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二十三篇——大一统王道:法天向明而治,伏羲研究(7),中国历史特质之七
毛峰
2016年10月08日

大一统王道,法天(道)、向明(日月星辰之明),公正治理天下:每当红日东升、丹鹤翱翔之际,贾湖骨笛-伏羲古髀组合制成的远古测日圭表,就以科学实测指导中国人的农耕文明实践与文明生活的各项制度。

伏羲时代,奠定了中华文明的科技-人文-哲学水平的高超,奠定了远古宪政治理下的天下部族大联盟的稳固亲密,奠定了中华文明得以多次战胜洪水、雷电、风暴等灾害而巍然屹立的文明根基,奠定了伏羲定都宛丘、建成全球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国家的统治基础。伏羲文化遗存遍布全国,清晰表明:伏羲文化越出地域范围,成为中国大一统第一个稳固繁盛的文明形态!

中国历史特质之七:中国人笃信万物有灵、宇宙万物生命彼此感通(即孔子所谓“仁”),遂把天文-地文-人文等所有科学-生产-生活-文明治理活动,予以融贯合一,将天地纷纭万象纳入一个万物彼此珍惜的文明制度之中,即“礼”(涵括“乐”)中;更进而以建木-表木(圭表、华表、诽谤木、敢谏鼓等)等民意表达、控诉、议论、建言制度的设立,确立起中国人的伟大政治信仰:通天地人三大公正之道而为一(王的涵义),也就是孔子《礼记·礼运》所谓中华宪政之光辉历史记录——“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云云,绝非近代浅俗之人康有为所言“托古改制的儒家政治幻想”,而是上古宪政治理制度的忠实记录。

孔子谓之“大一统”,董仲舒承之,近代学者林毓生谓之“普遍王权”,余谓之“古典宪政”或“大一统王道”者,乃特指贯通天地人之正义之大一统中华秩序与宇宙秩序也。

一,礼乐通天安神:伏羲-贾湖骨笛,标志着远古音乐文化与伟大礼乐通天制度的精美萌芽。

贾湖遗址震惊世界的出土发现,是30余支精美骨笛,英国权威的《自然》杂志在1999年第9期报道了这一改写世界音乐考古史的重大发现,中国艺术研究院的音乐史家鉴定后认为,贾湖骨笛是中国最早的吹管乐器,管身精美完整,制作工艺高超,其相邻音程的最大误差仅为5音分,比小提琴家对音准的辨别力之7音分还要精准、敏感,表明距今9000-10000年之久的贾湖人,已经创造出独步世界的音乐文化(峰按:这一音乐文化所依托的贾湖-伏羲氏原始文明之整体科技-艺术-人文水准之高超,自不待言),被收藏的河南省博物院,从500多件国家一级文物中甄选出来,名列“九大镇院国宝”之首,标志着中国礼乐文明制度的伟大萌芽与创制。

伏羲-贾湖骨笛的两大功能——圭表测日、律管候气,表明在远古的伏羲文明时代,中国天文历法-地文农耕-人文百业的技艺水平、文明制度之日益高超与精美。

据史家肖兴华、吴钊、天文考古学家冯时等许多学者考证研究,贾湖骨笛是上古中华文明“律管候气”之圭表测日法的天文历法制度的一部分,更是伏羲太极阴阳哲学在音律学上的表征——六阳律、六阴吕之“雄律阴吕”观念与十二音律制度的重要体现,是中华文明在伏羲时代,在距今9000-10000年前,即以精美的骨笛、农具、陶具、狩猎工具开始的伟大文明起步,寄寓着音律候气、妙通天人的伏羲太极哲学,是中华民族的灿烂序曲!

