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一百四十七篇——圣学血脉之十九:宇宙同体,万象繁花
毛峰
2017年01月03日

三坟之学流传至今,最著名者有三:

第一为河图之学《大易》;第二为记录神农黄帝时代天人之间真气交合之学、人体养生之学的《黄帝内经》;第三,为伏羲、神农、黄帝时代中央-地方政府治理大一统国家的官方档案,备载于《史记·五帝本纪》、《吕氏春秋》、《淮南子》、《世本》、《帝王世纪》等先秦典籍记述中。

观今本《黄帝内经·素问》之“天元纪大论篇”等六篇宇宙观、生命观之“大论”,可约略得知“三坟之学”的宏伟规模、高远境界,亦知华夏文献典籍之基本线索,诚一丝不乱也。

譬如第一篇《天元纪大论》开篇所言,五行、五位、五藏、五气、五运、“终朞之日,周而复始”、三阴三阳之候等,威威赫赫,皓然在目,可知此数篇大论以及其所称引的上古《太始天元册》[2]等,与河图大易天文之学均表征“三坟之学”的博大体系:

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谓之圣。……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天为寒,在地为水。故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然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
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金木者,生成之终始也。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损益彰矣。……考《太始天元册》
文曰: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揔统坤元。九星悬朗,七曜周旋,曰阴曰阳,曰柔曰刚,幽显既位,寒暑
弛张,生生化化,品物咸章。

天地万物总一真气之流、生命之流:在天为气,在地赋形,天地之间,上下左右,皆生命运动(阴阳)之场域:瑰伟巍峨哉,三坟之学也!

荟萃伏羲、神农、黄帝时代智慧成果的“三坟之学”,灌注于少昊、颛顼、帝喾、尧、舜时代大一统宪政治理的文明经验中,再凝练为《尚书》、《易》等“五典之学”的图籍文献,代表着三皇五帝时代的中华大一统古典宪政文明的治理成就,与太极大一统智慧之高超绝伦,交相辉映。

中国人以“图籍”、“图书”连称,其特指含义在于:“图”乃《河图》,代表着大易宇宙观、生命观、人文观下一整套天文星历之学、农耕畜牧之学、人体养生医药之学、山林水土养护之学、宪政治理之学、人生意义之学等完备的思想体系和制度体系;

“籍”者记也,“书”者舒也,其文明意蕴在于:以书籍形态记录、整理、保管、发扬(舒)的三坟五典之学,凝聚着中华文明日出时刻光辉灿烂的宇宙图景(河图大易)与神妙精微的天地人大一统智慧(天文星历、岐黄医药、黄帝宪政),由黄帝史官、医官等文官系统,精心推阐、世代掌管,历代引为推行宪政文治之大训。

据《史记·周本纪》、《尚书·顾命》等典籍记载,西周历经文王、武王、周公、召公等一大批开国元勋的宏伟建树,巍然而为三代文明之冠冕,到成王、康王时代,由于经济的富庶、社会的进步、文化的繁盛、礼教等人文风俗教化的深广推行(《周礼》即西周宪政之忠实记录),古典中国出现了“郁郁乎文哉”(孔子《论语》赞誉之词)和“刑错四十余年不用”(刑法基本停用长达40年之久)的安乐强盛局面,史称“成康之治”。

周成王逝世前,召集太保冢宰召公、司徒芮伯、宗伯彤伯、司马毕公、司寇卫侯、司空毛公等巍巍六卿,于临终之榻,王临终遗命,召公等六卿为顾命大臣,扶立新天子——康王即位,完成西周初年“成康之治”民富国安局面下的政权平稳而顺利交接。《尚书·顾命》记新天子即位大典之礼制、陈设曰:

越玉五重,陈宝。赤刀、大训、弘璧、琬琰,在西序。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

周王朝最重典仪礼制,新天子继位大典,上告天地神明祖宗,中告各邦同姓、异姓诸侯、五服宗亲、海外蛮夷,下告黎民百姓,所陈设展示之宝器,顶礼膜拜之珍品,均饱含政治涵义:

玉器象君子之德,是协调天人的象征;大训、河图,分别陈列在明堂之东、西序(廊庙),则《大训》当为历代宪政大典,《尚书》《周礼》等“五典之学”、九丘之学之谓也;《河图》当为《大易》、《内经》等天文星历为核心的“三坟之学”;

