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八十六——最美的国粹经典之一
毛峰
2016年07月28日

近来暑热难当,电视上又全是庸滥不堪的影视剧,午睡后起床,即打开电视观赏央视11戏曲频道的“空中剧院”栏目播放的传统京剧,诸如《铁弓缘》(沈阳京剧院演出)、《杨家将》(天津京剧院演出)、《四郎探母》(北京京剧院演出)等名剧以及《小放牛》等京剧片断,传统戏曲寓教于乐、以忠孝仁义感染观众的崇高品质一一呈现,与希腊悲剧、西洋歌剧、欧美电影之控诉现实、无从解脱的悲剧感、虚无感不同,中华戏曲大多以“大团圆”结束,寄托中华文明对于安定宇宙人生之道德秩序之坚定信念,与西方文明痛感现实人世无从寄托终极价值而只能寄望于来世之人生观判然有别:中国人认定道之演化不受人欲干扰,人只需守德以观化,就能顺应俗世、最终收获宇宙人生之圆满,人生因此得从现实得失、忧患中超脱出来;西方执著于现实得失、忧患,因此仰赖宗教超脱。

由此,更关注传统戏曲、曲艺等传统文化、传统艺术之保存、整理、弘扬等体制性急迫问题:仅从此类图书、音像制品的出版发行状况看,此类出版物十分萧条、混乱,与京剧界青黄不接、中青年演员功底戏德十分低下相一致,许多京剧名家的作品处于流失荒芜景况,谭元寿、洪雪飞主演之京剧电影《沙家浜》最近由中国唱片公司出版DVD版,画面模糊不清,纯属庸滥制品,反不如盗版碟品质高,说明国家垄断文化产业的唯一后果是该产业毫无竞争力;再譬如相声大师马三立的DVD相声专辑迟至2009年才出版,侯宝林专辑至今未出DVD版,其他相声大师的名段子更流失严重,思之痛心不已!

整理翻阅资料,发现一批购自新街口新华书店的连环画珍品,其中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古代故事画库”比较精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年再版的一套连环画《悬云寺》、《少女与蛇郎》和《虎符》,故事感人、画面精美,但都是1956年出版物的翻版,原作者均不知下落,出版社只在作品最后一页刊载“敬告作者”云“多方查找,无法与作者取得联系”遂径自出版,希望作者看到该书后与出版社联系稿酬事宜,可知作者经1957年“反右”、“文革”等数次大规模迫害整肃、清洗知识分子运动后早已冤死或流落边疆,根本无从看到自己作品的再版了!

在北京电视台“好戏周周看”栏目,发现一出传统京剧《十老安刘》,描写汉初十位开国老臣如何不畏强暴安定炎汉社稷、诛灭吕氏奸党的故事,其中“舌辩侯”蒯彻(后避武帝讳称蒯通)与光武君李左车、栾布,劝淮南王刘长起兵反吕的故事,尤其精彩:

刘长骄横不可一世,开国老臣李左车、栾布都被枷锁起来,蒯彻不畏强暴、横眉冷对、见王不拜,刘长怒问:“你可知王法?”蒯彻镇静道:“王法治国!”刘长又问:“你可懂礼义?”蒯彻答:“礼义传家!”

随即,蒯彻展现其“舌辩侯”风采,历数刘长大罪有三,说得刘长哑口无言,只好转怒为喜、前倨后恭,赏赐三老臣半副鸾架,派人护送三老回长安。行至中途,刘长又反悔,将三老臣追回问罪,蒯彻怒斥其罪,刘长更加羞恼,声言问斩,蒯彻大义凛然,道:“你斩我不得!除非你用金锹银锄掘开高皇棺木,问高皇我是否有罪!”刘长不敢贸然问斩,遂听从谋士之言,放三老臣回长安。……整出戏剑拔弩张、气节凛然,君臣将相之间彼此制衡之关系生动呈现,实乃传统京剧之精粹杰作也。

为详考这段历史,余展阅不朽巨著《史记》,立即沉浸在汉高祖与大批仁人志士如何扫除暴秦、创立炎汉的伟大历史壮剧之中——

譬如,汉丞相萧何美誉韩信“国士无双”。韩信少贫,尝投项羽,项羽不用其策。改投刘邦,为“连敖”,即接待宾客的典客。坐法当斩,其辈十三人皆已斩,轮到韩信,韩信仰视监斩官,恰巧看见滕公夏侯婴,乃曰:“今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

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放之并荐于刘邦,刘邦命为“治粟都尉”,并未重用。刘邦受项羽命守巴蜀汉中,就南郑(今陕西汉中),诸将多思东归,中途逃亡者甚多,韩信亦在其中。萧何闻信亡,乃急追回,荐于刘邦。

刘邦斋戒、设坛、具礼,拜韩信为大将,一军皆惊。韩信拜谢毕,居上座。刘邦问:“将军何以教寡人计策?”韩信道:“大王自料勇悍仁强孰与项王?”刘邦默然良久道:“不如也。”韩信再拜祝贺:“信亦为大王不如也。”

韩信为刘邦分析项羽人格弱点以及楚汉相争之天下大势,雄才伟略、指点江山也:“项王虽霸天下而臣诸侯,不居关中而都彭城。有背义帝之约,而以亲爱王,诸侯不平。……项王所过无不残灭者,天下多怨,百姓不亲附,特劫于威强耳。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曰其强易弱。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诛!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何所不散!”

