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三十一篇——圣学血脉之三:自拔于流俗
毛峰
2016年11月25日

寥廓天宇、苍茫大地之上,万物各得其所,唯独人的存在,却不得安顿,因为什么呢?器物文明的进步,并不能提升人类道德品质与审美品质,相反,极大的道德堕落与审美粗鄙,在全球各地蔓延;这一问题,成为1749年卢梭发表《论科学与艺术的进步不能使人类敦风化俗》这一法国第戎学院征文而撰写的“反面文章”以来,近300年的学术思想紊乱与道德精神萎靡的根源所在,堕落与粗鄙如今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有关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即使马上全面履行,全球生态系统的渐次恢复,尚需200年以上的时间,而今,伴随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上台,美国作为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的撕毁协议,将使《巴黎协定》再次蒙受重大挫折;

人类自1700年以来打开的全球“工业化”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很难再闭合;盗火给人类的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山上,不仅要忍受宙斯派来的神鹰每天啄食其心脏的致命疼痛,还要忍受那吞噬灵魂的、弥散在他身体与内心深处的浓黑悲凉;

俨如杰克·凯鲁亚克在1948年底的圣诞节期间,与金发美男尼尔·卡沙迪踏上永垂文学/文化史册的流浪之旅,驾驶着偷来的汽车,一路吸食大麻、狂侃诗歌,开始了“在路上”的伟大旅程,这一旅程在美国东西部之间以及墨西哥、南美、北非、巴黎等地往返穿梭,却毫无出路,一如戈达尔《狂人彼埃罗》或特吕弗《四百下》里,面对迷茫大海,那个在电影里逃学出走、海边无谓奔跑的好奇男孩,又如何能廓清他一生的迷茫;在长达571页的杂乱手稿《科迪的幻象》(科迪即卡沙迪)里奔泻而下而不加任何节制的词语瀑布(即自动写作)中,杰克渴望父亲、兄弟、佛陀或上帝,用温暖的、散发着男子汗味与阳刚气息的强劲手臂,把他从女人敞开的私处流出的蜜液(小说对此直言不讳)中、从自我激励也是自我欺骗的伟大文学幻想(小说的扉页题词,赫然入目“献给美国,无论它怎样!”)、惠特曼式的豪迈(两人常在流浪之余,背诵古今伟大诗歌)与鄙俗无耻的美国/世界现实之间的无尽挣扎里,振拔而出: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死亡放在道路上——给他最后的明亮……

万物都有一副骗人的平静面孔……

时间极其重要,我必须继续前进。

“不是吗?”我对科迪说道。他正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却用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举止掌控着整个房间……我随即意识到,它(时间)不是在等着我,或者你,去了解它;它已经发生在你头上了。现在如此、最后如此、从来如此。

每逢周六清晨,天空湛蓝,我坐在那条小巷(俨如丹佛或洛厄尔的那些小巷;峰按:丹佛、洛厄尔分别是科迪与杰克的成长地)两边的木栅栏上。烟雾,还有快乐,散入假日的空气中,为这老旧的街区送来一个清新早晨。我就在那里,科迪就紧挨着我坐着。……到了晚
上,他到150英里外的地方工作,坚强而富于男子气概地抽动阴茎,直到午夜(那是我的兄弟)。……仙人球毒碱如此强大、如此予人快乐,漂亮得扣人心弦。……我们并排躺在两张单人床上,撒下长长影子。我们衣着整齐,手臂上插着吗啡注射器,懒洋洋的。我想我即
将死去……那大海还是如初次相见,极其暖和,我仰面漂在海面上……向上帝祈求帮助,弯腰去寻找阴道,选定诗歌……“我要说的是:获得快感、保持快感,并且始终看透一切!”

