是其百年痼疾所在),这伙人还能把“西式民主”搞得不伦不类、乌烟瘴气,一如北洋、民国两政府之所为,陈寅恪精妙形容其为“不夷不惠,非驴非马”,堪称一语中的。

中国“卡”在丧失了思维能力上。

伴随阅读、深思和历年指导本科、硕士、博士论文的写作实践,我发现突出的问题在于:1,丧失了固有文明传统的道德精神、博大深邃的知识支撑系统,不熟悉经史子集文献,青年学者不知道如何评判一个知识假说、一种理论架构的优劣得失,只能盲从那些学品、人品皆低俗的所谓“名家”、“定论”(教育部连番推出的所谓“核心期刊”、“指定教材”、“统一考试”、“职称评定”、211/985工程等,伪造出层出不穷的这些学术怪胎),中国人因此丧失了起码的判断力,成了天底下最盲从、最迷惘、最浅薄的可怜虫;2,恰恰因为丧失了四库文献基础,青年学者也就不能透彻欣赏一种异质文明(譬如欧美文明)的高妙之处,譬如希腊罗马哲学之精湛、基督教哲学之超越性、文艺复兴思想如何吸纳古今精华、现代派文艺如何反叛浅薄鄙俗的启蒙主义-实用主义的知识霸权,赋予现代文明的持久活力与自我纠错能力等等,只能急功近利地模仿其工商科技这类较低层次的器物文明,把中国永远固置在“二流国家”的抄袭水平上;3,由于与全球两大世俗人文主义的文明巅峰——中国和希腊罗马文明,完全断绝了道德精神与知识支撑上的一切血脉联系,中国人自我阉割为天地间13亿蠢蠢而动的废物、阉人、俗流,受尽鄙视还自我标榜“我是流氓我怕谁”或“丰乳肥臀(某小说名)油脂多”!

今若想洗心革面,必须在思维方式、知识架构上,来一番“生命现象学”式的“革命性”领悟与建构:1,在智慧的最低层次上,某种知识假说、知识架构,仅仅是一种未经检验、有待证实的伪造物,学校教育系统、著述、研究、出版系统,没必要对其反复考核、复核、统一标准、务求达标,而是“大略知道”即可,所以,解放中国人判断力和创造力的根本措施,在于废除“统一高考制度”以及各级学校、学府的“统一考试/考核制度”,恢复孔子“有教无类”的伟大教育学术传统,类似诸子百家的教育、学术繁盛就会渐次涌现;2,在智慧的较高层次上,将任何一种知识假说和知识架构,纳入“历史经验”(人类唯一值得信赖的知识系统)的深入检验、鉴别之中,《二十四史》、柳诒征《国史要义》、缪凤林《中国通史要略》、钱穆的系列史学名著等,是判断辨别“中国问题”的钥匙;反之,卢梭《民约论》、孟德斯鸠《法意》、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黑格尔《历史哲学》等,从一个未经检验的错误前提“古代蒙昧、近代人道”出发,鼓吹各种激进变革,最为有害;不幸中国恰在满清奴化高压政治的衰残没落期,卑俗浅薄的知识分子如康有为、章太炎、胡适、陈独秀、蔡元培之流,为了党派利益,援引卢梭启蒙学说,作为耸动大众观感的政治工具,如今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已经粉碎了他们要么照抄欧美要么照抄苏俄的错误结论;3,在智慧的更高层次上,叔本华、尼采、胡塞尔、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弗兰克、雅斯贝尔斯、汤因比等贤哲,毅然抛弃了牛顿-笛卡尔妄想以某种静止的数理模式固定宇宙现象流变(从物理现象到生命现象)的近代哲学-物理学的错误体系,开启了“直面现象(流变)本身”的伟大“生命现象学”方法、历史哲学方法,这一方法,既吻合闵可夫斯基-爱因斯坦-海森堡-玻尔的主客统一、时空流变的伟大物理哲学,也吻合中国《河图易经》太极流变的伟大科学-哲学-人文体系与宇宙图式,就当代意义而言,这个主客统一、时空流变、现象直面的“大一统思维模式”,才是人生幸福与全球文明复兴的根本智慧框架所在。幸福的奥秘,或许在于,不断提升你的智慧,加入到天地人神大一统生命的圆舞之中去!

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是最契合中国大一统生命智慧、文明智慧的伟大贤哲。要理解从古代中国人一直到现代海德格尔哲学,这些全球一流智慧对宇宙人生万象的深刻洞察,就必须学会“现象学的观物方法”——“直面现象本身”,即清洗此前未经检验的各种论述,让自己的生命、心灵,与万物的生命、心灵,交流共振。

让我们尝试一下生命现象学的思维:

这是什么?这是一张桌子。

这是什么?这是一把椅子。

寻常里,我们如此问答。

这寻常之问与答有极不寻常处。

首先,谁来如此命名的?

