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二十二篇——大地上的事情:红日普照,鹤舞吉祥,伏羲研究(6),中国历史特质之六
毛峰
2016年10月08日

图为贾湖骨笛。

中国历史特质之六,中华文明史紧紧贴近中华大地而运行不息,是“大地上的事情”;中华科学技术,亦紧贴大地生命而将思想与观测的触角,探入浩瀚无垠的寥廓苍穹。

伏羲-贾湖骨笛圭表的制成,就是这一科学思维的产物。

首先,鹤舞吉祥,丹羽赐福——伏羲-贾湖人,取仙鹤翅膀的尺骨,制成举世震惊的“贾湖骨笛”,作为通天报时的神鸟,骨笛歌颂着天下华美、宁谧和平。

大型候鸟群之天鹅、大雁、丹顶鹤等,精准守候着天时(每5日为一候,全年72候),敏锐标记着大地物候之细微变化,中国人尊之为神鸟,丹顶鹤就被尊为“仙鹤”。

丹顶鹤气管长达1·6米,胸骨壁厚,骨内有气孔,声音可在胸骨内盘旋3周,好似弯曲的长号,声音可传3000米以外,且体态秀美,举止轻盈,其仰天鸣叫的姿态,能歌善舞的品性,使得古人对其爱赏有加。《诗·小雅·鹤鸣》曰:“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妙形容也;鹤鸣常在夜半,具有夜晚报时功能,鹤十岁,十二时辰俱鸣(刘希平等:《丹顶鹤》25页,上海科技出版社2000年版),春秋分的迁徙、往返、鸣叫、翱翔、舞蹈,指导着中国农耕文明的伟大事业,故受尊为仙鹤、神鸟。

其次,丹顶鹤的翅膀制成的骨笛,可测日通天。

伏羲-贾湖人发现,覆盖在丹顶鹤初级10根白色飞羽之下的长有16根黑色次级飞羽的尺骨,与8根肱骨上的三级飞羽,构成日影变化的完整曲线;还发现,丹顶鹤翅膀的尺骨上有均匀分布的乳突,形成了天然的钻出七个音孔的参照,据此制成的“贾湖骨笛”完美对应着七音阶和日影推移等一系列天文物候之象,遂成为伏羲时代“圭表以测日影”的天文仪器和“律管候气”测天法的精美器械,伏羲文明创制“河图”八卦之天文历法等科学-哲学-人文体系的伟大智慧奥秘,如今豁然明晰了,中华10000-9000年繁盛之谜,灿然破晓矣!

再次,贾湖骨笛圭表的制成,显示伏羲时代科学技术对重要动植物的生命习性的观测、研究与把握的精细化程度。

伏羲-贾湖人蓦然发现了丹顶鹤夜半鸣叫、伴舞红日东升等禽鸟习性,遂狩猎、捕获之,取其翅膀尺骨,制成骨笛,吹奏出人类第一支爱情歌曲……阳鸟交欢,仰天示爱,伏羲“圭表”制成,测日、测风、测天精准,农耕、渔猎、畜牧秩序井然,中华伏羲文明因天文学等远古科技的巨大进步而实现伟大突破。

史载伏羲时代“服牛乘马”,对动物习性的精细观察与把握,是伏羲部族生存发展壮大的一大关键。

伏羲-贾湖人发现,丹顶鹤是单配制,雌雄一旦交欢,即长期厮守,排斥其他个体。雌雄丹顶鹤在求偶、炫耀、嬉戏、交欢时的舞蹈,极其华美,歌声直冲霄汉;他们仰天鸣叫、对鸣的身姿,呈雌雄不同样貌:雄鸟身姿挺拔,头颈固定,尾羽上翘,与地面形成90度垂直夹角;雌鸟鸣叫、求欢时,身姿与地面呈70度夹角,头颈、身躯、尾巴轻摇。