但直到昨天,科迪对我说:“我爱你,哥们。你应当了解这一点。”一年多来,没有人说起这些。我突然意识到,女人,那些香水的肉体化身,也会爱我。但我内心完全漆黑一片,我已淡忘这一点。我内心勤奋好学,在知识的大地上辛勤劳作,那个手提灯刚够照亮在上帝
的金矛下努力学习的这个躯体。“好的,科迪”,我说道:“我听到了你的话,我当然知道这一点。”

细品《科迪的幻象》,俨如《杰拉德的幻象》和《杜洛兹的虚荣》等杰作,那浓黑的悲凉,那从性交和毒品中奋力加以压制的空虚,那令人心碎的美——贫寒挣扎的父亲,如何渴望儿子杰克,以优异的体育运动成绩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奖学金从而跻身美国上流社会,但杰克最终被卑鄙地拒于哥大门外;自幼患病、10几岁即早夭的哥哥杰拉德,如何以严肃的虔诚、善心与慈悲,教诲弟弟杰克“要爱任何人”,甚至一只流浪猫;杰克把深挚的爱、饱含基情(杰克总是尽力掩饰这一点)的伙伴之爱,给予了街头混混、金发美男科迪,因为只有他,才能抛弃女人、家庭和世俗的一切,与他结伴流浪……

梭罗曾言:“每个人静静面对自己的绝望。”从古希腊神话文学有关普罗米修斯和潘多拉的故事,我们可以品鉴出古希腊人那种敢于直面人类在神明大自然面前的无边局限、从而保持“不自欺、坦承人类绝望处境”的智慧、勇气和美德;

也正是这一美德,使得中国智慧的伟大表率——孔子,在垂世巨著《孔子家语》里,以喜马拉雅山一般的崇高、峻洁,超越乎普罗米修斯嫉恨反叛宙斯设下的天然界限与禁忌、私爱人类的病态激情之上,超越乎潘多拉的美貌以及隐藏在美貌背后的病菌与灾祸(潘多拉意为“一切馈赠”)之上,超越乎杰克·凯鲁亚克对美国主流知识界评价的看重与迷恋(这一看重与迷恋最终致杰克以死命)……

孔子以洞悉古今的圣贤之勇与无比透彻,告诉虚心求教的鲁哀公,天下有“五仪”(五种人格、仪节),分别予以施政,则天下必大治:

孔子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贤人、有圣人,审此五者,则治道毕矣。”(哀)公曰:“敢问,何如斯可谓之
庸人?”孔子曰:“所谓庸人者,心不存慎终之规,口不吐训格之言,不择贤以托其身,不力行以自定。见小暗大,而不知所务;从物如
流,不知其所执。此则庸人也。”

孔子所谓“庸人”者,恰如今日全球70亿人之本来教养、品格节操与生活状态。

今试论列之:

1,庸人。心不存慎终之规,内心没有善始善终的道德原则与规范操守,谓之庸人。闻一善言,未尝不心潮澎湃、壮怀激烈,方入我门时,个个心眼明亮,出门时却个个头昏眼花——那些初进我的教室、厅堂者,被我锋利的批判所震惊,被我的蓬勃诗情所感染,一时间摩拳擦掌,声声誓言要遵德行义、大干一番;然而,一旦我打开书卷、典籍、资料,语速放缓,开始详细地引述每段文献,予以条分缕析地讲解、诠释时,刚刚喷出火焰的明亮眼睛,与明媚的脸色,逐渐黯淡下去、直至完全熄灭;与此同时,手机、电脑上蓦然出现的一则则“新消息通知”迅速把他们最后一丝火花浇灭了——王宝强离婚案的最新进展、林丹出轨的惊人内幕、从《还珠格格》到《甄缳传》、《芈月传》的最新花絮、于丹等人的最新讲座——所有这些惊人的、篡改历史的文化垃圾,涂抹着巴黎香水,掩盖着惊人恶臭,向莘莘学子、愚昧大众不断吹拂着混杂了恶臭的诱人香气(各地油炸臭豆腐可有一比)——我这里还在“之乎者也”旁征博引,他那里早已是六神无主;待一堂课终结,学生、听众作鸟兽散,《孔子家语》早束之高阁,而《论语心得》等垃圾读物却以百万册的发行狂潮席卷而来,孔子所谓“见小而暗大”、泯灭于流俗之中,就毫不奇怪了。

庸人是自我造就的。

不必推诿于周遭的一切。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