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币圈的围城效应
鞠传江
2019年07月22日

仅仅几年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就演化成巨大的币圈,可眼下,币圈正成为投机者和骗子的乐园,更成为币圈大V们的名利场。

近期,币圈的几档新闻成为网络热点。其一,币圈大V孙宇晨以456万美金(约3000万人民币)竞拍第20届“巴菲特午餐”,这位波场TRON创始人,钱来得太容易,与巴菲特的一顿午餐就豪掷3000万,足见币圈富豪的任性。其二,比特易创始人惠轶被爆以100倍杠杆炒币爆仓后选择自杀身亡,这位2017年创办比特易的创业者,火中取栗不成竟搭上了42岁的生命。其三,称为当今币圈“第一资金盘”的PlusToken崩盘,创始人在海外被捕,团队跑路,系统关闭。运行了仅仅一年多的PlusToken,用户涉及100多个国家的300多万人,其价格从0.4 美元涨到了139美元,暴涨近350倍。可转眼间这一资金盘变成杀猪盘,经测算,被卷走的投资者资金超过300亿以上。

这就是币圈,一夜成为暴富新贵的神话和瞬间财富归零的悲剧交替进行,天堂和地狱近在咫尺,币民们的投资追富梦被剧烈震荡的行情无情碾压,风卷残云过后,币圈哀鸿遍野,一地鸡毛!

曾经,各种币和平台的融资白皮书上明明白白写着:币圈一日,人间十年,要为投资者创造十倍、百倍乃至千倍的回报和价值,而发起者仅仅索取1倍的回报,怎么就瞬间灰飞烟灭变成了零回报,还连本金都卷得无影无踪呢?

币圈经销团队的“教授”面对亏损回本无望的投资者依然高声呼喊着:“耐得寂寞,才能赢得财富!时间将证明你投资的价值!”而那些投入数百至上千万元而回本无望的投资者面对这些豪言壮语脸上已仅剩冰冷的麻木,从他们绝望眼睛里旋转的眼泪可以看出,这些鬼话就如同向断臂者打麻药一样!

一位来自四川的投资者对我哭诉,3年间她先后将自己公司的资产、家中的积蓄和朋友的集资款,总计1600多万投向一个不知名的“空气币”,目前她的投资没有任何回报,面对培训“教授”信口开河的说教和集资公司信誓旦旦的承诺,她千万归零,欲哭无泪。她说:“我被骗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用那些被重复千遍万遍的造富神话去忽悠和疗伤是最有效的,被割掉的韭菜还会一茬茬长出来!币圈就像个被缠绕着无数光环的围城,外面的人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涌进去,里面的人却一无所有赤条条被踢出来。

神奇的是,似乎一夜间冒出来的各种虚拟数字币,无不打着区块链技术的旗号。可悲的是,许多人在不知区块链为何物的时候,就将真金白银变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各种币。传销者、骗子们也总是不断变换各种新鲜亮丽的马甲来收取那些求富心切投资者的智商税。

的的确确,币圈留给了人们太多的神话。

2009年,虚拟币鼻祖比特币(Bitcoin,简称BTC)悄然诞生,价格还不到1美分,起始一美元可以兑换1300个比特币,可谁也想不到,2017年12月比特币的价格竟达到19666美元,几经起伏,到今年7月21日上午8点价格还在10800多美元。也就是说,不管是谁在当年花一美元购入比特币,时至今日都是千万美元富翁了。相信连“比特币之父”中本聪也不敢相信今天的现实。

以太坊(Ether,简称“ETH”)2014年通过ICO众筹时仅为2美元,今年7月21日的价格为230美元,不到6年间增长100多倍。

中国最早与比特币结缘的代表人物之一是70后的李笑来,他从比特币诞生第三年开始研究并购买比特币,在比特币从几十美元跌回1美元时果断扫货,几年功夫成为比特币大户,自称是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据猜测持币超过10万个,成本均低于1美元,币圈人士保守估计目前他的个人资产已经超过10亿美元。

去年2月,《福布斯》杂志曾公布了全球“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20人名单,旅居加拿大的华人赵长鹏位居第三,他的暴富之路可谓神速,从他2017年7月创办币安平台仅6个月后个人财富估值便超过20亿美元。他以多年从事股票、期货、券商交易系统开发的优势创建了虚拟数字货币币安(Binance)交易平台,因而一炮走红,并很快成为全球虚拟数字货币交易量最大的平台之一,去年币安盈利超过4亿美元,不仅平台火爆,其发行的平台币也受推崇。今年7月21日,其平台币币安币(BNB)价格超过31美元,其发行价仅为1元人民币。

或许,正是币圈这些疯狂的造富神话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对财富望眼欲穿的投机者、炒币者、淘金者、传销者,因而不顾一切跳入被称为“未来的蓝海”之中。

据统计,目前全球数字货币超过3800种,是2017年初的30多倍。仅仅从事各种币交易的交易所就超过500个,仅币安交易平台就有600多万用户。随着币圈规模的不断膨胀,数字货币市值也水涨船高。根据数字货币排名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月9日,全球加密市场总市值达到1372亿美元,其中TOP30数字货币市值为1214亿美元,占比总市值的 92.43%。到5月31日24时,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为3441.45亿美元。而数字货币咨询公司SaTIs Group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预测明年总市值将会达到5090亿美元,到2021年将会突破1万亿美元。

