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三十三篇——眼泪与湖泊都干涸了(时尚帝国系列随笔之八)
毛峰
2016年10月19日

金斯堡,《嚎叫》作者。

西美尔寄希望于一战对西方社会结构的巨大震荡,会引起人们反思和变革当代文明及其启蒙独断思维的巨大潮流,但作为一名清醒的社会观察家和历史哲学家,他为“高度发展的文化”下了一个极其深刻的定义:“文化的命运就是一场不断延迟的危机……文化的发展趋势是让生活解体、变得没有意义、充满矛盾和悖论……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浪潮超过了警戒水位。”

物质文明的迅猛扩张,淹没了人类道德上和精神上作为一个有意义整体的存在意义:从批量生产的人口、应试考绩制度下的精神废物,人一再堕落,尽管衣着光鲜。

“……面对这场以一己之力无法衡量的浩大危机,我们被深深震撼了。但与此同时,这场危机对我们而言并不陌生,也并非不可理喻。因为不论是否意识到,这是每一个人灵魂的危机。”

每个人的灵魂,由于物质欲望的撕扯,深深陷入危机中;很多人挣扎不出,只能靠酗酒、吸毒、自杀或精神失常来解脱。

西美尔作为伟大哲学家,精辟指出:文化的价值即“在生活过程的深处寻找不同现象的统一”,而在恶俗官僚和碎片化的大学、传媒和整个知识界,这种“伟大而深刻的统一”不仅毫无踪迹,而且被嘲笑为“迂腐无用”。

在人类文明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赋予生活过程以深刻统一与崇高价值的,是各文明苦心经营的伟大文明体系,这些伟大的道德精神与人文价值体系(儒家、道家、佛教、印度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赋予短暂尘世以伟大意义和深刻统一,使困于感官印象和情欲冲动的人类心灵获得解脱、安宁、升华,使人类文明在数千年的岁月中保持秩序、均衡、稳定与和谐。

然而,高度发展的文明体系,年深日久必流弊丛生。

恰在此时,西方近代启蒙独断文化,荒谬地伪造出一套世俗主义的所谓知识体系,这一体系对各种正处于虚弱、衰微状态的传统信仰、宗教解构,粗暴地宣布这些体系是错误的。

技艺导向的世俗知识体系取而代之,独霸话语权力。

无奈西方近代启蒙独断主义-科学理性主义-功利主义-自由主义的知识谱系,并不能完满解释宇宙人生的终极意义与价值问题,近代文化体系之核心,出现一个巨大空白,只能以实用主义、享乐主义的“时尚宗教”聊为充数。

西方物质文化以“弱肉强食”为发展逻辑,在自身内部以及外部造成巨大的不公、污染和破坏,引起激烈反抗,遂使这一文明数度近乎倾覆(一战、二战以及最近殃及全球的恐怖主义和生态灭绝)。

孟子曰:“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孟子儒家这一伟大论断,揭示了一切社会与文明的衰败原因——国内无遵循礼法的贤哲之士,国外无敌国外患与之抗衡,西方1800-1900年间的独霸世界、美国1990年代以来的独霸世界,适足以促使其内在紊乱与衰败;与此相反,中国长期面临内外巨大压力,在1840-1949年间挣扎求生,反而不仅赢得独立,更赢得巨大进步!

以西方启蒙独断主义为错误引导的全球“文化的危机”,不仅不会再度“延迟”,相反,它的衰朽、错乱,将伴随其技术和军事霸权的扩散而一再加速到来。

全球人的灵魂被接连不断的震撼和打击弄得困惑不已。

为什么西方文化在满足情欲的同时却挑起了外在社会与内在灵魂的骚动与不安呢?

孔子曰:“操则存,舍则亡,出入无时,莫知其乡。”

操者,养也。人类灵魂得不到恰当的培养,日益琐碎纷乱、浅薄卑鄙、麻木不仁,庸俗的传媒“时尚”的旋涡,激起一波波虚荣的巨浪,“无止境的争斗和忧郁”日益深入,这不就是近代人类迷信启蒙独断主义、商业和技术至上的自食其果吗?!

灵魂的暗夜,以雾霾和污染的方式扩散着。

人们欲哭无泪,因为眼泪与湖泊,都干涸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