丹顶鹤仰天鸣叫、对鸣求欢时两喙的张开角度,呈25·14度夹角,正与太阳巡天时自夏至日至秋分日的太阳位置吻合,丹顶鹤被尊为“阳鸟”的原因之一,即在其鸣叫的方向(鹤鸣朝天朝日)和两喙张开的口形,正对应着夏半年的太阳视位置;“阳鸟”称谓的另一原因,则是丹顶鹤的头部“红顶”,犹如一轮升起的红日,而其头部侧面的羽毛,一半黑一半白,正是“太极阴阳”两仪交缠、二气互动的美丽象征。
伏羲-贾湖人从丹顶鹤的身姿、体态、鸣叫、歌舞等诸多习性中,颖悟出神鸟通天、阳鸟测日的天文学含义,不仅取丹顶鹤翅膀的尺骨,制成贾湖骨笛,作为远古测天仪器“圭表”中的“圭”,即日影投射在贾湖骨笛七个音孔上的刻痕标记,更取牛的大腿骨(股骨,古称“髀”,详见古籍《周髀算经》),仿生于雄丹顶鹤仰天求欢鸣叫时的挺立身姿与两喙夹角,制成“伏羲古髀”,作为测天仪器中的“表”,实现了中国远古天文学的伟大突破!

又再次,昊天-潜龙氏部族系统的科学研究水平,造就了远古天文学与科技发明的重大发现——贾湖骨笛圭表。

最后,红日东升,丹鹤翱翔,贾湖骨笛-伏羲古髀组合制成的远古测日圭表,奠定了伏羲文明的科技-人文-哲学水平的高超,奠定了伏羲族治理下的天下部族大联盟的稳固亲密,奠定了中华文明得以多次战胜洪水、雷电、风暴等灾害而巍然屹立的文明根基,奠定了伏羲定都宛丘、建成全球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国家的统治基础。

伏羲文化遍布全国,清晰表明:伏羲文化越出地域范围,成为中国大一统第一个稳固繁盛的文明形态!

贾湖M344墓葬出土的“贾湖圭表”,被配置在人体骨架头部上方的龟甲中,证实了河图、洛书之兽骨、龟甲,是《河图》测天体系的重要器具,而“伏羲-贾湖古髀圭表”上刻画的鸟形(丹顶鹤)图案,清晰呈现了古髀(鸟喙仿制品,又称叉形器)与古圭(骨笛)组合测定冬至夏至、春分秋分之日影长度的整套天文历法科技-人文体系及其背后“仰天而生”的河图哲学信仰!

峰按:中华人文主义,作为全球人文主义的智慧始祖与文明本源,在中华大地、伏羲文明中,浩然如日月,照耀人寰者也!

古籍记载“伏羲,风姓,生于雷泽,出乎震,都陈(宛丘,河南淮阳),号太昊”等,全国各地均有伏羲文化的考古遗址出土,或“伏羲庙堂”遗迹与历史传说,揭示伏羲文化越出地域范围,成为中国大一统第一个稳固繁盛的文明形态!

远古大自然环境的剧烈变迁,在暴风、雷电象征的大洪水泛滥的危急状态下,伏羲部族靠其发明的远古圭表,测日、测风雨、测气候-物候-农耕-畜牧之先的高超科技-人文能力,率广大部族,在全国范围内(东起海岱,西至甘肃大地湾等)一次次成功迁徙,建立多个繁荣的文明聚居区,最终受天下各部族拥戴,尊为太昊帝,即掌握太阳奥秘的首领、领袖,结成中华部族大联盟,都陈,完成了中华大一统国家雏型的第一次凝结,故受尊为“人文初祖”。

中华正统史观的重大结论之九(续前):

(九),伏羲部落联盟依靠“贾湖骨笛测日圭表”等远古科技-人文实力,率领天下各部族,战胜数次大洪水,初建中国大一统王道文明——让人民安居乐业的古典宪政文明体系!

在距今8000年前后的最后一次大洪水的威胁下,伏羲率领的天下部族大联盟,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来到河南南部的宛丘,见其地势较高、山林环绕、土壤肥沃,六龙氏向伏羲建议,在此定都,发展农耕、畜牧,建造宫殿屋宇,赢得文明喘息与进步的根基。伏羲命昊天-潜龙氏取出“贾湖圭表”测天,发现此地居“华夏之中”,日影端正,阴阳协调,阳光灿烂,遂定计。伏羲部族联盟竖起“龙”旗号,建造“太极殿”,大兴河渠灌溉,农耕畜牧日益繁盛;与此同时,大兴书契文教,结绳之政,被《河图易经》等天文历数之学、原始文字之学所取代,远近归附者日盛。

太极殿告成,龙旗招展,丹顶鹤翩然翱翔天际,伏羲、女娲、六龙氏等,各居其位,伏羲命人弹奏琴与瑟之妙曲清歌《扶来》、《立基》,中华文明生活之“创始、根基”,就此奠定矣!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