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八十四——厘清理论乱象,再造精神长城,当代治国理政的新思路
毛峰
2016年07月26日

自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领导党中央、各部门,围绕着治理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怎样治理国家这一当代根本问题,高瞻远瞩地提出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治国理政思想。

我总的感觉是:由于习主席、党中央富有战略眼光地、全局性地提出“治国理政”等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中国社会的整体面貌,有了焕然一新之感。

如果说改革开放35年,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巨轮转舵”,必然带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试验性,那么,十八大以后,习主席主持党中央提出“治国理政”的战略思想与一系列战略布局,就是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艘巨轮,能在国内外的惊涛骇浪中,坚固而平稳地航行,以抵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战略目标的光明彼岸!

(一)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总主题:治乱!

无庸讳言,中国改革开放35年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由于市场经济与社会规律的高度复杂性和初期认识的试验性、模糊性,在把经济搞活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社会乱象。

诸如党内外腐败的大面积蔓延,严重到引起人们对国运产生普遍担心的程度;各主管部门、公私机构的乱作为、不作为、违法行政、违法谋利、忽视国计民生的种种治理偏失,引起了习主席和党中央的高度关注,为此连下猛药;治国先治乱的战略入手,使全国政治氛围廓然一清,社会各界无不拍手称快,天下人心大为聚拢!

习主席的真知灼见与施政,概括起来,就是一个总主题、总目标:治理各种社会乱象,进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建构一个新型大国的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实现中国党和政府、企事业单位、各部门、各方面的“治理能力现代化”。

“治大国若烹小鲜。”习近平总书记用晚周著名思想家老子《道德经》的至理名言,告诫全党全国:治理中国这样的新型大国,尽管任务复杂艰巨,但在“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下,以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来“治国理政”,就能续写出光彩夺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民族复兴的大文章。

(二)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总框架:

习主席治国理政思想的总框架,大体如下:

a,以当代马克思主义为指针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中国治理的价值基准,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精神指引;

b,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作为治理依据、尤其是建构中国法治国家、全面从严治党的依据;

c,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大国治理、公共教化、建构“新型大国文明”(初步概括)的历史根基、道德根基与精神宝库。

(三)治国理政突破口:先治思想之乱!

要实现治国理政宏伟框架的各项目标,理论、人文、传媒、舆论、宣传、教育、学术、科研等要害部门,先要赢得“思想治理”上的突破口!

本人认为,我国当代在宣传、理论-舆论-学术-教育-传媒-人文战线,存在着一定程度乃至相当程度的混乱、紊乱、错乱、失衡、迷茫等状况,严重地看,是饱含中国历史智慧和现实处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精神长城”在思想阵地上,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松动、破败、倾颓。坦率而言,中国当代的价值建构(理论战线)、舆论建构(大众传媒)、学术-教育建构(精英话语)、公共宣传话语(大众教化)等诸多思想文化领域,存在莫衷一是、乱象纷纭的不良状况。

具体表现为:

a,“全盘西化”的学术、教育、传媒话语与精英-大众意识,根深蒂固为“除了照搬照抄西方经济-社会-政治模式,否则,中国没有任何出路”的错误意识形态,盘根错节地占据着中国高校、科研、传媒机构和某些主管部门的认识主流,形成学术-教育体制上的话语霸权;

b,“去中国化”(曾遭到习主席的揭露和批判)的历史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倾向非常严重。

中国5000年以上的伟大文明传统,被丢入故纸堆、古玩铺,“言必称希腊、言必称美国”即把欧美模式设定为现代文明的“唯一参照系”,西化思维-行为模式的僵化现象非常突出,根本不顾及中国悠久历史传统、13亿大国的现实境遇与伟大民族精神,在各种场合宣扬“中国历史黑暗、国民劣根性、民族没落、中国抗衡西方普世价值必败无疑”等等错误观点,颇能迷惑很多青年学生与盲从大众。

c,由于“全盘西化”和“去中国化”的错误价值设定,学术、教育、传媒、尤其是在新媒介上那些被荒谬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公知)的一伙人,借政策、措施的某些失误、宣传话语的生硬、行政管理机关比较严重的僵化、粗暴、繁琐等管理偏失,大肆炒作、兴风作浪,力图否定马克思主义、改革开放、党的领导等中国得以稳定繁荣、民族振兴的根本条件;