二,远古“建木”、表木等礼乐通天制度、测天的贾湖骨笛圭表的创制、设立,显示了伏羲时代的中国人,第一次努力从整体上宏伟建构与精准把握宇宙本质的形而上哲学冲动。

伏羲-贾湖人意识到,为了生存与壮大,必须观天、测天、通天,以掌握宇宙天道、天命,这是伏羲-贾湖人的伟大哲学冲动的最深渊源,与远古其他文明渴望“天堂”、长生有所不同。

中国人伸出了测天的第一支触角——表木。

远古所传“建木”,伴随测天技术的进步,逐渐演进为“表木”(远古科学仪器——圭表测天之木),太阳部落的子孙后代(中华民族),凭借“测日通天”的原始哲学思维与科学技术成就,寻觅到了“通天”(掌握宇宙奥秘、自然规律以措置渔猎农耕文明事业)的“天梯”,而《河图易经》作为哲学-科学-人文之大一统人类文明框架的根基与源泉,就此埋下伏笔。

伏羲时代的中国人,在落日紫霞、星天月色里,沉潜复涵咏,品味沉思人生意义(河图哲学伟大图式的酝酿)。

三,中国人由观天、测天、通天,逐渐形成了融贯合一天地人三大宇宙要素的“大一统王道”的古典宪政法治观念。

自伏羲直至尧舜,逐渐设立并完善的建木-表木(圭表、华表、诽谤木、敢谏鼓等)民意表达、控诉、议论、建言制度,历经两个大的历史段落:

第一阶段,远古建木、表木、华表制度,最先用以测天、寻祖,用来昭告天、地、神、明、父、师、祖、宗(宇宙本源),人间正大光明之道(宇宙之道),在中华大地之上,已然创始、奠基、建成,王者测日以观天意,所谓“王者法天向明而治”。

黄帝举行封禅大典的制度渊源,在此萌芽。

《山海经·海内经》曰:“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太昊爰过,黄帝所为。”

《淮南子·坠形训》曰:“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观此可知,伏羲-贾湖人凭借“建木”测天制度以寻觅、通达宇宙万物的终极本源。

第二阶段,远古建木、表木、华表制度,逐渐进化为“立木以表大一统王道之公正而诚信”的政治治理制度,即余所谓“古典宪政制度体系”之一,亦即民意表达、控诉、政府采集议论与建言制度之一,中国自古为“宪政法治国家”(予在《大一统文明》中率先提出)的伟大制度,由此确立;迟至宋明两朝,百姓拦截官府要员诉冤、议论朝政、上书建言等制度,仍为合法;这一整套古典宪政法治制度,被元、清军事占领集团废止。

中华正统史观的重大结论之十(续前):

(十),中国人普遍信仰是,通天地人三大公正之道而为一(王),即孔子《礼记·礼运》所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者,绝非儒家“托古改制的政治幻想”,而是上古宪政治理的忠实记录。

孔子谓之“大一统”,董仲舒承之,近代学者林毓生谓之“普遍王权”,余谓之“古典宪政”或“大一统王道”者,乃特指贯通天地人之正义之大一统中华秩序与宇宙秩序也。

表者,正也;孔子受尊为“天下唯一师表”(伏尔泰语),以其思想之正大光明,足为人道之表(正);尧舜设立“诽谤木”、旁设“敢谏鼓”,即公开、公平地治理天下,让天下百姓,在诽谤木、敢谏鼓上,控诉权贵、表达心意、诉诸“正义”。

予所谓“中华古典宪政制度体系”,此其一也。

迄今,巍峨表木,仍屹立天安门广场,称“华表”。

伏羲时代的中国人,在落日紫霞、星天月色里,沉潜复涵咏,品味沉思人生意义(河图哲学伟大图式的酝酿);更从远古建木、表木、华表等宪政制度的设立,坚信“立木以表大一统王道之公正而诚信”的政治文明治理制度,作为“古典宪政制度体系”之一的民意表达、控诉、政府采集议论与建言制度,建制起来,中国自古要建成“宪政法治国家”的伟大观念,深远恒久地奠立起大一统王道“法天、向明、公正治理”的宪政信仰。

从疑古学派妄造堆砌的学术垃圾中洞悉真伪,从宋元以来“经学积弊时代”(缪凤林《中国通史要略》精准评价)中,从满清政治高压下的学术萎靡与近代思想错乱中,不断披荆斩棘,远古考古文物、遗存与经典文史资料,至此严密吻合矣!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