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娟  >>  正文
杜娟:“让孩子们与世界对话”——专访贸大附小校长王红
杜娟
06月11日

王红校长

这是一所离我工作单位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米的学校,然而十年来,除了经常看到放学时校门前等着接孩子的家长们,我对它非常陌生,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这实在是一所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小学。

直到两周前,应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媒体探校活动”的邀请,我走进了这所规模不大的小学,参观了一上午的校园,又坐到校长王红的办公桌前和她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这所小学,在全北京市一千五百多所小学里,于我而言,变得不再一样,充溢了背后的故事和温馨感。

王校长和学校里很多老师都穿着和学生们一样的校服,她喜欢和学生们穿得一样,看起来和亲子装似的。

“我常坐地铁来上班,从地铁站出来,遇到和我穿一样校服的孩子,我们就边走边聊一起来到学校,感觉很不错。”

我想象着那个画面,有种卡通动画的温暖明媚感。

然而,王校长来贸大附小(全称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附属小学)之路,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阳光明媚的。

2012年到2017年,王校长在位于北京市中央商务区,也就是大家简称CBD核心区的清华大学附属小学CBD分校担任党支部书记。2017年春节前夕,据王校长回忆,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她来到贸大附小担任校长兼书记。

“我第一次来学校的那天,下了地铁走了10多分钟到达校门口,但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站了一小时,观察过往的人、车、和放学后的孩子们。”

那天之后,王校长还不舍地回清华附小参加了三天的培训课程,但她知道自己“是带着使命来贸大附小的”,所以,尽管有很多不舍,寒假里,她独自一人又来到了校园。

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了,她把所有的教室和操场的每一个角落都看了一遍。

“学校需要孩子们更多的温度,这是我当时的感觉,”王校长说。

她和学校里值班的保安和物业师傅们,一起开始干活,把一进校门的空间改造成了“书吧”,把书和钢琴搬了出来,放到了教学楼的大厅里,面积不大的教学楼里所有能利用的空间都被布置成了阅读角落放满了书。

开学后,不仅学生们看到了变化,老师们也都说学校变了。从此,王校长带着老师们,开始了学校文化从硬件到软件的一系列建设。现在去参观贸大附小的校园和教学楼,感觉眼睛不够看,目之所及,都有色彩和文字。

“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老师设计的,还有一些墙面是老师们带着学生们一起画的,”王校长很自豪的说。

改革,都是艰难的。

一开始,她也觉得很难,但他们的童年只有一次,王校长不想让孩子们留下一丁点儿遗憾。

于是,她走进贸大、街道等努力争取,给学生们创造安全温馨的环境,丰富的课程和体育活动。

她说:“教育的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我来到一所学校,就要爱一所学校。来到了贸大附小,我就要用自己的行动来捍卫这所学校的尊严。”

现在的贸大附小,依然是小小的面积,但感觉各个角落都有学校品牌和文化的体现,王校长在硬件上做足功课之后,着手学校软件建设。

“我们开设了多个语种的课程,分别为英语、日语、韩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让孩子们从小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美丽的文字。我们开设了足球课,让每一个孩子都上场,比赛时让每一个孩子都挂上奖牌,人人参与运动,树立自信。”

采访过程中,王校长时不时给我展示她自己做的PPT,有很多的照片,看得出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她倾注了很多,也记录了很多。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说:“教育界就像是一个武林,每个校长都有自己的武器,我们学校的武器不见得锋利,但是,我们能够凭着特色发展,在这个武林中赢得我们的一席之地,哪怕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也会得到人们的尊敬。”

我能够想象得到,她这两年贸大附小的职业生涯,一定遇到过阻力、困难,甚至质疑。就如同一次创业,拿着投资人有限的资本和资源,最大程度地做出成果和改变。

她给贸大附小设定了一个听起来非常宏大的愿景:一所与世界对话的学校。

她也坦承,在一次教育论坛上,在做完有关学校文化建设的汇报之后,有专家质疑她的教育理念简直就是教育的乌托邦梦想。她回应说,乌托邦又有何不可?

“当我离开这所学校的时候,我并不在乎人们是否记住我这个校长的名字,但我希望他们能够记住我在的这些年的时光里给学校树立的文化。”

我记得在参观学校的那天,有个四年级的小女孩,用英文给大家介绍她们的书吧,说的很流利,甚是可爱。

我没有记住她的名字,但我想她一定是学校变化的受益人。因为学校的变化,她有了接触到更大的世界的可能。

这个小女孩让我想起我自己的小小的不知名的小学——太原市并州路小学,那个学校已经在城市升级改造中拆掉了,不复存在,同样是一所没有什么特色的非常小的学校,但我从那所普通的学校里走到了重点中学,走到了北京,走到了世界各地。

在国家大力推行教育公平的背景下,我想,正是千千万万个像王红校长一样的教育者们的不放弃,让所有在普通学校的孩子们依然充满了希望,并且感受着童年的快乐,这就是公平最大的意义所在了吧。

采访最后,王校长说,“我是个爱折腾的校长,今后我还要继续折腾,我打算建一个植物园,让孩子们在自然中与世界对话。”

至真的教育行动,至善的教育情怀,至美的教育梦想,她还在不断努力、奔跑、追寻。

关于作者:杜娟,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