与此同时,僵化地、封闭地、扭曲地理解、宣传、鼓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毛泽东思想中的某些言论、措施、做法,也造成了公众的忧虑,恰恰授予全盘西化派以炒作的口实。

(四)思想治乱之策:深挖“启蒙独断主义”这个“去中国化”、全盘西化派错误的总根源

启蒙主义是近代西方文明兴起的一大思想助力,但很少有人了解,启蒙主义内部,有很深的学术分歧与思想分野:

以伏尔泰、莱布尼茨、约翰逊、哥德斯密等人为领袖的启蒙主义主流思想,主张在反对天主教会统治的僵化、某些新兴民族国家施政的不合理的同时,尊重西欧乃至一切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包括天主教传统、借鉴中国儒家传统等),积极支持新兴民族国家的“开明专制”,伏尔泰的《风俗论》和《路易十四时代》就是这一合理主义的巨著;

另有激进-空想-独断主义的一派,以卢梭、孟德斯鸠等人为代表,主张废除天主教会、禁止宗教活动、否定各国历史文化传统,甚至主张砸烂国家机器,以暴力推翻现有的一切,这种激进主义的启蒙思想,被德国著名哲学史家文德尔班的《哲学史教程》等巨著称之为“独断论的意识形态”,遭到当时以及后世哲学家、宪政学家,譬如约瑟夫·德·迈斯特、埃德蒙·伯克、赫尔德等巨匠宗师的深刻批判;

我综合各家观点,命名启蒙激进派为“启蒙独断主义”。

当务之急,要认清启蒙独断主义的思想盲区与社会流弊:

第一,由于盲目地否定各民族伟大的历史文化传统,启蒙激进派不能合理地、深入地把握人类文明传统数千年积累的历史经验,这是全球此后一切历史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的总根源;

第二,对历史复杂状况和各国现实境遇,始终抱持一种激进的否定、反叛态度,不负责任地主张粉碎一切,这种偏激、错乱的启蒙独断主义,必然造成公众意见和舆论的巨大盲目性,极易触发巨大的政治动荡,法国大革命就被史家认为“受卢梭的激进小册子”鼓动而起,从而一发不可收拾,是全球此后一切激进主义、破坏主义、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等极端思想的温床;

第三,启蒙独断主义在政治、学术、社会思潮上的传人,是近现代自由主义思潮,这派政治哲学,以鼓吹西式民主自由人权宪政为唯一价值取舍标准,刻意掩盖西方近代文明的兴起,是建立在对广大殖民地的疯狂掠夺和对国内无产阶级残酷镇压的不合理基础之上,自由主义的政治实质,是最近200年来西方大力推进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话语霸权,但以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名义出现,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至今中国不少青年学生和所谓“公知”分子,都始终处在这一巨大话语霸权笼罩下,深陷思想与表达的巨大盲区之中,颠倒错乱,不能自拔;

第四,马克思主义思想,从现代化大生产造成的资本主义严重异化中,发现了经由无产阶级专政建立新型人民国家的伟大力量,从而与欧洲保守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等“反启蒙独断主义”的思想力量结合(譬如马克思对卡莱尔的充分肯定、兰波、魏尔伦是积极参加巴黎公社巷战、文化筹划的起义战士等史例),从理论上超越了启蒙独断主义和自由主义,不知凡几;马克思主义作为反启蒙独断主义的伟大发现与伟大超越,在中国理论、传媒界少有论及与援引;

第五,启蒙独断主义-现代自由主义的话语霸权,伴随市场经济与全球化浪潮而日益深入,西方启蒙独断主义-自由主义的错误意识形态,凝固为“去中国化”、“全盘西化”的政治-学术主张,盘踞在中国许多公私机构、学校教育、科研机构、某些行政主管部门、公私话语、传媒舆论的热门议题设置等许多层面与领域,被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已然大大超越了的“启蒙-自由主义”独断意识形态,长期以来,仍牢牢盘踞在各种精英机构——大学、研究院、出版社、期刊社、大众传媒、影视媒介、新媒介之中。

