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让美国再次伟大”是否会成为空中楼阁?
鞠传江
06月19日

一句“让美国再次伟大(Keep America Great!)”的口号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坐上了美国第45任总统的宝座。可是,两年多来的总统生涯,使世人们越来越看清,美国走向“伟大”的进程十分简单:对中国挥舞关税大棒,发起贸易战和科技战、对主要盟友四面出击、对重要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退群毁约、对主要邻居修筑高墙。而这一切的理论基础则是:“美国优先”。

毫无疑问,“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豪言壮语,在很大程度上契合了大多数美国人“美国梦”的精神寄托,这也成为不少选民将选票投向特朗普的重要原因。不过,6月15日,美国120多个城市却爆发了要求弹劾总统的大游行,看来,众多美国民众开始厌烦并要求更换靠喊口号愚弄民众的总统了。

没有人反对“让美国再次伟大”,只是这“伟大”应当遵循和平共处、平等合作、互利互惠的国际准则,更应当担负引领世界、维护和平和促进发展的大国担当及责任。

当今之美国,不可谓不“伟大”,不管在经济规模、军事实力,还是高科技水平均在全球遥遥领先,头顶着世界金融中心、世界高科技中心、世界娱乐中心等太多光环,拥有太多他国难以匹敌的绝对优势。超强大的军事实力,使其至今依然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海外军事基地374个。美元作为世界公认的通用货币主宰着世界金融,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有62.48%的份额,全球88%的外汇交易量和全球贸易40%结算量是美元。过去三十多年里,国际黄金与石油期货交易均按美元计价。瑞士信贷发布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显示,美国财富总值达到98.2万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总值317万亿美元的30.97%,继续稳坐全球最强大、最富有国家的宝座。

可惜,在眼下美国当政者心目中上述这些“伟大”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追求的“伟大”就是美国利益凌驾于别国利益至上、是号令天下唯我独尊的霸主地位、是用强权即公理的强盗逻辑来掌控世界、是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处理国际关系、是以零和博弈取代双赢和多赢的游戏规则、是以军事和美元霸权永远割取他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韭菜”的特权。正是对过去几十年里世界霸主、霸权的过分迷恋,使美国当政者面对中国的崛起变得十分忧虑和恐惧,因而不顾一切进行围堵和打压,肆意践踏国际秩序和规则、破坏多边、开放的国际体系,用霸凌的单边主义撕裂互利共赢的全球化产业链。

如此这般,美国真的能够再次“伟大”吗?当今世界,用孤立、保守、倒退、壁垒、毁约建立起来的任何政策体系都将是开历史倒车并将被国际化的汹涌大潮所淹没、所抛弃。因为,在人类进步发展史上还没有开倒车成功的案例。

况且,美国的再次“伟大”,需要翻越一座又一座美国自身弊端所造成的“大山”。包括快速膨胀的国债、早已空心化的制造业、巨大的贸易逆差、老旧落后的基础设施,还有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

不断膨胀的国债像一座压在美国头顶的“堰塞湖”,成为阻碍美国再次伟大的鸿沟。许多人不敢相信,曾经被全球无数经济学家膜拜的美国模式,在过去几十年来,正发生着与“美国梦”渐行渐远的撕裂。因为在美国最近5位总统的带领下,曾经是全球最大的债权国演变成了最大的债务国,即从1988年底的外债总额5300多亿美元,截至到今年6月5日,美国债务总额达到22.35万亿美元,30年间增长了42.17倍。2018年债务规模相当于当年GDP的110%,美国外债呈加速扩张之势。著名国际投资机构高盛认为,2019财年的赤字会突破万亿门槛,到2020年将涨至1.25万亿美元。在外债的跳跃式增长中,美国财政背负了巨额的利息支出,仅在2018财年就创下5230亿美元的纪录。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到2027年,偿债利息将提高到8000亿美元。专家认为,依靠像滚雪球般膨胀的外债驱动美国经济和政府运转的“虚胖”模式不可持续,不断透支的美元信用带来巨大的风险。如果美国国债问题不能得到遏制,发生更大经济危机是必然的,债务危机就像大海中击垮“泰坦尼克”号那座冰山一样危险。