其次,如此命名的依据何在?

再次,桌椅的外观与本质如何?

最后,其存在的依据何在?

如此思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

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1976)于1955年8月28日,在法国诺曼底所作的演讲《这是什么——哲学?》堪称对全球哲学巅峰思想的一次漂亮的“海陆空三栖登陆战”,与十年前盟军在诺曼底的登陆相仿佛!

自启蒙运动以来,日渐昏聩的全球哲学思想、政治制度以及社会现实,由于马丁·海德格尔哲学“反本质主义”的现象学革命而遭到冲击、摧毁、刷新。这篇演讲预告了存在哲学、荒诞派戏剧、垮掉一代文学、1968年的5月风暴、民运运动、欧美新浪潮电影、布拉格之春、性解放运动、摇滚音乐、毒品文化、波普艺术、时尚趣味等当代文化的诸多重要变化。

直至2012年8月28日夜,距离这一惊世之作发表整整57年之后,当我初读这篇演讲的译文,仍激动万分、心潮澎湃:我渴望的新文明的朝霞,如果还有升腾的机缘,而非注定淹没在融化净尽的北极冰面,就恰在此处,氤氲颤动着熹微而瑰丽的光明!

作为饮誉全球的、超一流的哲学思想大师,马丁·海德格尔必须与统治欧美哲学界(透过其代理人而统治着全球思想学术界)的那些僵化思维,动用迂回战术、闪烁其词的修辞、鞭辟入里的解析等一切思维和表述方法,以便冲过或绕过大众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启蒙思维”的僵化壁垒,以便能“直接与存在照面”。且看其战术:

可见,我们讨论的道路,必须具有某种方式和方向,即:哲学所探讨的东西,是与我们本身相关涉的,触动着我们的,而且是在我们的本质深处触动我们的。

那从我们的本质深处触动我们的东西,才关涉着真哲学之所谓!

哪些东西?

不是桌椅、建筑等器物,也不是变幻不定的人类创造物——制度、技艺、文化,乃至文明,而是这一切背后的东西——我们的存在,其根据、起源、本质、归宿、意义等等。

这里,海德格尔由于知识涵养方面的缺陷和“西方中心论”的一贯误导(海德格尔还一度被卷入纳粹“日耳曼中心论”的政治错误中),将东方哲学的几大传统(地中海世界、印度和中国哲学)遗漏,而片面认定“哲学本质上是希腊的……只有西方和欧洲,在其最内在的历史过程中原始地是‘哲学的’,这一点为诸科学的兴起和统治地位所证实……”

日后,伴随思考和观察的深化,海德格尔在1960年代直至去世前,开始逐步对“科学技术活动”具有毁灭自然的“最大危险”展开反思与批判。

尽管此时估计尚不足,但海德格尔还是展现了对历史传统的现象阐释学的深邃把握与独创性的洞察:

传统并不把我们交付给过去和不可收回的东西的束缚中。交付、传承即delivrer,是一种解放,就是进入与曾在者的对话的自由之中。如果我们真正倾听“哲学”这个词,并且深思所倾听的东西,那么,这个名称就会把我们召唤入哲学的希腊起源的历史中去。

妙矣哉!传统不是僵化不变的东西,不是那不可把握的流逝了的的往昔,更不是束缚;而是现实的活生生的源泉与构造物:譬如,在中国,河图易经一旦确立,万千中国智慧之涓滴溪流,必汇入阴阳和谐的广大海洋;汉字一旦确立,尧舜圣治、先秦诸子、两汉文章,滔滔而来,数千年不断绝、不消歇……

早于海德格尔,美国圣哲梭罗就在《瓦尔登湖》中精妙地写道:“历史是我的垂钓之溪。”

垂钓者恭敬地伫立溪边,与溪流进行清风明月式的对话、遭遇、汲取;启蒙-实证主义史学却凭其一贯的愚昧,把这“诗意的垂钓”鄙俗化为“捞取一条大鱼”(某种虚妄的历史“真相”或独得之秘,以便兜售给权贵、传媒、影视制作中心、网络或大学讲堂)。

请注意海德格尔的哲学用语:倾听、深思、召唤……这些早被启蒙主义、理性主义、实证主义哲学以及现代学术规范宣判为“非法的”、非理性的、“不客观”的、“主观的”、“必须排除”的词语,被海德格尔大规模地引入哲学写作,以促使高度僵化陈腐的全球哲学界,转化为真正“希腊式的”,亦即真正中国的(余添加之)、哲学的思维与表达方式。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