人文宝典(《大训》,亦称“太训”)陈列于明堂之西廊庙,天文宝典(《河图》、《内经》之类)陈列于明堂之东廊庙,以象征人文文明制度,一一遵循着天文星历、宇宙秩序之浩然运行而措置得宜也。

今追溯三坟五典的博大精微的智慧体系,乃焕然洞悉:中华古典文明,比起当时世界与华夏世界比肩而立的环地中海、印度洋沿岸诸古典文明,华夏文明早在数百乃至数千年前,就已然超乎其上,窈然洞悉大宇宙(河图大易)与小宇宙(人体内经)之间真气交流之奥妙——北斗极星(九星)高悬中天,日月五星(七曜)周旋布气,地球万千生命之阴阳运动、刚柔秉性、幽显方位、寒暑节律、创生演化之神妙玄机,一一在天道、地德、人文之太极大一统涨落机制下,运转不息、奋进不息,世上何等文明、何等智慧、何等宪政、文治,堪与比肩耶?!

由《黄帝内经》经文,即可窥“三坟之学”之贯通大小宇宙、顺应万象大生命节律之太极大一统智慧,进而明了,何以中华文明能够创造出如此博大精深、浩瀚无垠、真气淋漓的划时代巨著:

首先,伏羲时代大易天文学的高度发达,促使中国人率先获悉周天周年之公度数,“终朞之日,周而复始”一句表明,一年365日之数(朞)已成为国家统一历法(伏羲历、神农历、黄帝历等历代不断完备的历法体制)的基础,农耕等文明制度、文明事业,在此精准历法基础上展开、措置、推进、完善;

其次,“九星悬朗,七曜周旋”一句表明,中国人已经精确掌握了宇宙黄道带上日月五星(七曜)围绕北极星(九星)旋转、向地球放射、发布阴阳物质能量(真气),与万物进行真气交合、协调共振(布气真灵)这一极其重大而根本的宇宙天文学规律,这一重大而根本的发现,赋予中华文明遥遥超出其他古典文明的观念、技艺,从而深切掌握了宇宙天道、地德、人文三大生命系统之间协调一致的大一统法则,确保中国自三皇时代以来,在太极大一统宇宙观、人生观正确导引下的稳定繁荣的文明根本格局;

最后,中华文明在诸古典文明中发祥最早、绵延最久、成就最高、观念制度最独特(没有一神论宗教崇拜体系、人文智慧早熟)的所谓“全球史之谜”(伏尔泰、梁漱溟等一再提出),亦于此迎刃而解:

伏羲炎黄时代以来的“三坟五典”之学,根基性、奠基性地、磅礴广大地予以揭示,并垂范、牢笼了宇宙人生的大道,从而,在各地中海-印度洋文明仍徘徊在对大自然可怖威力的原始崇拜下,进而夸诞想象大自然为超自然的宗教崇拜对象——上帝、唯一真神并形成蒙昧思维定势时,中国人另辟文明蹊径,一举扫除、廓清原始宗教崇拜与蒙昧,将人类的主要精力,投注在宪政治理的文明事业的全面推进上。

太极大一统的中国宇宙观、人生观,自三坟五典时代肇兴,直至晚周孔、孟、老、庄、齐桓、晋文、秦皇、汉武,直至董子、司马迁、刘向、桓谭等中古杰出之士,其所言、所行,都在精确告诉世人一个牢不可破的终极真理、人文奥妙:

万物之生化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结或归宿,只有宇宙真气之流布、交合、运动、奔腾的进程,人在这生命大海洋、大交响中,傲然挺立、威武不屈,为真君子、大丈夫;每个中国人、每个全球人,若能顶天立地、怀仁行义,则天地正气树立、文明事业鼎盛;人生而自由,奋然向道,岸然萃然,为万物之灵长、天地之精华,每个人,都是宇宙万象之瑰伟核心,都是天地钟爱的美丽繁花!

天地同此一流,宇宙同此一气,生命同此一体:天蓬、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任、天柱、天英等“北辰九星”闪耀不息。

昊天清朗,环宇澄澈,微风拂荡,浩然快哉!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