此外,疯狂举债,债台高筑,牢牢捆住了美国政府的手脚,使任何改善民生的重大项目的实施都变得异常困难,巨额债务正侵蚀着美国人民的福祉。本应是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但是,美国民众特别是中产阶级和中低收入者的幸福指数呈逐年滑落走势。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DSN)发布的2018年世界幸福指数排行榜中美国已经由4年前的第十位落到了第十八位。而美国官方机构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收入水平及其资产,从本世纪初开始不断下滑。布鲁金斯学会于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近几十年来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几乎停滞。1973年至2016年,剔除通胀因素,美国工人实际收入年均增长0.2个百分点。特别是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过后的10年间,美国中产阶级的资产大幅缩水,中产阶级的衰落和低收入人群的不断扩大,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根据美国社会保障局公布的数据,目前美国人的年薪中位数为30533美元。美联储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数据也显示,美国家庭存款(即银行账户及退休储蓄)的中位数约为1.17万美元。但是,却有40%的家庭为0存款。因为工资不涨而生活必需品、大学学费、医保等生活成本却不断上升,使更多的百姓陷入相对贫困的漩涡。

美国国债“堰塞湖”的持续扩大和民众储蓄“蓄水池”的不断缩小,形成反差,这成为影响美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巨大硬伤,也成为美国国际贸易逆差不降反增的重要原因之一。

正因为如此,众多国家对美元的信任度大降,全球掀起了一股去美元化浪潮。到目前为止,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超过30个国家开启了去美元化进程,通过签订本币互换协议、减少美元储备、减持美国国债、增持黄金等多重措施,以逐步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当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完成了去美元进程之时就是美元霸主地位轰塌之日。从这个意义上说,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道路将是艰难曲折的。

对贸易伙伴一年多的加征关税不但没有使美国变得伟大,反而使其受到严重的伤害。特朗普政府打着减少贸易逆差的旗号发动贸易战,对内以说谎、忽悠、开空头支票来愚弄民众,加征关税由对方买单并对美国经济有利的说辞近乎痴人说梦。连初中学生都会知道,提升关税会推高进口商品的价格。但是,从总统到贸易部长却反复向美国民众重复着相反的观点。今年6月13日,包括沃尔玛、Costco、Target、李维斯在内的661家美国大企业和机构联名向白宫写公开信,敦促美国回到经贸磋商谈判桌,防止贸易战进一步升级。信中说:“额外关税会给美国商业、农业、家庭以及整个美国经济带来深远、重大、且负面的影响。大幅调整关税并不是有效的手段,关税是由美国企业支付的,而非中国。”

美国智库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若美国对中国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关税上调至25%,总计会让200万美国人失业,美国四口家庭平均每户每年将增加2000美元的开销,美国GDP体量将降低1%。

尽管国内外舆论对白宫的疯狂贸易战一片谴责,但是美国政府依然我行我素。贸易战的本质是以强盗逻辑极限施压,以鲁莽、不守信用、朝令夕改、出尔反尔、威逼、恐吓等组合套拳让贸易伙伴就范,企图让中国签署不平等甚至屈辱的协议,目的是遏制中国的发展进步,剥夺中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

以中美两国巨大的经济体量,长期的贸易战会给双方带来巨大的伤害,同时严重阻碍全球经济发展。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宾·克鲁格曼估算,若特朗普对全球其他国家发起全面贸易战,导致全球关税水平将提升30%-60%,世界贸易将萎缩70%,全球经济将衰退2%-3%。

企图用关税壁垒、贸易保护主义消除贸易失衡可谓是南辕北辙,美国去年挥舞了一年关税大棒近乎无效,反而大幅增长了美国的贸易逆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美国贸易逆差比上年增长了12.5%。

用粗暴的贸易战带来的是本国民众生活成本的提高,反而制造了更大的贸易不平衡,更重要的是破坏了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的国际化贸易体系,撕裂了包括中国、美国等众多国家的跨国公司赖以生存的全球供应链。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贸易战得不偿失,最终伤害的是美国的企业和工人。目前包括电子信息、医药、机械、汽车等大量美企严重依赖中国等国家的国际供应链,以此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贸易战将给这些美国企业带来严重冲击。正像《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近日撰文所说:“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攻击是一场在错误的战场上发起、以错误的方式进行的错误的战争。”