韩信激励汉王以道义收拾天下人心,进一步条分缕析刘邦出兵关中的重大决策:“三秦王为秦将,将秦子弟数岁矣,所杀亡不可胜计,又欺其众降诸侯,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余万,唯独(章)邯、(司马)欣、(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强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爱也。大王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与秦民约,法三章耳,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于诸侯之约,大王当王关中,关中民咸知之。大王失职入汉中,秦民无不恨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刘邦大喜,依计而行,遂有天下,创立炎汉四百年基业。

韩信诚乃无双国士也。

太史公访淮阴韩信故里,见韩信虽贫无以葬母,却到处寻求宽敞墓地,以便将来能安置万户人家以守墓,其志大异众人也。

司马迁曰:“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韩信固然天才之资,可惜少贫失学,不知谦退,身死族灭,悲夫!

又譬如“田横五百士”的故事,抗战时徐悲鸿曾据此绘出名画:

公元前386年,周天子承认田和为齐侯,实际上默然了大臣田氏(陈氏)篡夺姜尚受周武王所封齐国的合法性。

陈涉起兵,田儋举兵自立为齐王。齐先附楚,后畔之,项王怒,杀齐王田荣(田儋堂弟),烧夷齐城郭,所过尽屠之。齐人相聚荣弟田横旗下。田横定三齐,汉使郦食其游说田横,田横允归汉。韩信用蒯通计,破齐,自立为齐假王。田横与五百徒属亡居海中孤岛。刘邦强使田横朝见,田横行至洛阳前自刭,刘邦以王礼葬之。二客穿其冢旁孔而自刭,刘邦更招田横徒属,五百将士皆自杀!

太史公论曰:“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徐悲鸿抗日期间绘《田横五百士》以激励国人抗战,不亦贤德画师也!

一部国粹经典,引出多少文史宝藏!

曾从电视上观赏京剧《三盗令》的实况转播,剧情描写宋金对峙时宋将关胜拒绝降敌,被囚禁在金人死牢中,梁山泊英雄燕青、杨林等盗出金人木卡大令,乔装入牢房救出关胜的故事。

令余忍俊不禁的,是下述情节:

生性鲁莽的杨林冒充金人首领劫狱前,反复练习燕青教给他的金人通行话语“乞乞得尔一玛撒”,金人乃满人前身,扎粗大发辫、持古怪蛮语,被鲁莽杨林模仿得惟妙惟肖,令余对金人、满人等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但文明程度不高、语言文化古怪粗蛮,心生嘲谑、悲悯也。

与之同调的,有赵葆秀、李军主演传统戏《四郎探母·见母》片断,不仅两位名家的唱腔、做派、演绎感人至深,就是四郎见母深深施礼的情景,亦令人深思:华夏文明礼制严谨、法纪严明,则文官武将、万千庶民,奉华夏文明为正朔、蔑视蛮夷文明之不法,故而四郎唱“胡儿衣冠懒穿戴”,即含《春秋》华夷之辩也。

倘华夏文明礼教荡然、法纪昏乱,则外族进逼、文明倒退,足令人忧虑叹息。无由排遣,乃效梁山英雄杨林口呼:“乞乞得尔一玛撒”!

传统京剧《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简称“大、探、二”,是久演不衰的国粹名剧,近日在天津中华剧院以“中华胜景·沽水流芳”为主题,再度上演,天津京剧团的三大铜锤花脸演员康万生、邓沐玮、孟广禄担纲,三人都是裘派名家方荣翔弟子,此次联袂演出,梨园界十分关注。

剧情描写明太祖朱元璋死后太孙(应为建文帝)年幼,其母李艳妃受其父、太师李良怂恿,执意要将天子之位让与李良“暂代三五年”,征询满朝文武官员,均认为:“江山只有争斗,哪有擅让之理”,但在李良胁迫下,均具结、画押,承认李良“暂代”。李良原本“恐满朝文武不服”,不料轻易得手,正暗自得意,不料朝廊上响起抗议之声:兵部侍郎杨波、定国公徐彦昭拒绝画押、向朝廷抗奏。徐彦昭乃开国元勋徐达之子、勋业卓著,手持洪武帝钦赐“上打昏君、下打谗臣”的铜锤,站立午门外高声大喝(唱词):“不服者随我面奏,国太降罪老夫保留!在午门喊得我口干舌燥……”唯独兵部侍郎杨波应声而出,联合抗奏。

李艳妃问“有何国事议论?”杨波称有一本《太平表章》上奏:“自从盘古立地基,世上多少古惊奇;山崩地震天下响,倒海翻江星斗移!前三皇,后五帝,暂且不表;表一表大明朝一段华夷:太祖爷登基南京称帝……”徐彦昭接续上奏:“先王爷坐江山风调雨顺,全凭着他驾下文武公卿:文仗着刘伯温阴阳得准,武仗着臣先祖保定乾坤……非是臣在金殿谈古论今,为的是大明朝锦绣乾坤!”徐杨二人连番上奏,历数王莽篡汉、朱温篡唐等“君不君、臣不臣,败坏人伦”的历史教训,说得龙国太李艳妃无理可讲,她只好说“天下江山我做主!”徐彦昭道:“半由天子半由臣!”李艳妃:“要让要让偏要让!”徐彦昭:“不能不能万不能!”李艳妃抱起玉玺“金镶玉玺朝下打!”徐彦昭一挺铜锤:“铜锤砸你个碎纷纷!”

