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一十五——我的哲学本体论之三:挺拔乎宇宙之外
毛峰
2016年08月31日

现代文明从尼采的一声惊呼“上帝死了!是我们把他杀了!”开始反思自身。

人必须面对一个无神的世界,即一个无法圆满解释其存在意义的世界。

为此,现代人类付出了极高的心灵代价。

空虚烦闷成为主要的时代情调,颓废无聊成为主要的生活方式,精神失常成为主要的心理疾患……20-21世纪是人类历史上空前苦难和黑暗的时代,两次世界大战、纳粹种族灭绝、苏联等地的“大清洗”、中国的“文革”、各种地区性战争、恐怖袭击……使无数无辜的生命惨遭戕害,人类的心趋于绝望。

1,启蒙独断主义和科学沙文主义的渐次崩溃

在这样的时代气氛中,启蒙独断主义对几千年艰辛累积起来的人类文明成果的肆意践踏,引起莫大怀疑,启蒙主义以来对人类理性的乐观估计遭到了否定。

本世纪最杰出的哲学著作之一、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就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壕和俘虏营里孕育、完成的。

在那严谨、明净的哲学本文的后面,我们可以感到被意志死死压住的尖锐的绝望、眼泪和呐喊、战火以及人类欲望之火的寂寞而易发熊熊的燃烧。

我们被这样简洁而残酷的句子所震撼:“世界如何,与上帝无关。上帝并不显现于这个世界。”

维特根斯坦清醒地目睹到:以往用哲学对世界意义所作的喋喋不休的教诲搭建起来的文明大厦,被残酷的现实无情地摧毁了。

他面对这场文明浩劫和文化的重重废墟,冷静地宣告传统哲学的死亡,同时将心灵的寄托付之于深邃的神秘主义思想海洋。

传说他曾背对听众,朗诵印度神秘主义诗人泰戈尔的作品。

他确信,将世界作为整体来加以言说是不可能的,对此只能报以神秘主义的沉默,以等待神秘的生命底蕴自动呈现出来。

而与之齐名的思想巨匠海德格尔,将神秘主义与对人类生存状况的沉思紧密结合,认为只有通过诗的方式,而不是传统哲学的抽象思辩的方式,才能通达隐蔽在一切存在物后面的神秘“存在”的领悟。

他的思想,以诗意神秘主义的奇异深度,直指建立在近代理性主义和科学沙文主义基础上的整个西方文明制度和文化体系,其批判的锋芒之所向,引导了战后文化全面反思自身的时代精神潮流。

他的哲学思想不再致力于逻辑推导,而致力于“倾听”,即静耳聆听“存在”的神秘召唤,并致力于“天地人神”本真和谐的创造之舞。

他的神秘遗言是:“只还有一个上帝能救渡我们!”

2,让世界恢复魔力:现代主义的英勇反抗与大胆叛逆

现代社会是资本、权力、技术确立其“世俗统治”的社会。这种统治的精神支柱就是启蒙独断主义、经验主义、科学沙文主义、实用-实证主义以及背后的虚无主义。

现代哲学、艺术、诗学为反抗这种统治,自觉不自觉地以神秘主义为文化目标,以大胆越轨的探索,来使世界恢复“魔力”。

爱伦·坡、戈蒂叶、王尔德的唯美主义、波德莱尔、兰波、魏尔仑的颓废主义、玛拉美、瓦雷里、里尔克的象征主义、从格奥尔格到特拉克尔的德国表现主义、庞德、艾略特、斯蒂文斯的现代主义、布勒东、聂鲁达、埃利蒂斯、帕斯的超现实主义、金斯堡、凯鲁亚克的“垮掉的一代”、勃莱的深度意象主义……这些诗歌流派对美、生命、肉体、灵感、词语、象征、意象、无意识、诗、艺术……的诗意神秘主义崇拜,代表了现代思想与诗学为人类寻找精神家园的文化努力。

