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三十四篇——反抗才够酷!(时尚帝国系列随笔之九)
毛峰
2016年10月20日

当代生活最根本的特性就是其不可理喻的荒诞性。

荒诞与疯狂遍布全球、无处不在:

为了“和平”,人们储备并随时准备动用能将整个地球炸飞若干次的核武器、生化武器、常规武器;为了“公正”,人们把各种有毒废料运往他国或倒入公海;为了“快速到达”,人们驾车拥堵在高速(!)公路以及各种道路上;为了“环境与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采光、烧光、砍光、抽光、用光、污染并破坏了地球内外的一切矿藏、森林、草场、湿地、水以及大气!

如果有人表示异议,他就会被讥笑为“不识时务”。

而眼下全球的“时务”,是以分秒计算的:每分每秒都有生存了亿万年的生物灭绝、濒临灭绝和死亡,与此同时,人类为了弥补自己的罪孽与暴行所进行的补救措施,也以每分每秒的方式计入了全球当今最强大、最持久、最时髦的意识形态、伪宗教——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DP)!

时尚是大众尤其是青年、大众自觉或不自觉地反抗当代生活的不可理喻性的文化形式。

服饰发型、时髦游戏、艺术趣味、性交方式、犯罪、吸毒、自残、自杀、群体或个体抗议……都可能成为时尚文化的一部分,都是对不公正、不合理的全球社会秩序的反抗,尽管这一反抗有时是扭曲、病态的。

时尚的规则与评判,是一个意义模糊的词“酷”(Cool)。

凡热衷于某种事情,就是不够酷的。

只要是新奇、怪异或反叛的,就是“够酷”的。

“垮掉的一代”、嬉皮士、爵士乐、摇滚乐、波普艺术、黑人说唱艺术、加勒比海“雷击音乐”等文艺形式,被认为是“酷”的风格。《在路上》和《麦田里的守望者》被奉为“酷”的圣经。

离家出走、流浪街头、吸毒、四处飘泊等等,被认为是“酷”生活风格的典型样式。

凡此种种,都标志着自启蒙独断主义以来的西方近代主流意识形态的破产,其始终处于不能自圆其说、四面楚歌的境地。

作为工业革命、议会制度和苏格兰启蒙独断主义、大革命与大混乱的发源地,英法两国率先出现了反叛的文化潮流:英国唯美主义和法国颓废主义,是“酷”文化、同志文化、酷儿文化的伟大精神先驱,王尔德、兰波、魏尔仑、纪德等人的作品及其同志爱生活方式、其所表达的生命激情与情感遭遇,标志着一种社会文化时尚对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倾覆解构。

萨特的小说《厂主的童年》等作品、戏剧《肮脏的手》以及拒绝接受庸俗的诺贝尔文学奖,才是反体制的真酷。

尽管作品平庸,但西蒙娜·德·波伏瓦的一句名言,却响彻了全球反叛青年的心坎:“惟有反抗,才是纯洁的!”

她所谓的“纯洁”,其实仍是陈旧、体制性的。

正确的思想是:只有反抗,才是酷的!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