杨波一旁拦住徐彦昭,代为谢罪下殿。

徐杨二人不画押,李良加紧抢班夺权,李艳妃终于识破骗局,依靠徐杨二卿家将扫除奸党,大明社稷度过一场危机。《大保国》一剧将华夏古典民主宪政机制中,君主、公卿之间权力制衡关系鲜明揭示出来,唱腔高亢威严、正气凛凛,每每观赏而爱其君臣万民协力守护、保卫锦绣中华之伟大道义精神也。

传统京剧音配像节目,灿烂可观者,分别为名伶童芷苓配音主演的《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和李金泉配音主演的《罢宴》,剧情都是如实亲切的道德教诲:金玉奴搭救行将饿死的莫稽并以身相许、供其读书,莫稽考中赴任途中,竟将金玉奴推至江中,金玉奴被搭救后诉冤于江西巡抚林润,林润假意将“自家小姐”(实即金玉奴)许配莫稽,莫稽在洞房遭金玉奴率丫环痛打、痛斥后,被林润革职查办,金玉奴唱词曰:“穷有穷根本,不可贫志气!”可谓一语道尽当下中国社会之总病根也!

《罢宴》更意味深长:刘妈妈(李金泉录音、赵葆秀饰演)长期在寇准家当奶妈,见寇准官居宰相、奢华逾制,生日大摆筵席,住宅遍燃红烛,烛油竟将刘妈妈滑倒!适逢寇家忠仆奉命到江南采买歌童舞女、珠宝珍玩,途中不慎将一棵五尺珊瑚树摔坏,正遭寇准责骂,刘妈妈立即大放悲声!

寇准闻声屏退左右问缘由,刘妈妈将寇准母亲死前托付自己的一幅图画取出交与寇准,寇准展阅大惊:图画上一妇人正在教一幼儿读书,恰是寇准幼年丧父、寡母替人缝补浆洗维持家计、寒夜燃松油课子读书的情景,寇准思念亡母苦心孤诣、贫寒教子之初衷,幡然醒悟自身居官后奢侈忘本之罪过,立即大礼参拜母亲所遗图画,命仆人悬挂后堂以便早晚起居时时瞻仰自警,又命罢宴、辞退一切贺礼、宽宥仆人过失,拜谢乳母刘妈妈,一番举措更张、悔过自新,赢得刘妈妈赞赏。

全剧之道德寓意,实与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同一崇高宗旨:人类不难取得物质成就,难在如何以“保合太和”之道德操守,维系住这些物质成就,不因豪奢无度而丧失、自毁。

这一当代全球文明的最大难题,实即蕴含在寇准母亲太夫人的伟大精神遗嘱中——在那幅清雅简朴的图画上,有太夫人亲笔题诗云:
“寒夜燃灯课子读,困苦只为儿成名;愿儿修身爱万民,天下寄托此太平!”

寇准幼承庭训、饱读诗,所以能幡然悔悟,成为一代贤相;当今人类,自幼受启蒙独断主义邪教熏染,骄纵不法、倒行逆施,又如何悔悟呢?

某晚,观赏央视11频道播放的赵葆秀配像演出、李金泉配音演出的传统京剧《岳母刺字》。

全剧进行到点睛之处,动人心魄:岳母命与元帅不和、私自离开军营归家、打算卸甲退伍、长留母亲身边、受母教已然悔悟的20岁青年将领岳飞,跪在堂前、褪去上衣,岳母拔出金簪,蘸着朱墨,在岳飞后背,毅然刺下“精忠报国”四个辉耀千古的大字。

赵葆秀把慈母强忍心疼与痛楚、一刺浑身一振、强自镇静、紧咬牙关、使出全身气力,也要把民族大义刻入儿子肌肤与灵魂的心声,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配以京剧名家李金泉声情并茂的演唱,把我中华民族顾全大局、不畏强暴、精忠爱国、誓死抵抗一切来犯者的伟大精神感人至深地呈现出来,余叹为观止并思之:如此伟大的爱国艺术,强过官方说教不知多少倍,如今世风卑俗,寡廉鲜耻、唯利是图、沉溺网络、麻木不仁的风气颇盛,皆因社会无序、价值沉沦、教化不良所致,如今中小学教材仅仅把京剧唱段列为“艺术欣赏”闲置科目,不知其间饱含着取之不尽的民族道义精神与人类文明的伟大精髓,何其不学无术乃尔!

欲振奋国魂、民心,革新公共教化,国粹经典之普及、欣赏、宣教,当为重要环节也!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