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四十四篇——文王操:中国国乐之灵魂(时尚帝国系列随笔之十九)
毛峰
2016年11月14日

成公亮

中国古典音乐理想和音乐风尚的奠基人,是晚周以“诗、书、礼、乐、易、春秋”六教授徒的孔子。《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曾向鲁国音乐家师襄子学抚琴。孔子十数天如一日,由音乐之“数”(技法)进而体会音乐之“志”(内容),更进而体会音乐之“人”(个性、情操、美德、风范等):“……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颀然而长,眼如望洋,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避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余听琴家成公亮据《梧岗琴谱》打谱、用唐琴“秋籁”所抚之《文王操》,确乎曲风高古,朴实无华,又蕴涵着海洋般湛深的智慧,呼吸间透露出成竹在胸、一丝不乱、临大事而英断、安天下以万年之“王者”威严。当其时也,麒麟、凤凰出现世间,诸侯归服文王,殷纣失势,天下“乱极将治”,《文王操》之深稳沉静、怡然远志,被孔子体悟洞察,难怪师襄子避席拜倒,真可谓“圣学血脉”一线绵延,由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直传孔子。中国音乐之真精神,中华文化之崇高理想,经孔子对上古音乐《韶》与《武》的对比品评而揭示无遗:“子闻《韶》,曰:尽美矣,又尽善矣。闻《武》,曰:尽美矣,未尽善也。”(《论语》)

一生酷爱音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被困陈蔡仍“终日弦歌不绝”的孔子,不仅一语论定中国音乐与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想——“尽善尽美”,更以自己的伟大教育实践——儒家“六教”奠定中国古典音乐风尚和文化风尚的基调:“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净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礼记·经解》)广博者,广大丰富也;易良者,和顺纯良也;音乐的价值、音乐的美,就在于涵养人性,使人的血气、情欲,转化、提升为“不私其欲”、与万物欢爱无间的美好境界。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