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三十七篇——圣学血脉之九:拨响灵魂的琴弦
毛峰
2016年12月05日

倘若让我一言概括古今文明之别,我只能说:古典文明的一切,能拨动人类灵魂的隐秘和弦;当代文明则相反,将这灵魂的隐秘琴弦,刻意加以遮蔽、掩盖、荒废,然后大言不惭地宣告:根本没有这根隐秘之弦,宇宙万物是“物质的”,被粗野的、不能控制的力量“运动着”,被盲目的“规律”操纵着、决定着,直至一个莫名周期的终结。这就是启蒙哲学、现代物理学的基本教条所揭示的无价值世界,一个望远镜、显微镜、自拍架竞相自我欺骗的荒凉世界。

音乐揭示了别一个世界的存在。

晨练归,沐浴更衣,音响播出著名钢琴家埃米尔·吉列尔斯演奏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几个清澈透亮的音符,这些玲珑剔透的音符,把我躁动的身体与灵魂,用一种看不见的圣泉清洗一遍,使我“进入状态”,为“清风庐”和“天下专栏”的写作,准备出一种“出神入化”的境地,这些音符如此透亮,仿佛按摩师的有力手指,准确按抚在我的身体经络上,使我周身清澈、元气畅通、幸福倍增——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被灌输或提示出这个“别一样的世界”的存在,它确实存在,但却掩映于密叶繁花的最幽深处,除非深入掌握住古典文明的精髓以及近现代几个顶尖作者(但丁、蒙田、惠特曼、尼采、博尔赫斯、佩索阿、凯鲁亚克)的深邃品质,就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我展阅《孔子家语·五仪解》有关五种人品的最高一品“圣人”,修其何所谓也:

公曰:“何谓圣人?”孔子曰:“所谓圣人,德合于天地,变通无方;穷万事之终始,协庶品之自然,敷其大道而遂成情性。明并日月,化行若神。下民不知其德,睹者不识其邻。此谓圣人也。”

鲁哀公问到人品最高一级“圣人”何所谓也,孔子用“德、通、穷(尽)、协、敷(陈)、成(就)、明、化”等最美丽的词藻,加以形容;其中“变通无方”最为贴切:圣者通也,如天地万物一般,无所拘牵、无所挂碍,犹如时空宇宙一般周而复始、首尾衔接、浩然不息,故而下民不识、邻者不知,渊深莫测,感化无穷,中国唯三皇五帝、三王、周公、孔子足以称之,其余古今人等,不过仅分得圣贤之一体而已。

中国古文之美,品之无尽也:“穷万事之终始,协庶品之自然,敷其大道而遂成情性。明并日月,化行若神。”观此数言,美善兼备、一气贯通,直达宇宙万物存在之顶点“神”(自然奇妙之谓也),犹如孔子《易传》、圣孙子思《中庸》、孟子七篇之磅礴文章,江河直泻、奔腾千里,古今作者,几人庶几也!

阅读现当代读物,每每觉俗气熏蒸、不堪卒读。

中国之美,那支撑中华文明绵延万年的生命,那儒家圣学血脉所滴滴传递、宇宙万物深处玲珑拨响的灵魂之琴弦,其深广无边,其瑰伟莫测,吾人倘能亲近之、汲取之、聆听之,终生幸福无尽也!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