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娟  >>  正文
杜娟:成为母亲
杜娟
2019年07月02日

我的叛逆期来的很晚,大概二十出头,在美留学期间才开始。在那之前,我一直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学霸。

按照常理,我应该硕士毕业,找份好的工作,然后找个优秀而踏实的男人,结婚生子,从此过上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然而,因为叛逆期来的太晚,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接触了更多元的价值观,体验了更自由的生活方式,自留学之后,回国,工作,采访各界名流土豪,周游世界,我越来越向往不平凡的人生。

于是,我拒绝婚姻,拒绝平庸,拒绝和别人一样。

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几乎成为一个不婚主义者,成为我叛逆期的顶峰,周围所有人都希望我走入婚姻的时候,我想做我自己。  

二十六岁的时候,我开始反思或许不做一个平庸的人,并不需要那么的流于形式。

二十七岁的时候,我开始想要生一个孩子。

二十八岁,我遇到了我的先生,同年,我们结婚。

二十九岁,我生下了我女儿。

今年,我三十一岁,我觉得人生迄今为止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生下了她。

前几天,和一个旧友微信上聊天,才没说几句,她就发来信息:“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太不像你了。”

我才有意识地努力回想,曾经的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曾经可以整夜通宵加班写稿,不论在北京还是在华沙,而今,只有为了照顾我的女儿才能让我整夜不眠。因为我要好好休息,第二天才可以精力充沛地陪她玩耍。

我曾经觉得生活里怎么可以缺了红酒和威士忌,那也太无趣了吧。为了我的女儿,从怀孕到哺乳期结束,我的的确确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滴酒未沾。

我曾经觉得怎么可以在一个城市待上超过整整一个月,也太枯燥乏味了吧,习惯了出差和旅行的我,很多年的工作状态都是机场,酒店,或者去机场和去酒店的路上。我的采访充实丰富着我不长的人生,每一次远行对我都是超棒的刺激,但在我女儿出生之后,我拒绝了所有的出差,甘之如饴陪伴着她的每一个夜。

我曾经觉得一个每天围着孩子转的女人该是多么的无趣和可悲,难道世界上没有更有趣的事情值得做了吗?现在,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时时刻刻关心着孩子的饮食、心情,担心着她未来的教育和成长,或许在别人眼里我的确变得无趣很多,但我自得其乐,有了她之后的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幸福更快乐。

这个对比还可以无限地写下去……

从我的行为来看,我的确变成了和从前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其实我的内心一点也没变。

那个喜欢热闹,喜欢party,喜欢交朋友,喜欢极限运动、蹦极、赛车,喜欢喝酒,喜欢背上包就飞到世界上某个角落不管不顾地流浪在古堡和小镇的我一直都在,并且,我依然向往那样的生活,我也很开心在我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年纪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那样度过的。

但是,为了我的女儿,我可以把那样的一个我收进行李一样打包在我心房的一个角落,等到很多很多年之后再翻出来,哪怕那时候我已经白发苍苍。

回想曾经,我很感谢我自己,让自己过去的十年生活得很尽兴。

我享受过自由。

我一个人在德国宾根附近一个不知名的小镇赶最后一班回杜塞尔多夫的火车,和一个路上偶遇的会讲英文的瘸腿的小男孩聊诗和梦想;

我一个人在塞纳河两边的古堡里游荡想象百年前住在那里的公爵是什么模样;

我一个人在拉斯维加斯听席琳迪翁的演唱会又感动又寂寞之后去威尼斯人,偶遇恰好在那里开会的沃尔沃高级副总裁,一个瑞典老头儿喝酒聊他西服的牌子;

我一个人在波兰的克拉科夫古城里狂奔,买最便宜的汉堡与流浪汉、街头艺术家分享;

我一个人在布鲁塞尔的街头闲逛,和一群看起来刚刚吸过大麻的当地姑娘们聊天,让他们带我去看撒尿的小童。

我很感谢我自己,我拼命地工作过。

那些年,我可以一天参加两个采访,写三条稿子,晚上再赶场去两个行业聚会。我珍惜我每一篇见报的稿件,我认真地和外专做选题讨论,我天天加班乐在其中,我拿部门最高的绩效。

因为活得尽兴,所以没有遗憾。

当我早已不在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时,我才拥抱了最真的“平凡”。开车上班,下班回家,规律的生活充满着莫名的愉悦感。

我女儿的诞生,让我一次又一次感慨爱的力量。

我不知道我可以为她放弃什么,大概是因为我什么都可以为她放弃。

我第一次那么深刻地体会到我真的可以比爱自己更爱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的女儿。

相信我,当你和男友浓情蜜意觉得你比爱自己更爱对方的时候,你那个时刻对他的爱不及未来你对你孩子的爱的万分之一。

相信我,当你觉得你已经超级孝顺,超爱你的父母的时候,你那爱里包含了太多的责任和感恩,那和你对你的孩子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回报,无私的爱完全不同。

我实实在在地觉得,生下她,养育她,陪伴她,让我的生命更加完整。

我也实实在在地觉得,为了生她养她吃过的所有的苦,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最终都转化为甜。

每一个清晨,当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喊我“妈妈”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善良。

因为她,我收起了我所谓的叛逆,放弃了我所谓的个性,拥抱了平凡,也拥抱了现实的人生。

而只有这现实的人生,才能让一个女孩变成女人,变得无比强大,强大到拥有了可以和外界对抗的力量。

谢谢你,我的女儿,让我成为母亲。

关于作者:杜娟,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