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一十九——我的哲学本体论之七:诗教永植温柔敦厚之美
毛峰
2016年09月05日

牛津大学比较宗教学教授杰弗里·帕林德尔将神秘主义思想的意义概括为:“神秘主义并不是在填充那些尚未由科学填满的裂缝,相反,单是它对事物根本上的神秘统一性的确信,就会提供所有学科所依赖的秩序和连续性。”

近现代世界是以西方模式建立起来的启蒙独断和科学崇拜的世界。而科学只是提供出物理世界的片断观察,却不能提供出统合人伦和物理的完整统一的世界观,尤其不能为人安身立命之所在——世界和人的存在意义及价值提供合理的说明。

将科学观察的片断连缀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和谐整体,其中一切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获得合理的解释与安顿,需要与启蒙哲学的独断精神、科学主义的实证精神和实用主义的功利精神不同的文化方式和精神方式,这种方式的核心是一种诗性的领悟力和想象力,一种诗性智慧。正是这种智慧,构成了一切真正的哲学、宗教、信仰和审美的基础。

神秘主义是把握世界的诗意方式。它体现出一种领悟宇宙和全部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的独特的诗性智慧。许多杰出的科学家也发现:在科学探索的尽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无法用理性推究的、蕴含在无限宇宙秩序内部的神秘的和谐、神秘的美。今天,科学哲学的进展已推翻了科学主义和神秘主义水火不容的观念。神秘主义,正成为全部科学观察、哲学思辩、人对无限生命存在的“洞见”(宗教、文学、艺术)、人的诗意生活方式和生命智慧的思想源泉和价值源泉。

1,中国诗意神秘主义:塑造完美的生命

中国诗意神秘主义的世界观,赋予人想象、解释、描绘自己在无限宇宙中的位置的最本源的能力。它使世界在人的眼前呈显出神圣、神奇、神秘的美的样貌。它在一个对个体而言十分短暂的世界里,赋予了人类生活以神圣和永恒的意义。作为一种生命态度和人文理想,诗让人以宇宙全体为榜样,提升、完美生命,让生命迸发出创造性的光辉。

中国神秘主义认为,万物生长靠天地宇宙一体之仁的普化,神秘造物以仁爱之心、无私之情造就万物的生命,大化流行、生生不息。人心也秉此“善端”,有待后天教化、涵养,使人心之仁自我发明出来,遂成就一个人道的世界。因此,中国思想认为,赋予人性以任意扩张的自由是危险的,主张以人文教化的方式,让人的心灵对天地神灵、祖先圣贤怀有敬畏之心,因而敬仰天地造物的伟大仁德、神灵普化万物、成就生命的圣德、祖先圣贤开物成务、构筑物质家园和精神家园的伟大业绩,从而使人性不向物欲发展,而向人文境界发展,由此成就一个温柔敦厚的人文世界。

2,儒家的诗意神秘主义教化:诗教是一切教育的奥秘与精华

作为中国人文主义和诗意神秘主义文化传统的主干,儒家将“诗教”置于人文教化的重要地位。这是因为,“诗教”的根本作用在于,使人性在成长之时就有所依凭、有所敬畏,使人的情欲有所约束、有所收敛,并向和善美好的方向发展。

这与现代文化重知识轻人性少敬畏的特点形成鲜明对照:“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礼记·经解》)诗、书、乐、易、礼、史,六教中,尤以诗、礼、乐三教为中心。孔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诗教被置于六教的首位,因为它与人性的觉醒和保持密切相关。人性的萌芽生长“起”于诗中,就保持了人之为人的“温柔敦厚”的本性,从而与违背人性的乖张暴戾无缘;“礼”是文化的习养和对天命、祖先、圣贤的敬畏。“礼”的内涵有三:一曰敬天地;二曰敬祖先,三曰敬圣贤。人要在礼的祭祀敬拜活动中涵养自己的人性,使自己成为不愧于天地之钟秀,祖先之传承,圣贤之教诲的“君子”。乐教的核心是“神人以和”,即使人在音乐的和谐中感悟“天地之和”,顺乎天命,同乎大通,发愁抒忿,以乐天年。

这样,中国的“教化”体系以诗开其端,以对天地神灵的敬拜活动(礼),即融宗教、伦理于一体的神秘主义续之,终止于“乐”(广义的诗)。这种“诗化”活动的核心在于:“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此之谓也。”(同上)中国教化的重心在于防徽杜渐,潜移默化,以诗化活动代替包含宗教活动,使人性获得保持与发展。

故中国人对“诗”的本质看法是:“诗者,持也。持人性情,使不失坠也。”(《说文解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在孔子的这个著名定义中,诗被赋予在整个文化活动中的很高地位:大处着眼,它可以“事父事君”;小处着眼,它可以“多识乎鸟兽草木之名”;它既可以“兴起”文化,启发、保持、雕琢人性(兴),也可以考察天象、人文、世态、人心(观),更可以整合人伦、发抒感情,寄托人生(群、怨)──诗是人性的开端,涵养,保持和完成,生存真理的美妙宣示。

儒家诗教让人成长在一个诗的温柔敦厚的世界中,远离邪恶、自趋良善,让人的心灵成熟于诗的纯净光辉中,再去努力创造一个诗化的、良善美妙的世界。

当大限来临,人们无法解释自己对生命的依恋时,生命的意义自行浮现了:万物在弥留之际强睁濒死的双眸,看一眼最后的世界——因为它太美了。这是每个心灵蕴藏的素朴的诗:在生死关头,它揭示了人性,揭示了万物共同的运命,揭示了世界如渊海般的神秘。诗是一切生命的永恒激情。神秘主义则是表达这种诗情的无上智慧。

附录 《海滩》

收集体内潮汐

汇成涓滴

倒入一柔脆透明的器皿

送上你唇边

静室中一盏灯

悄悄自燃。照亮,摇曳

微小的黑暗。门窗洞开。

有广大空阔的风

涌入

小屋缓缓飘向无月之夜

的大海 越过沙滩

生根于滚沸的泡沫

你鲜润的嘴唇

衔一枝湿漉漉的黑色花瓣

两排晶莹如玉的牙齿

亮起,你微笑,凝视我,感伤地

将我手中的蜡烛

一一吹熄

(1993年1月4日傍晚)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