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三十九篇——圣学血脉之十一:珍惜自然
毛峰
2016年12月22日

每天都要为新生的太阳而欢呼!

这已不是诗人的浪漫呼吁,而是每个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生活的芸芸众生,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后的要做的第一件事:看看天空的颜色,连续10余年、常常连绵5个多月之久(太阳偶尔在中午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的雾霾污染天气下,老天爷的“脸色”都极其阴郁、愤怒……

自2013年起,极度阴寒和大雾灰霾天气愈发肆虐,令校园内外的俊男美女都戴着大口罩,甘肃多地发生低温灾害,受灾30余万人;与此同时,2013年春节之后,“非典”爆发10周年之际,上海发生震惊全球的数万头死猪被抛入黄浦江的公共安全危机,禽流感由前几年的H1N1变异为H7N9,在上海、南京、浙江、安徽等省市爆发,截至2013年4月8日,全国已确诊21例患者,6例死亡,数万鸡、鸭、鹌鹑等活禽被“集中营”式地豢养,如今又清白无辜地遭受扑杀……

著名海洋生物学家、绿色环保思想的“教母”蕾切尔·卡森在1950年代即发表《寂静的春天》,她所预言的“由于大工业的重度污染与生态灭绝,地球的春天将不再有鸟鸣”的恐怖情景,如今已清晰可辨。

每当秋冬阴霾浓重时分,北师大校园内的乌鸦就会成群哀鸣,在暴露的垃圾桶上觅食、嬉戏,北师大校园如同埃德加·艾伦·坡的著名诗篇《乌鸦》中所揭示的梦魇之境,乌鸦对一切疑惑的唯一回答是“Never! Nevermore!”

我曾发表的讨论汤因比历史哲学巨著《人类与大地母亲》的专题论文,以《自然破碎处,万物不复存!》为主题加以警示,留美归国的某核心期刊主编、素昧平生、不要贿赂就采用我论文的、一个诚恳而温文的知识分子,惊奇地问我:“作为传播学家,你为什么对环境问题如此重视?”

我瞬间默然——“此谓民之父母,以保我之子孙!”我应当如此回答,借用冰心引用的故乡祖屋上的对联,加以引申:我们当代人的种种罪恶,将灭绝我们的子孙!

自然-社会环境的濒危、险恶,源于精神的濒危、人心的险恶,源于西方启蒙主义思维的误导。招考面试2013年的博士研究生,我问一位毕业于北大哲学系、任职于某国立图书馆、致力于国学传播的男生,读过什么中国古典哲学名著,他含糊其辞地说“读过一点《道德经》……”

另一位主考官顺势追问道:“那么老子所谓道,是什么?德又是什么呢?”这个头顶已然微秃的三十几岁的大龄考生,竟然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意见!

主考官们为此大大摇头叹息了一阵。

我暗自庆幸自己很早就从北大哲学系主导下的中国哲学界对《道德经》乃至一切(!)中国经典著作的误读、误解、误导中挣脱出来,加入了熊十力、钱穆等“民国七贤”大师的学术思想阵营。

民国七贤诸大师,长期以来一直遭受胡适、傅斯年、顾颉刚、冯友兰、等人的排挤、打压、漠视,北大哲学门(系)一直错误地用“形而上学”概念来胡乱解释老子之“道”,钱穆《中国思想史》曰:“道就是自然”,真一语破的也!

我在《神秘主义诗学》中,曾援引海德格尔对希腊思想“是即归属”的创造性诠释,解《道德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句,为“人类取法于大地,大地取法于苍天,苍天取法于道,道取法于自然”,换言之,人、地、天、道之终极本源,在于自然而然、本样自存、不可思议、不受污染之宇宙大生命,余谓之大一统。

愚昧的现代人似乎总也不明白:人生、地德、天则、道统,均为沧海一勺,均没有终极性,均非“存在”,均为存在的微小颗粒“在者”,均澄明着又隐蔽着(“在着”,进行时)那终极的本体与本源——大自然,肉体之人、物体之地、运行之天、法则之道,均不能牢笼、掌控、操纵、思议全部自然!自然即道,即一切生命的本质、起源与归宿!

如今,人们挣扎在雾霾的深重灾难中,却并没有反思、唾弃近代启蒙思想、工业与科技的无度扩张的道德勇气!人类沸反盈天,已经不可救药。

依稀记得第二南开中学(原南开女中,邓颖超的母校,文革时改名“东方红中学”,教学质量素来上乘)普通班的高中物理老师、一个戴着深黑框架眼镜的中年肥胖妇人,每天在课堂上枯燥无味地讲解“宇宙物质定律”并严厉命令我们这些懵懂无知的少年,反复演算、机械背诵那些靠管窥、蠡测而得出的、既未经反复周密验证、更毫无趣味、光辉、理则、秩序与深度意义的荒谬命题、公式,她尤其对我在作业本的签名上写“峰”字一竖过长大加讽刺、揶揄,似乎唯有死记硬背、考取高分而牢记住那些荒诞不经的命题、公式,同时泯灭掉对宇宙壮丽、人生壮丽之伟大生命体验与灵性信仰,才算她心目中的“好学生”。

我很骄傲于自己一生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好学生”!高一下学期进行分班时,我毅然而决然(感谢神明!)地选择了文科班,将这些伤天害理、自欺欺人的物理、化学命题、公式抛诸脑后,进而在人文世界上逐步靠近宇宙万象、生命世界之壮美而神秘的精髓(太极),一生沐浴在宇宙真理性、永恒性、超验性、诗意性(神性)的光辉之下,一生以批判“妄作则凶”的西方近代物质文明之迷妄、褒扬中华文明之顺天应人之太极大智慧为己任,在天道、地德与人文之大和谐中,安享大宁静、大自由、大幸福也。

德国著名生物学家施恩伯格,发现生物遗传密码与六十四卦结构高度相似。生物遗传的基本物质是核酸,分为脱氧核糖核酸(DNA)与核糖核酸(RNA),而核酸又由四种碱基的核苷酸组成,四种核苷酸三个一组,构成一个遗传密码,这便是43=64种遗传密码,核酸即为生命太极,两种核酸即为阴阳两仪,四种核苷酸就是四象,进而组成生命世界的六十四卦(遗传密码)。

施恩伯格对此论述说:“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发现就是关于遗传密码的发现。至今已被认识的所有动植物都具有一个特殊系统(它组合了生命形式),由64个密码“词”组成……中国5000年的词系统《易经》可宣称它在自然哲学方面的优先权。”

施恩伯格将六十四个遗传密码与六十四卦二进制图进行对照复核,发现毫厘不爽!生物遗传密码中的DNA分子的双螺旋结构,恰与伏羲太极图之阴阳左右悬臂互动合一结构、阴阳交合图吻合一致!

中国学者张冬生将六十四卦名、卦象、遗传基因代码、六天K线组合、遗传密码子等五种信息符号和三大信息系统(伏羲卦象系统、遗传基因系统以及六天K线组合系统)分别对照复核,生命的完整符号体系秩序井然地呈现出来,实在神妙伟大!

幸福的奥秘、人类的绵延、文明的存续,如今这些困扰人类已久的问题已然揭晓:宇宙运行的密码、生命的遗传密码、人类的基因密码,都是同一个的东西:太极六十四卦象的大一统阴阳结构的无止境的繁衍生息就是其表象,全人类上下求索、为此受尽折磨,原来这奥秘,就在我们的每一滴血液中,在我们身体的每一汗毛、呼吸的每一律动、万物微妙莫测、深广无际的爱之潮汐的每一涌动中!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