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冬梅  >>  正文
胡冬梅:宁夏科幻少年——陈逸德
胡冬梅
2019年02月19日

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日,在大阅城新开的新华书店里,我坐等一位重要的小朋友。电影《流浪地球》的火爆,使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同名原著知名度大增,也提升了人们对中国本土科幻文学的关注。我手里拿着《豆丁历险记之新世界》和《豆丁历险记之大拯救》两本小说,就是宁夏这位未曾莫面的小朋友的科幻作品。

不一会儿,一位略带羞涩的大男孩站在我的面前,清秀腼腆,这就是那个满脑子充满“瞬息,百变石,天道剑,可移动的房子,太阳切割,光遗……”的宁夏科幻少年陈逸德。

从9岁开始,宁夏少年陈逸德便着手创作《豆丁历险记之新世界》,那时他还只是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四年后,这本十万余字的小说终于完稿并出版。

“我的第二部科幻小说《豆丁历险记之大拯救》是今年出版的,第三部科幻小说《豆丁历险记之新世纪》已经写了几万字了,希望明年可以出版,这个寒假一直没停笔。这次我在小说里写了 2080年新世界的四大发明——太阳黑子传送技术、瞬息技术、超重力反转系统和量子技术,另外还设计了新的人种——光遗人……”

这位16岁的科幻少年向我讲述了他脑海里的新世界模样,到了2080 年,“房子”是可以用瞬息技术变成人们想象中的样子的,并能通过可掌控的氢聚变作为动力来源,让“房子”自由移动;而根据量子物理学理论,那时,人们可以被瞬间送到世界各个角落;太阳光更是被利用到了极致,甚至只需要一个传送器,就能传送任何东西……

我被他的世界深深吸引,在他的讲述中,我听到的不仅仅是一个科幻的世界,更多感受到的是这个少年正在用他所学到的物理、化学等学科知识支撑他的科幻世界,这一份力量促使他不断探索新知识,引领着他向前走,这是我最喜欢的,也让我对他的成长充满了好奇。

陈逸德人生旅程中阅读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萝铃的魔力》,以及后来的《猫武士》《绝境狼王》,再到《沙丘》《火星崛起》《三体》,在他的眼里都是以不同的眼光观察、讲述一个或真实或虚构的世界,一个他极其羡慕却属于别人的世界。

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我创造的世界?逸德不断问自己,好奇的种子竟因此从少年的心中破土而出,从九岁那年开始,他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创作小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爸爸妈妈带着小逸德外出旅游,游玩自己喜欢的美景后,他就会让把美景加入自己的世界,让他创造的小豆丁也一同感受,我看着眼前这位少年,不断想象着他在现实和豆丁世界来回穿越的样子。

从新世界后期到《豆丁历险记之大拯救》,逸德从语言、基础知识涉及等多方面也有了年龄增长带来的升华。他的故事不断完整,科幻的元素逐步增强。看到春节人们奔波在回家路上,他就结合量子通信技术与网络世界二进制换算的“新量子时空虫洞”技术,在豆丁世界里替代高铁、飞机、火车,来解决人类旅行上的便利,当身在上海的工人思念远在新疆的亲人时,只需一秒,他便可以回到家乡,“宣泄”乡愁……

逸德巧妙将想象和现实结合起来,努力创造出他的科幻文学样式。

《流浪地球》上映,逸德在影院中看到无比真实的冰封北京、上海以及庞大而富有美感的行星推进器,不禁热泪盈眶,他看到的是一片光明。《流浪地球》开启中国科幻元年,未来的中国科幻一定会愈加耀眼。逸德对我说, “少年强则国强”,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够加入、融入科幻大家庭。科幻虽不是魔幻,但也不是极度陌生、高端、令你望而却步的高深领域。其实生活处处有科幻,只待你用心发现,用心去感受!

祝福逸德,祝福宁夏科幻少年,逸德赶上了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虚拟现实、人工智能、量子通信技术……这些技术与随之引发的思考都可以成为激发他创作无穷无尽故事的来源。愿你心中的种子不断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在科幻小说的宇宙里,永远都会有新的可能性在洪荒中爆发巨大能量、绽放璀璨光芒。

关于作者:胡冬梅,中国日报宁夏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宁夏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