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国内制造业不断往海外转移,产业空心化越来越严重,全面金融化与产业空心化让美国支付了高昂代价,重振美国制造业成为另一个难以逾越的“大山”。尽管美国政府运用降税、提升关税、提高补贴等多种措施逼美国公司的海外企业回归,并企图吸引更多外国公司在美国建厂。然而,美国制造业严重依赖全球产业供应链,随着贸易战火升级,高起的关税,加上高于中国及东亚地区5至10倍的人工成本相互叠加使美国制造业回归举步维艰。美国产品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大幅降低,包括汽车、家电、手机等美国公司纷纷调低今年的利润预期。苹果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报告称:"关税可能增加公司产品的成本,使产品更加昂贵,从而降低产品的竞争力,围绕国际贸易争端和保护主义措施的政治不确定性,也可能对消费者信心产生负面影响。"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报告也显示,仅以汽车行业为例,美国和贸易伙伴相互开证25%的关税,将在1-3年内使超过60万美国工人丢掉饭碗。由此可以看出,用提高关税来促进产业回归和增加就业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梦想也将化为泡影。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库恩也曾说:“关税首先损害的是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利益,更无益于美国制造业回流和创造新就业岗位。”

摆在美国面前的另一座“大山”是对基础设施的巨大欠账。美国距离上一次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过去了50至60年,从机场、高速公路、港口、铁路到电力等基础设施都面临老化、破旧、等级不高诸多弊病。特朗普曾多次批评称,美国的机场已经沦为第三世界国家的机场。国际航空运输评级组织(Skytrax)给出的综合评分全球前25位的机场没有一座是美国的,而在倒数20名的机场里,美国机场占了6个,这与高度发达的美国航空运输业严重脱节。据美国道路和交通运输建设者协会公布的数据,目前美国大约有56000座桥梁有“结构缺陷”,因为美国25%的桥梁了使用年限超过50年以上。美国交通部也说,美国超过三分之二的道路急需维修或是翻新。美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公里的高速铁路。

尽管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就信誓旦旦要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上任后出台了一项未来10年投入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重建计划,主要用于铁路、公路港口、机场、能源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按照计划,联邦政府将直接投入至少2000亿美元预算,并相应撬动地方政府和私营领域投资者投入数千亿美元。但是,美国基础设施积重难返,1万亿美元显得杯水车薪。根据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预计,美国在2025年之前需要投入4.5万亿美元维修和改造基础设施。筹措1万亿美元就非常艰难,而4.5万亿美元从何而来呢?仅从美国高铁建设的出师不利就可以看出,要顺利实施重建计划难上加难。美国西部加州高铁项目,始于2008年,是美国第一条高铁规划。在这十年间,中国兴建了2万多公里的高铁,而加州几百公里的高铁却成为了“烂尾”工程,并且在今年2月被宣布终止了,破碎的美国高铁梦被美国媒体称为“世界笑话”。

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对《纽约时报》表达了对美国经济和政治现状的担忧。沃尔克说,“现在往任何一个方向看,都是一团糟”。

套用中国流行的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疾病缠身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路凶多吉少,前路坎坷。面对美国自己垒起的一座座“高山”,而用错误的战略、流氓的战术、自己患病让别人吃药的愚蠢办法,无论如何也是跨不过去的。

但是,这并不影响美国政治精英们继续用口号“忽悠”美国民众的进程。这不,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今年3月份就抛出了2020年总统大选的新口号:“让美国保持伟大!”(Keep America Great!),并特意要加感叹号。在特朗普看来,仅仅两年美国便又“伟大”起来,他甚至告诉自己的粉丝们:“不能再喊‘让美国再次伟大’了,因为我已经实现了这个承诺。”

咆哮体的口号固然可以在竞选中煽情并引起选民共鸣,入耳又动听。可是,美国真的再次伟大了吗?也许,时过境迁,在花样翻新的美国总统竞选口号中,美国人民等待的是更多的失望和迷茫!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