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三十二篇——圣学血脉之四:再造中国之士
毛峰
2016年12月01日

近代以来,由于国运衰颓、百业凋敝,中国人的内在丰富、强大与充盈,被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完全摧毁,尤其是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炫目于西方列强的工商科技成就,急功近利地鼓吹“全盘西化”,使中国人完全丧失对自身古老文明的起码自信,始作俑者鲁迅、钱玄同、陈独秀、胡适等人,妄肆鼓吹“礼教吃人”、“捉妖打鬼”等谬说,将中国固有文明污损歪曲为“野蛮、蒙昧、僵死”的“破烂货”或“速就博物馆之位”的“古董”,而把西方近代文明奉为“人道、开明、进步”等一切美好品质的代名词,在这种“去中国化”的、历史文化虚无主义的误导下,中国近代知识主流,将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篡改得面目全非,钱穆宾四师在1974年撰写《孔子传·序言》时,以年近八旬的衰残之躯、举世共尊之“贯通四部之学”的伟大贤哲之人望,以“莽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的千钧笔力,痛斥“全盘西化”之“学术错误”:“遗祸直迄于民国创兴以来之六十年。今者痛定思痛,果欲复兴中国文化,不得不重振孔子儒家传统”,实乃谆谆告诫海内外贤哲雅士,无孔子儒家思想之重振,即无中国文化复兴之希望。

余在文化部、教育部、辽宁省图书馆等精英机构举办各种公开讲座时,秉承钱穆夫子遗训,将孔子儒家传统奉为“中国之正宗”;更以习主席《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一系列锐利批判“历史文化虚无主义”、主张“重振中国文化”的一系列战略思想,尤其是在北师大旗帜鲜明地提出“去中国化的做法,我是不赞成的”这一答记者问,为时下中国文化复兴的根本宗旨,深赞此举、此言,为“黎明之号角”,如此,则此前统治中国知识界长达百年的“全盘西化”的黑暗逆流,在中华民族挣扎奋斗进程中的误导、蒙蔽与无耻谰言,亦可不攻自破矣。

近居海南,携内子游海口水巷口一带著名的骑楼建筑,见其“历史文化图片展”中,竟仍然无知地尊奉琼籍“全盘西化人士”陈序经为“文化大师”,余哑然失笑:陈序经不过是胡适学生,因长期奉行其师愚昧荒谬的“全盘西化”主张,被一贯“党同伐异”的胡适、傅斯年、顾颉刚之流援引为同道,一度窃据中山大学校长之职,其人其学均不足观,“历史文化图片展”尊奉如仪,非但卑俗可笑,更启人忧思:中国上至大学教授、政府官员,下至某个旅游景区图片展的策展人员,仍在“全盘西化”等历史文化虚无主义的严重误导、扭曲、蒙蔽与长期熏染之下,中国之复兴,何其难也!

中国之重振,当以“再造中国之士”为急务。

《孔子家语·五仪解》载孔子答鲁哀公“何谓士人”之问,乃曰:

所谓士人者,心有所定,计有所守。

虽不能尽道术之本,必有率也。

虽不能备百善之美,必有处也。

是故知不务多,必审其所知。

言不务多,必审其所谓。

行不务多,必审其所由。

智既知之,言既道之,行既由之,则若性命之形骸之不可易也。

富贵不足以益,贫贱不足以损。

此则士人也。

原著被以散文体印之,余特为分行,以彰显其逐字逐行之伟岸瑰丽,诚圣人之至论也哉!

试细读之:

心有所定,计有所守。君请举目四望,有此等人否?无也!中国之士,何其少耶!

虽不能尽道术之本,必有率也。虽不能备百善之美,必有处也。道术之本,在仁爱,有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论语·学而第一》)士未必能“尽”仁爱之渊海,但必能有所“率”(遵循);备百善之美者,睹今日世界,古希腊罗马之富丽、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壮美、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人文主义之精湛,俨如天津李叔同故居之弘一法言“百善庄严”者,中国之士皆当萃取之,不能尽备,然内心必能有所坚守。

知不务多,必审其所知。言不务多,必审其所谓。行不务多,必审其所由。

大哉孔子之言也:知识杂多紊乱,适足以妨害智慧;言论话语喧哗噪杂,适足以妨害正论;行动盲从,适足以一无所成!今日大学所讲、传媒所谈、官商所务,岂非妨害智慧、正论、成就耶?悲夫!

智既知之,言既道之,行既由之,则若性命之形骸之不可易也。富贵不足以益,贫贱不足以损。

性命者,内在之善与外在可遇不可求之天命,俨若形骸之不可改易,人生在此渊深两级之间生长、发挥——褒扬内在之善,顺承外在之际遇、天命,一生富贵不足以劝,贫贱不足以移,此即孟子所谓大丈夫、中国之士之磊落俊伟之品格也。

斯所谓士人也。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