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黑瞎子岛——我们不再是黑色的盲人
田雪绯
2016年07月28日

若干年前的一次集中采访,我和采访团到黑龙江的东极抚远,当时从俄罗斯回归不久的黑瞎子岛成了此行的重要采访点。在一份介绍黑瞎子岛的资料里,看到关于这个岛的英文被翻译成了“Black Blind Man Island”,东北话俗称“黑瞎子”的大黑熊被简单粗暴地译成了“黑色的盲人”,我不厚道地对着这份翻译笑了,笑过之后又有想流泪的感觉:我们曾经不就像盲人吗,从自己的国土上被驱逐出去,心里和眼前一样黑暗。

7月下旬,我和同事又一次踏上黑瞎子岛采访,当地的气温罕见地升到了34度,正值下午两点多,却也还有很多外地的游客,乘上上岛的电瓶车,顶着烈日,去到那里抚着界碑或在交接纪念碑下照相。据抚远旅游局局长祝司军介绍,这个仅有15.6万人口的城市,去年的游客达到了52万,而今年有望达到60万,黑瞎子岛是吸引游客的一个重要景点。


顶着烈日到此一游的游客。  田雪绯 摄

黑瞎子岛上很好地保持了湿地的原生态,像习总书记要求的那样“保护生态,留一张白纸”,除了风景秀丽、原生态,在这个岛上并没有任何游乐设施。如果游客肯冒着高温,踏上这块土地,我相信都是为了这个被俄罗斯称为大乌苏里岛的地方,从此可以还其本来的称谓“黑瞎子岛”,中国边防的哨所因此又向东移了4640米,这个被当地政府打造的华夏东极做为中国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太阳又提前58秒升起。


一个红色的小船在黑龙江上驶过,后面的黑瞎子岛上中国哨所和俄罗斯的教堂相对而立。  田雪绯 摄

我和一些游人一起上去反复走,来回走,到新建的东极宝塔上极目远眺;或者到湿地上闻一闻水草的味道,体会踏上松软土地的感觉。这感觉真好,完全不同于几年前去海参崴时看到上边写着俄罗斯的地名符拉迪沃斯托克,看他们的纪念碑上写着如何从中国的手里取得了这个港口;也不同于在黑河隔岸相望布拉戈维申斯克,想起那个曾经叫海兰泡的地方当年发生的屠城惨案,强迫自己收起内心的伤痕,以平常心看口岸过往的俄罗斯人。

抚远市委书记也是黑瞎子岛管委会主任周宏,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讲到:黑瞎子岛作为一张重要的名片,有助于推动抚远成为著名的旅游名城,在习总书记今年到访黑瞎子岛之后,抚远调整了发展战略,打造抚远跨境经济合作区。秀丽江山,任我们描画最美的蓝图。

黑瞎子是最强壮的大黑熊,它看上去憨态可掬,却是力量的象征,相信任何译者都不会再把这里译成“黑色的盲人”。我们心里有伤,但眼睛却保持雪亮。我们步伐坚定,就像我们现在面对自己的南海坚定地唱出:我们的自由和心爱的一切,宁死也不能让给别人。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