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M·斯通:大到碰不得? ——美国社会经济五个基本问题
中国道路研究出版中心
2019年05月09日

没有理由绝望。美利坚合众国并不是正在垮塌。按历史标准,我们的包容性民主是一个宝贵的财富,尽管有一些暂时的尴尬问题。美国的军事力量确保它作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地位。美国的经济长期以来是——并且依然是——世界历史上最有竞争力的;它将继续待在金字塔的顶部,只要我们能保持无所畏惧的创新性和创造性企业文化。然而,美国能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我向读者推荐了公共政策的5项改革,在逻辑上这是5项容易的改革,它们有助于使美国保持作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同样重要的是,它们能使美国人更端庄、体面。从政治角度看,这5项改革中没有一项是容易的,它们事实上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但是值得去争取。以下是简要的方案:

1.联邦政府应该停止承诺其无计划的拨款。在社会保险方面,这个问题对于下一代的老年人最严峻。国会应该停止提供昂贵的赋税减免,因为它只为无用的政策目标服务。在这些税务支出中最浪费的挥霍是给予公司和个人支付的债务利息税前抵扣。社会保险系统可以依靠停止随预期寿命的增长自动扩大养老金权益而得到保障。公司和个人支付的信贷利息税前抵扣政策应该完全被取消。

2.当今对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最大的威胁是产生一个富裕的贵族阶层。我们近些年来经济增长的果实都被在财富和收入顶尖上的那些人拿走了。为了治理这个问题和恢复中产阶层的经济实力,同时为那些处于困境的人保持一个安全保障网,我们必须采取某些听起来像是一百多年前的征收所得税那样极端的但是必要的措施。我们必须开始对资产增值但尚未变现的利得征税,无论这些资产是以什么形式被持有;我们还必须立即堵住通过信托规则的漏洞和过多的豁免而流失的遗产税。

3.美国的中小学教育系统及私立和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在过去为我们服务得不错。然而,今天这二者都需要有重大的改善。中小学的课程对于那些不准备攻读四年制大学学士学位的人很不合适,他们占居民的大多数。大学的昂贵费用对于除了被录取入学的最富裕学生之外的所有人,是毁灭性的,这也必将毁灭他们的高等教育前途。一些国际组织衡量我们这个繁荣国家教育成绩不过是中等水平。虽然理论上有可能在教育领域内部单独纠正这些问题,但是体制的障碍使这个目标难以达到。全国为民服务计划可以对教育方面的一些缺点提供一整套有力的解决办法,同时提供其他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4.美国的医疗保健业花费约占GNP的18%,世界上的其他发达国家平均只稍多于这个比例的一半。然而,美国人民的健康程度却差于其他发达国家的人民。这笔费用超过每年一万亿美元。国家本来可以把大量的钱花在更好的用途上。针对美国私营和公共医疗保健的混合体,没有与此相应的改善过度花费的方法。我们只有在单一付款者、单一谈判者和单一监管系统的框架内才能提供合理的医疗保健、可感觉到的激励和高效率的管理。从每年一万亿美元中省下的钱将是目前可得到的对经济的最大推动力,而且恰当的经济刺激将实际改善美国的医疗保健成绩。

5.罗斯福总统的“新政”对华尔街的结构和行为的改革曾为美国奠定了一个使之繁荣了50年的金融业基础,并使美国成为世界金融中心;那时,金融业未给商业和公众带来风险。大而复杂到难以管理的银行(它们的失败会把我们都拉下水)的出现、众多对冲基金的诞生(它们的安全和业务活动处于监管范围之外)及衍生品的增长(它们几乎以无限制的杠杆率进行交易),导致以削弱其他经济部门为代价的金融业暴增,而且对于实体经济没有相应的贡献。银行应该缩小其规模。对冲基金应该停止存在于对共同基金适用的安全监管结构之外。衍生品交易应该有准备金的支持,使它从目前不可思议的数量减少为一个极小的部分。

我并不认为这些改革将是容易的。但是我坚持认为它们将有助于巩固美国的价值观和提高它的繁荣。况且它们不是号召美国公民以利他主义的精神采取艰苦卓绝的措施,或做出高贵的牺牲。我把它们阐述为呼吁对我们的社会尽义务或尽责任,这些改革是为了绝大多数美国公民的经济利益,因而很有必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在代表他的给养不足的军队告诫大陆会议(Continental Congress)时说,“为公正无私的原则而战的人数,相对而言,不多于海洋中的一滴水”。此书提供的这5个建议都是为了你的财务利益,更是为了你的孩子们的经济利益。它们也将有助于确保美国的民主。

华盛顿的演说不是我在撰写此书时想到的唯一引语。对于愿意处理这5个问题的总统或国会议员,我觉得必须提供一位伟大人物也是我个人心目中的英雄的下述告诫。亚当·斯密曾担心过他那时的商务大亨们,他称之为“垄断家们”,他关于如何对付他们的警告同样适用于对付任何权势人物的联盟,包括那些组织对抗这些改革的人。斯密清楚地看到直率的改革者将会遇到的敌手的力量,他在1774年写道:

“支持每一项加强垄断建议的国会议员肯定不仅会获得理解商业的声誉,而且会使他们在数量和财富有巨大重要性的团伙中获得名望和影响力。反之,如果有一个人反对他们,而且这个人有足够的权力能阻挠他们,他们曾得到最大赞扬的刚正不阿、最高级别的职务、最伟大的公共服务都不能保护他们不遭到最邪恶的侮辱和诋毁及人身攻击,有时还会有遭受来自狂怒和失望的垄断家暴行的真实危险。”

在几乎两个半世纪之后,斯密的告诫依然具有强大力量。面对他说的那些诋毁名誉、侮辱、暴行,以及甚至有可想象的现实危险的冲突,我认为这些都是最值得进行的战斗。对于接受我提出的对5个基本问题发起挑战的领袖,至少有以下安慰:亚当·斯密将为你而骄傲,而且一个满怀感激的国家将在某一天颂扬你。

注:本文摘自《美国社会经济五个基本问题》,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4月出版。

以坚持实事求是,践行中国道路,发展中国学派为宗旨,致力于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模式的研究和理论创新,努力成为中国理论创新的孵化器,中国学派的探讨与交流平台,研究问题和建言献策的智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