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之一百四十五篇——音乐乃宇宙天地之和 (时尚帝国系列随笔之二十,附录《九寨诗章》)
毛峰
2016年11月15日

夫乐者,所以妙和神人而发明治道也,《礼记·乐记》等晚周文献,畅发斯旨,美不胜收。中国音乐,自舜命夔典乐以来,绵延五千余年,萌自民间,大成于以“礼乐”著称之庙堂乐舞,黄帝时称《云门》,尧称《咸池》,舜称《九韶》,禹称《大夏》,商称《大劐》,周称《大武》,俱为国乐之渊薮。晚周礼崩乐坏,孔子忧时思远,乃退而修诗书、正礼乐、序《易》、作《春秋》,伟大国魂与伟大国乐赖儒家教化而维系。此后历代名家名曲不断诞生,构成中华音乐的伟大体系。

迟至晚明,王子朱载育(1536-1616)在划时代的巨著《乐律全书》中研究出的“新法密率”(约在1551年),在世界音乐史上率先提出了“十二平均律”的根本原则与计算方法,比西方早了100多年!

1977年8月20日,美国第一艘太空船“航行者”出发探索外太空的智慧生命,太空船中播放着一张有效时间10亿年的唱片,内容是从世界各地选中的27支美妙乐曲,其中就有中国名曲《流水》,象征着人类在浩瀚太空中寻觅着忠贞不渝的友爱……

现代音乐理论家王光祈(1892-1936)在《东西音乐之研究》等著作中曾精辟指出:“吾国孔子学说,完全建立在礼乐之上”;“礼乐不兴,则中国必亡!”当代社会厉行商化,不仅国乐凋零,连西乐之精华——维也纳古典乐派的音乐,也横遭商业流行文化的冲击和污染。《乐记》云:“土敝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气衰则生物不遂,世乱则礼匿而乐淫。”正今日全球生态、社会与文化风尚卑俗堕落之写照也。

 

附录  九寨诗章

“秋阳以曝之,江汉以濯之,皓皓乎其不可尚”

 

4,幻影

 

秋光可刺破一切幻影

黄叶,堆叠在茵茵草坪上

一年的精子又白白流尽了

 

网聊“直播间”的俊男和美女

在摄像机前,搔首弄姿,向红包

频送鲜嫩的嘴唇和闪烁的秋波;

哔哩哔哩手机电影,仍在推出

连环杀手——征服旷男怨女的

虚假恋爱;腐朽的电视仍在老气

横秋地谈论英国脱欧或美国大选,

政客官僚们谋划着雾霾似的未来;

 

人类是自欺的动物!

这是博学的亚里士多德

不敢承认的精确“定义”:

他高居帝师自欺欺人之位,

险些被学生亚历山大处死;

后世的哲学家更不着边际,围绕

子虚乌有的“本质”,疯狂轮番

围剿,却不知“现象之流”早从

人类的麻木指尖,月光般翩然滑落;

 

从长达751页的杂乱手稿《科迪的幻象》

溯源杰克·凯鲁亚克的流浪之旅:父子

惶恐于哥大橄榄球教练的办公室,苦盼

那个哥大蠢材能批准贫寒学子的奖学金,

却事与愿违!杰克冲出办公室,唾弃了

自卢梭以来喋喋长达200年的启蒙扯淡,

漂泊之旅使他成为“流浪的普鲁斯特”,

完成《在路上》、《达摩流浪汉》等一系列

不朽杰作;启迪他一路狂奔、打工、嗑药、

泡妞的,是在丹佛街头向中老年男人卖身的

美貌男孩尼尔·卡沙迪,他精力旺盛,不断

吹嘘自己征服男人和女人的战绩,激发了

循规写作的杰克,以“自发写作”的灵感,

狂泻的词语与野合般的冲动意象纷至沓来!

 

历史屏息,凝视那一刻:经删节后勉强出版的

《在路上》新书,摆上《纽约时报》书评版

主编的案头,该主编患感冒而临时请假,新上岗的编辑、一个毛头小伙,不假思索就把此书

赞为“杰作”,《在路上》一夜成名;垮掉派

从此登上舞台;马拉美诗“骰子一掷,无损偶然”,信哉!

 

感冒初愈的保守派主编,立即组织美国知识界

对《在路上》口诛笔伐,大街上的嬉皮士们

对杰克的精神也肆意篡改:正反两造

都恶俗不堪!荒凉的峰巅之上,杰克独坐,

面对上帝或佛陀:直面人类的可悲可鄙,

除了沉默,又能何言?

 

落叶堆积在青草之上,青草却仍在生长;

幻象堆积在人心深处,人心却执迷不悟;

海潮、岁月、鸟儿,来而复去,周而复始;

寒风中,我伫立彷徨:疾驰而过的幻象

可曾记取——刹那间的暖意迸射、流淌!

 

5,夜阑

 

别有光风霁月,沉璧于深邃的时光之流中。

成王定都洛邑,周公、召公、毛公宏伟营造,

成周国都之郊的幽谷密林里,竟有大象出没!

葱翠环境,也滋生蔓草:礼乐崩颓,暴秦灭周

周之乐师持礼器自沉于濮水,中国竟成绝响!

 

汉唐复兴,宋明再衰,浩淼烟波之上,

素喜泛舟的苏轼,闻琴家抚奏《文王操》,

觉江面皎洁空阔,吟出窈窕风雅之章:

“江空月出人绝响,夜阑更请弹《文王》”;

禹抑洪水,周兼夷狄;孔孟谁继?春秋颓唐!

 

余强自达观,谓“中国乱极而治,乃有

《文王操》之复振”,成公亮为之打谱,

初听即深感震惊:世间竟有如此音乐——

“穆然而深思,怡然而远望,眼如望洋,

如王四国”,孔子鼓琴,师襄拜服;

文王其眼,望尽海洋之波澜壮阔;

中国其志,包裹宇宙之纷繁错综;

孔子拈出“礼教”两字,中国为之挺拔;

史迁写出《八书》,历史为之澄清;

今人善述其志:“临事而英断,磅礴乎天地”,

王者君临天下,浩瀚乎六极八荒!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