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穿越时光的经典和感伤
田雪绯
03月13日
经典不会落幕。田雪绯摄

到了一定的年龄,回忆过去,就容易流泪。人在年轻的时候往往不明白,那些大人们老人们好好的,哭什么呢?只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才能体会到,明明好好的,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心酸。

20年前《但愿人长久——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在北京音乐厅首演,20年后的12日到14日,朗诵会20周年的纪念演出在哈尔滨大剧院上演。3月11日的哈尔滨大剧院会议室里,郑小瑛、方明、乔榛、吕中、姚锡娟、袁晨野、康庄、濮存昕等一众艺术家,在会议室里,与媒体及粉丝交流,回忆过去20年的历程,他们谈起逝去的朗诵者,说起主创人在狱中还写出十几页纸的创作设想,艺术家们几次哽咽,朗诵会的最初策划人—— 哈尔滨大剧院的院长钱程也掉起了眼泪。

演出现场

首场演出的录相先把人们带回到过去的20年。彼时的濮存昕脸上除了书生意气还有胶元蛋白,而没有经历过癌细胞的折磨乔榛看上去还是老当益壮,录相带里播出了已逝的孙道临朗诵的《琵琶行》,全场屏息静听。“孙道临先生是唐宋剧组的精神导师和艺术领路人,他的人格魅力,磁性声音,文化修养造诣如今成为我们永远无法企及的灯塔且渐行渐远。”这是钱程院长3月7日写的一段纪念孙道临的文字。孙道临,英若诚,李默然,当年的一些参与者已经仙逝。乔榛一直与癌症做斗争,七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濮存昕的脸上又增加了一些沧桑感,脸上的皱纹和已经发白的胡子,让人忍不住想起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歌唱家迪里拜尔经历了丧夫之痛。

经历了7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拄着拐杖上台的乔榛在朗诵的那一刻把拐杖放在一边。

一切都在反复提醒人们,20年这样过去了,无论经历了什么,艺术家们因为热爱依然尽力坚持站到舞台上。他们自己评价首场演出,缺点毛病太多,“太多的烟火气”。乔榛反复讲,经过20年,他努力把朗诵时的烟火气灭掉。其实他不需要努力,人生阅历已经足以让他一开口就把那些烟火气消磨了。12日的朗诵会首场,乔榛朗诵了两首诗《蜀道难》和《长恨歌》,在诵到“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和“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的时候,这位老艺术家发出了两声深深的“唉”这样格外的叹词,叹息得那么自然,悲伤得那么深切,不仅把人带入了诗词的意境,也让人忽然对他的人生经历有所理解。这就是为什么这样耳熟能详的诗歌,人们依然愿意买票去欣赏,老艺术家的人生故事带观众们一起从诗歌里汲取生活的养份。

回忆过去,平时总是笑傲江湖的主创者钱程也在偷偷抹泪。田雪绯摄

钱程说,当年他听从了妈妈的建议,首场演出就让100个小学生先上台背诵上百首绝句,他的儿子也是当年的背诵者之一,那简短的经历,让儿子对语言文化格外痴迷。对孩子的代代传承力量,这就叫经典。此后,每场演出他都会用同样的形式,20年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演出了三百余场,至少有3万个孩子在舞台上,感受这样的力量。

“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的创意诞生时,钱程邀请了王西麟、叶小纲、郭文景、莫凡为等十几位作曲家为诗歌谱曲,“音乐在这个朗诵会里不再是背景音乐,而是与诗词本身血肉相连不可分割”。90岁高龄的指挥叶小瑛如是说“后面的电子背景则相反不能喧宾夺主,既要有时代的厚重,又不能让视觉扰乱听觉”。看似简单的舞美却让主创人员费尽了心思。朗诵之外,还有歌剧大咖袁晨野,歌唱家迪里拜尔用歌唱的形式更高度还原当初诗词吟唱功能。

这台演出是高雅的,却没有曲高和寡而能受到大众的追捧。因为从古到今,从中到外,情感是相通的,不变的。20年前,亲人们对月祈求“但愿人长久”,恋人们“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20年后人们在不同的地点仍然吟诵同一句诗词发出同样的愿望,就和千百年前诗词作家在写诗填词的时候是一样的。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因为他们的语句穿越时空都能最完美地表达你的心境,想到千百年前无数的人和你现在一样,在感伤惆怅,在慷慨激昂,在悼念亲人,或者因此就能在心里得到安慰并觉得不再孤独了吧?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