具体而微的表现如下:

——大学、科研机构里的所谓精英知识分子、开办微博网站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凭着浅薄的理论功底和中西学养,一口咬定“西式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是“普世价值”,完全不顾中国历史与现实实际,从始至终,盲从迷信胡适等人错误提出的“全盘西化”观,似乎中国社会,只有匍匐、追随在西式民主自由模式之后,俯首称臣、照搬照抄,即使陷入瘫痪,也别无出路;

——启蒙独断主义-全盘西化派,尤其对中国历史、中国民族特性与民族精神、儒家道德人文主义、责任担当意识、家国天下大一统意识、古典宪政治理的有益经验、博大灿烂而又历久弥新的古典文明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抱持一贯蔑视、否定、毁弃、污损、扭曲的历史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态度,“去中国化”的口头禅是:“中国有什么?三寸金莲、大烟枪而已!”任何主张中国历史文化足资借鉴的观点,都遭到其嗤之以鼻式的排斥;

——完全不顾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中国历史与现实艰难境遇、全球多极复杂格局与美日韩澳等军事同盟单边主义的威胁、全球化问题的风险与挑战、西方近现代的反启蒙主义思潮、马克思主义等对“启蒙-自由主义”诸多独断意识形态的深入反思、尖锐批判与全面超越,固守“言必称希腊、言必称美国”的错误思想逻辑,闭眼不看中国历史、现实的巨大合理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独特道路的优越性、国际-国内处境的复杂性,动辄挥舞学术、出版、舆论等西化话语的大棒,对反思、批判西方启蒙-自由主义思想偏颇、全盘西化派诸多流弊的学术观点大加讨伐,不予承认、不予刊载,形成牢不可破的学术-教育-传媒-出版等话语霸权、学霸、学阀作风,毫无一再自我标榜的自由宽容精神,似乎除了照搬照抄西方现代化模式、对西方话语霸权俯首称臣外,中国别无出路;这些行径极易耸动听闻、哗众取宠,蒙骗许多涉世未深的青年学生、中低收入阶层的大众,使之陷于偏激心理或自甘于“美国月亮比中国亮”的浅薄主义、游离主义的涣散不良心态。

因此,思想治乱之策的战略格局是:

牢固而完善地树立起以当代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三个根本要素、保障中国稳定繁荣的三大磐石根基,搭建国家话语的全媒介传播平台,运用多种政策力量和媒介手段,谋求21世纪中国长治久安即治国理政上的重大突破,营造中国引领21世界全球潮流的“新型大国文明”的伟大精神长城。

(五)思想治乱之策的实施步骤

第一策,高瞻远瞩的“思想治理”:

将“中华文明”(新型大国文明) ,作为当下凝聚全社会政治共识、文化共识的重要理论概念之一,作为弘扬爱国主义、中华民族伟大精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战略的重要精神尺度,以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创造性地诠释中国儒家数千年传承、影响全民族至为深广的道德人文主义、责任担当主义的伟大道德精神、人文精神、理性精神,作为创新型“中国传播的主基调”;

第二策,正确导向的“传播治理”:

以党政机关、国营企业的政策力量,营建“中国大传播”的全媒介平台,通过出版、影像、网络等一切媒介载体和媒介形式,强有力地揭示这个久经考验、颠扑不破的历史真理:凡是炎黄子孙,都要团结在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中华民族)、文化(中华文化)、价值理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光辉旗帜之下,心无旁骛地团结在“中华复兴”这一民族利益最大化的伟大事业中;

第三策,旗帜鲜明的“舆论治理”:

迅速组织一条“理论-舆论阵线”,集合多方面的学者、专家、作者,深入挖掘、梳理、揭示西方启蒙独断主义及其中国变种——去中国化的、全盘西化派的话语霸权、思想误区和社会流弊,冲破启蒙独断主义的话语牢笼,建构起充分吸纳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伟大精神,建构起围绕中国道德人文主义的国家宣传-舆论话语;以责任担当主义、爱国主义精神、儒家忠爱之教等为主题的公共教化话语,建构起“新型大国文明之精神长城”!