以维特根斯坦和海德格尔为代表的现代哲学神秘主义、以布伯、马塞尔、马利坦、蒂利希、舍勒、索洛维约夫、舍斯托夫、别尔嘉耶夫、弗兰克为代表的现代宗教哲学的神秘主义、以劳伦斯、巴塔耶、布朗肖、巴尔特、德里达、福柯为代表的现代美学神秘主义、以弗洛伊德、荣格、爱因斯坦、海森堡等为代表的现代科学神秘主义……汇成了现代神秘主义思想的汪洋巨川,为摆脱“20世纪的无知与贫乏”,创造生机活泼的21世纪的文化提供了新的、广阔的视野。

其中,东方神秘主义成为20世纪先锋思想家和艺术家反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鄙俗世界观——启蒙独断主义的强大思想武器。他们要寻求的,是一直遭到忽视和贬低的犹太-基督教的神秘传统和希腊理性主义传统之前的文化,即埃及、波斯、印度和中国的富于创造性的精神价值。远东、非洲、大洋洲的原始文化赋予毕加索、马蒂斯、米罗、夏加尔等现代艺术大师以超凡的灵感。

3,民国七贤的伟大独立与东方文明光辉灿烂的诗意神秘主义

作为神秘主义发源地的东方,在与西方文化碰撞交溶的过程中,自身也展现出文化新机。这一新机的获得,往往是重溯古老东方文化的源头、尤其是东方神秘主义思想宝库的结果。

伟大的中国哲学家熊十力(1885-1968)将儒家思想予以现代解释,创造了以易学为根基、以心学为主干、融会佛教唯识哲学和西方生命哲学的“体用不二”的本体论体系,对现代中国哲学和现代儒学复兴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现代诗哲方东美(1899-1977)从中西文化哲学的比较入手,以其妙才重新解释了中国文化的诗意精神,开辟出当代哲学的另一发展向度;

杰出的史学家钱穆(1895-1990)则以其思想坚守中国文化不可磨灭的人文价值和世界意义;经过现代学人辜鸿铭、柳诒征、陈寅恪、梁漱溟、马一浮、熊十力、钱穆等“民国七贤”等伟大哲人的努力,中国文化的精神传统在启蒙独断的现代性的文明灾难、文化混乱与危机中,得以保存并获得创造性的阐释,为21世纪东方世界观的重建,奠定了思想和学术基础;陈寅恪作为民民国七贤与一代独立学人的杰出代表,奋力维护学术的独立地位和自由精神,为重塑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伟大的印度诗哲泰戈尔(1861-1941)、日本学者铃木大拙(1870-1966)等人对东方神秘主义智慧在全世界的传播,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4,爱因斯坦和孔子的伟大觉悟:“神(自然)是微妙的”

或许,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1879-1956)坚定的宗教信仰,最能代表现代物理学与神秘主义之间的共通之处:在科学探索的极限处,宇宙秩序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美,那是天命流行之处、神意荟萃之所。故此,爱因斯坦以精通音乐这一宇宙和谐的最高象征的语调说:“上帝(神、自然)是微妙的。”

微妙难言,而不是确凿无疑,才是上帝(自然)的根本属性。

上帝是难测其全的宇宙秩序、难度其深的宇宙意义、难言其妙的宇宙和谐。

在困难时刻,它是冲破一切苦难和黑暗的光明的良知与信心,孔子谓之“天命”。

经过重新解释的现代诗意神秘主义,作为现代主流意识形态——启蒙独断论的对立面,正发挥着维护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和当代多元文化格局的特殊意义。

在历史上,它为反对宗教蒙昧教条、经院哲学、教会的专制权威,作出了积极贡献;在当代社会,它又起而反对启蒙段主义那种认为科学技术和物质生产可以解决人类生存的一切问题的急功近利的错误观点,指引人们寻求物质满足之外的精神自由。

