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一十八篇——中华国史正统:伏羲研究(2),中国历史特质之二
毛峰
2016年10月08日

中国历史特质之二,以人文合理主义的方法,推进文明进步,而非采取静寂主义或独断主义的态度,因倒退或冒进而破坏文明。孔子《易传》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乃中华光明历史之常态,近代全盘西化史学与“厚黑史学”妄造的“中国历史一团漆黑”的错误历史观,根本不能成立。

先秦典籍较早记录伏羲文明的重要著作是《庄子》。庄子、老子道家学派,是与儒家并立的中国智慧的源头,但其静寂主义的历史哲学“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的社会理想是错误的。

庄子力图用伏羲-燧人、炎黄等远古时代的历史记载,论证凸显其倒退的、静寂主义的历史哲学,效果恰恰相反,以孔子儒家、司马迁、班固等中国正史贤哲,翻转过来,将伏羲-燧人-炎黄-尧舜等大时代,确立为率领中华民族“敢为天下先”的伟大文明建制时代。

(四)中华正统史观的重大结论之四:

伏羲成为立志以文明建制、政治联合、改善农耕畜牧等合理化活动凝聚天下万民的英明政治领袖,是怀抱“以天下为己任”政治意图的第一个伟大文明族群的代表,开辟了中国历史的伟大开端与人文主义的万年绵延。

庄子等道家史观始料不及的是,历经孔子、司马迁、班固等历代儒家史家的“伟大翻转”,伏羲成为全球文明的创制伟人,率领着中华民族迈入了文明的历史门槛。

庄子依据“无为而治天下,最上”的历史哲学观念,明言曰:“燧人、伏羲,始为天下,顺而不一”,此言深刻揭示出:燧人-伏羲族群,是中华大地以取火等技术改进生活质素、建成文明整体的第一个文明部落族群,和顺天下而尚未建成大一统。

《庄子·大宗师》曰:“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伏羲氏得之,以袭地母……日月得之,终古不息……黄帝得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宫。”

“伏羲氏得之,以袭地母”一言,凸显伏羲部族仰承天道法则,尤其沿袭、掌握了“大地母亲”(地母)运行生息的规律,表明伏羲时代中国原始农业、畜牧业已经初具规模。

《庄子·人间世》曰:“伏羲,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蘧者,惊喜也。庄子以为伏羲之人,循行天道而善终,足以令人惊喜了,那些不能如伏羲完整的散碎分离之人,则昏乱以终也。庄子又论述了伏羲时代部落林立状态曰:“至德之世……昔者容成氏、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连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羲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各部落皆处于分散并立、古风淳朴、交往较少的“阿卡迪亚”(古希腊早期文明)状态。

《庄子》揭示出,在上古“至德之世”,各部落之间,没有或较少往来、交际,民风淳朴,诸如容成氏等部落皆自古并立,伏羲率部胜出,结成天下部落大联盟,首任太昊帝,其后,帝位传于各部落,并非后世史家以为“一脉世袭”者也,联盟内部的各部落仍自治,但都奉“太昊”(大一统太阳象征)为共主也。

《庄子·缮性》曰:“逮德下衰,及燧人、伏羲始为天下,是故顺而不一;德又下衰,及神农、黄帝始为天下,是故安而不顺。”准此可知,燧人、伏羲是中华民族“始为天下”即最早以采火、测天等文明技术与制度来统一天下的人,非“德衰”而实“德盛”也;神农、黄帝继之,中华大一统国家遂创立矣!

《庄子·天子方》又曰:“古之真人,智者不得说,美人不得滥,盗人不得窃,伏羲、黄帝不得友。”盖庄子采取纯任自然的静寂主义、倒退主义文明态度,所言恰从反面说明中国伟大历史的创立之功:伏羲之率中华民族迈入文明门槛,黄帝创建大一统国家之伟大功绩也。

伏羲-燧人、轩辕黄帝、神农祝融等原始部族,从纵横驰骋于中华大地之时,即距今10000年前,始终采取人文进取主义、合理主义的文明态度,以改善民生、增进部族福祉与便利为根本目的,庄子所谓“老死不相往来”的静寂虚无主义态度,从来不是中国历史的伟大特质,儒家人文主义、进取主义,一向为中国历史之主流,而非静止、倒退、故步自封等全盘西化派、新文化派、疑古派之历史虚无主义所能污蔑、所能遮蔽者也。

【峰按:此点极要:古籍文献记载倘若有冲突之处,当宁静深思,后设法予以合理诠释,切勿如胡适、陈独秀、顾颉刚那样动辄否定、毁弃或改窜,重蹈历史文化虚无主义的覆辙!】

星辰怒放

(毛峰《史诗·伏羲》第二节)

眺望蔚蓝大海,第一个惊讶于

空中怒放的日月星辰,鲜花

在眼泪的急雨中绽开,河水在

岁月的分秒中散发芬芳,

试图深思——天地万物存在奥秘的人

名伏羲,又称羲皇太昊。

伏羲,自青涩懵懂之时,

日益惊讶:一起长大的女娲

身体长得怪怪的:两朵含苞待放的

蓓蕾,绽出胸口,微微泛红的乳头

奔跑时,伴随身体轻轻晃动

 

尤其不可思议的是

两腿之间,那昂然挺拔之物

那无限欢悦之泉

竟然空空如也!

 

母亲诸英威严地打断

儿子的询问:“长大了,你

自然知道!”对,快去捕猎!

抹去怪怪的思想!

 

广阔的河流,高耸的山脉

茂密的森林,鲜丽的日出

还有那圆圆的明月,照彻大地

照彻灵魂,这一切,都让伏羲满意

——至于女娲的怪怪身体,

谨遵母命:随她去吧

 

但女娲的明眸,却总让他不自主

呼吸急促,那雪白的裸体,湖水中

如鱼似的翻滚,让伏羲非擒之不可

 

月圆之夜,女娲身体总感不适

心情更是烦躁不安,她唯一的

排遣之法,就是让伏羲不离左右:

一会儿帮忙燃起篝火

一会儿帮忙修理鱼钩

 

母亲诸英唤来儿子:

“什么修理鱼钩,她分明

要钓你这条大鱼!

全族上下,谁都知道,你是

勇气、技艺超群的第一美男

你的使命是:受各部推举,

出任首领,率领风姓族群,

秉承天上众神的光辉天命

拥有最广大的土地与人民!

女娲在你身边,你总心神不定!

小小年纪,就背上这个小累赘!

我要跟她的族长谈谈……”

 

伏羲赶紧哄劝:“别别!我不再

看她一眼,总行了吧!”

诸英严肃地凝视伏羲:

“不要把自己归入平凡之群!

你的使命,在天上……”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