第四策,对治启蒙独断主义的“中国话语治理”:

以多领域、多学科、全媒介等综合立体形式,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地诠释、提升、传播中国固有文明传统中的“道德人文主义”、责任担当主义、忠家爱国的儒家公共教化主义的有益经验,对治西方启蒙独断主义-庸俗自由主义的话语霸权,揭示这些独断话语误导下的“权利个人主义”偏失,营造一个凝魂聚力、驳斥错误、纠正偏执的学术-舆论-公众话语的精神长城防线,以光明中国、光明现实、光明未来激励人心、凝魂聚力,通过讲堂、文章、影视、新媒介等渠道,建构一个瑰丽、伟岸的新型大国文明,让“中国梦”翱翔全球!
第五策,贯通中国历史与当代现实的“诠释治理”:

以中国国家大传播的高端平台,全媒介形态,深入揭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现代历史性变革、未来全球文明大传播、大交融的文化趋势,尤其注重上述历史文化-社会变革之间的内在血肉联系,冲破“古董意识”,用“诠释治理”沟通中国历史、现实之间的“正能量通道”,鼓舞全民族、全社会,凝魂聚力,实现中国梦的美好前景。

第六策,以中华文明、新型大国精神,凝魂聚力,普遍设立各种“宣教平台”,实施“公共教化治理”:

运用党政机关、国营企业的政策力量,在学校、企事业单位、图书馆等公共设施、先进社区、居民管委会等各层次、各部门,普遍设立“中华文明大讲堂”,运用多媒介手段,大力标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道德人文主义,即个人价值通过承担对国家、他人、社群、家庭的道德责任而获得合理、有序实现这一精神宗旨,对治“启蒙独断主义、权利个人主义”的诸多错误、偏执和流弊。

第七策,建立新型大国文明下中国学术-教育的观念体系-制度体系,冲破西方话语霸权,实施“学术治理”:

在学术、教育、传媒等人文高端、中端领域,设立中国特色的学术-教育的观念体系、制度体系、管理考评体系,大力弘扬习主席大力倡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政治战略与政治意图,给长期以来理论界、学术界、教育界、传媒界追随西式人权观、自由观、价值观、历史观一剂醒药;

第八策:在海内外推出“中华文明·新型大国文明巡礼”等多层次、多媒介的大型传播活动,实施“宣教治理”:

举办学术研讨、知识普及等大型传播活动,以历史联系现实的学风、媒介、话语风格,细密考察、完整呈现中华文明与全球文明在数千年间创生、互动、发展、演化,全景式展现、揭示“中华文明传播”的宏观历史画卷,举办“中华文明海内外大巡礼”系列活动。

第九策,以纪录片、影视剧、专题电视片、网络手机视频等大众媒介形态,重新讲述“中国故事”,凝魂聚力,眺望瑰丽历史与光明未来,实施“创意治理”:

以学术丛书、电视片、影视剧、网络剧、手机视频短剧等全媒介立体形态,深入揭示中国在数千年“文明大传播”,即大一统文明传统下的中国,如何进行“新型大国文明的创意传播”,揭示其稳居全球人文思想高端的文明奥秘,以一系列战略规划、传播奥秘、传播诀窍、话语策略等理论建构与话语实践,追踪、跟进、宣传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等重大举措,具有重要公共传播与教化意义。

第十策,设立专门的研究统筹中心,实施“文明形象与国家话语的研究-统筹-综合治理”:

设立国家级的专门研究中心、统筹中心,借鉴美国百老汇、好莱坞模式、韩国“文化立国”等的有益措施,研究、统筹、部署、主导、实施上述事务,打破各部门的条块分割,建构起“中国国家传播话语”、良好国际形象与优雅文化品质,以独立地位、“大一统文明”的宏阔视野与“大一统智慧”的人文胸襟,对西方文明的优秀经验,予以深入考察、探究、吸取,在古今中西“大一统融摄”基础上,促进中西交流互鉴,增进中国软实力,提升中国影响力与道德感召力。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