5,世界的本质(神),超乎人的理智,乃广大自由的宇宙之诗

如果我们把世界划分为经验层次和想象层次,前者是可把握、可操纵、可利用的物质层面,自然科学可以解决问题;后者是不可把握、不可操纵、不可利用的精神层面,它们的特质就存在于它们浑沌一团、氤氲一片、不可思议、合成一种解释性和自由度极强因而显得神秘莫测的紧密织体之内,对它们进行条分缕析的“科学说明”实际上是把它们从不可分割的系统中人为地分裂出来,从而伤害了事物内在的生命。

神秘主义以诗的方式,暗示和象征的方式,恰当地描绘了宇宙全体。

它不象科学那样宣称自己的发现囊括了一个命题下的所有内容,恰恰相反,诗意神秘主义以留下巨大空白、诉诸静默和联想的方式,告诉你所有命题都不可能穷尽无限的宇宙,它让你沉静下来、停止言说,用深心去体会贫乏的概念逻辑之外的宇宙存在的真义。

神秘主义,作为一种诗性智慧,它不是把世界拉到身边、抓到手上,拆卸开、弄明白,以便强制它为我所用;而是将世界奉为神,景仰它、尊重它、爱护它,让它保持自然的本性,人效法它,努力与它恢复和谐。

诗意神秘主义正在汇入现代价值体系并为之注入活力:在自然层面上,神秘主义以保卫自然和本真生命的态度汇入了影响深远的生态主义、环境保护主义思想潮流;在社会层面上,神秘主义汇入了摆脱人类中心论的人道主义、摆脱盲目科学崇拜的人文主义主潮;在政治和文化层面上,神秘主义汇入了摆脱意识形态独断论的思想自由、政治民主和文化多元主义的时代潮流;在哲学层面上,神秘主义是将人的生命提升到诗意境界,让人保持对宇宙、对生命、对人、对真善美的信心。

诗意神秘主义致力于恢复世界的神性和生命的神圣。神秘主义相信:人生宇宙间,与天地同心、与万物同情、与生灵共命,人的生命与宇宙的生命浩然同流,共趋完美。

一切生命被托付于宇宙之大神秘中,万物无论生死都不会被遗弃。

人在神秘面前,感到了自己不可穷尽的伟大而悠久的生命。

神秘主义是让人学会挺拔、进而超越时空局限的完美的宇宙诗篇。

卷末诗  神秘,宇宙终极之美

“在乳尖迸发的曙光中,

在编织绝望的雨丝里,

在一千种年龄凋残之处,

在涂饰裂缝的层层沉默中,

在攥紧的指间涌流出的泪水中,

在鸽子受伤的肩头,天空立刻折断

在满捧春光和一片虚无中,生命挺身而出!

在冬青依旧苍绿的叶丛中怒茁出更年轻的叶子,

顽强的被逐之春一万次返回,宣布驱逐她的世界

惨败,一无是处

在纷扬的大雪中,在鸿雁翱翔的国度内,

在一朵蒲公英傲然擎起的、天堂般纯净的花冠穹顶上,

在月亮怒放之时,纱裙飘舞之时,

在碧绿的海水直逼人的心魂之时,

在某个秋日黄昏,婴儿白胖的小手不经意地撕扯一朵野花,

也撕碎了紧枷我全身的时空锁链,

在重温的床榻之上,在嘴唇的余温处

在坦然摊开的四肢和四肢中央坦然竖起的旗帜上,

在燕子小心翼翼用于筑巢的千万个泥球中,

在环绕我远行的车那娇娆的往复飞舞中,

在早晨、在黑夜,在一寸寸的白发和彩虹中,

在万里之外,在眉睫之前,与永恒相对——

在死亡中,你与生命融为一体

在恐惧中,你与自我融为一体

在亲吻中,你与眼泪融为一体

在爱情中,你与宇宙融为一体

(毛峰:《玫瑰祭坛-庄严弥撒》)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