币圈的野蛮生长,颠覆了过去财富积累和增长的常识和内在逻辑,让无数人在目瞪口呆中见识了网络社会和区块链技术与先知先觉者财富梦想相碰撞的神奇世界。

被誉为“数字经济之父”的美国新经济学家唐·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在20016年推出了《区块链革命》一书,全面论述了区块链将技术如何改变货币、商业和世界。他断言,区块链革命将彻底改变互联网及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会计税收、法律服务业、文化创意业、物流业、医药卫生业、电力业、和制造业等行业。不过,区块链技术在这位国际未来学家所预言的这些领域还处于星星之火之时,却在比特币为龙头的币圈演绎得风生水起,如火如荼。

只不过当人们不顾一切想进入币圈借区块链技术之捷径走向财务自由境界的结果多数是悲催的,因为币圈品种越来越多,许多不知名交易清淡的虚拟币跌破发行价。据统计,目前90%的交易集中在前20名币种中,即便是交易活跃的币种也难逃过山车行情的冲击,比特币从2017年初的888美元到年底最高点的接近20000美元,而到2018年底又跌到3200多美元,两年间的巨幅过山车行情,有人赚得盆满锅满,有人却倾家荡产。如果不是虚拟币的发起者和ICO参与者,只有少数人能够在币圈的疯狂买卖中赢得数倍甚至几十倍利润,更多的人在这片新蓝海中最后成为裸泳者。正像币圈一个段子所说:

听说你炒币成了百万富翁?有什么秘诀传授吗?”

其实也没啥秘诀!我原来是亿万富翁。

亿万富翁炒成了百万富翁,有钱人可以视金钱盈亏为游戏,追求的是金钱膨胀与缩水的刺激。假如是普通工薪者拿着几万或几十万,甚至是卖了房子去炒币,想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却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赌徒。

币圈尽管形成时间短,但是水却很深,过去所有的金融欺诈、挖坑套路都会在这里乔装打扮重新上演。虚拟数字币本质上并不是货币,与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有着天壤之别。看似火爆的虚拟币交易行情,背后却是骗局陷阱。据一位叫Sylvian的国外研究者称,他通过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所的火币、币安等都存在成交量造假行为,假交易额的数量占比70%~90%。以虚高的交易量来蒙骗吸引投资者进场交易成为众多虚拟币交易所的潜规则。

因为虚拟币各种交易所可以进行不同币种间的币币交易、虚拟币与法币间的法币交易、合约交易,平台收取不同点位的交易费,这使虚拟币交易所,以平台的优势获取利润,只要交易活跃便稳赚不赔,所以交易所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众多虚拟币发行数量恒定,并承诺逐渐减少,这为庄家炒作提供了条件。比特币由算法产生,2100万个的总量已定,决定供应量的是计算机算力和“挖矿”速度。于是,“挖矿”成为币圈产业链的重要环节,有众多投资者投巨资在四川、贵州、云南等偏远山区的小型水利发电站旁依托廉价电力建起巨大的“挖矿”场。但是,比特币对矿机的算力要求越来越高,设备也越来越昂贵,耗电量扶摇直上,致使成本节节攀升。摩根大通的一项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全球比特币的生产加权现金平均成本为4060美元。即是电价低廉的中国矿场挖矿成本在每个2400美元左右。

虚拟币成为投资标的,产业链在不断延伸之中,网络广告满天飞,币圈玩法大全、币圈投资攻略,看完这些所谓的轻松赚钱之道心里便会有了抑制不住的冲动。

数字货币交易所已经从1.0版本升级到8.0,从事交易所开发的技术公司众多,有人声称10万元便可以开发出一套交易系统,新币8至10天便可以上线交易,这使骗子的成本变得极其低廉。当庄家和普通投机者的博弈是零和游戏时,取胜的永远不会是普通人,只是太多博傻者的赴汤蹈火才让庄家有了百倍、甚至千倍利润。

有意思的是,号称加密的数字货币却频发遭遇网络黑客偷窃事件。据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ipherTrace发布的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显示,2018年,失窃和被骗取的加密货币高达1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了近260%。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上半年,数字货币交易所因受到黑客攻击所造成的损失已近8亿元人民币。7月11日,日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TPoint Japan又遭遇加密货币热钱包入侵,损失达35亿日元。

货币是用来使用的,而不是用来炒作的。虚拟币的过度泛滥和爆炒必定对金融秩序、对实体经济,甚至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因为虚拟币可匿名、不受法律约束、不受国界限制、不易追踪,因而成为非法集资、传销、贪腐洗钱、地下钱庄跨境往来、贩毒、走私等一系列犯罪活动规避法律的很好工具和平台。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过:“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在币圈,有太多违法的陷阱等待着淘金者飞蛾扑火,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货币,有90%是滥竽充数者,山寨币、空气币、无法交易的传销币充斥期间,仅过去3年间就有发生了180多起披着区块链数字货币外衣的诈骗案。

目前,全球各国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态度不尽相同,有的支持,有的严令禁止,大多数欧洲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可以合法使用比特并有相应的监管法律。中国政府对虚拟币的监管越来越严,2013年中国央行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2017年9月4日,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7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紧急叫停虚拟币ICO发行和交易,设在中国大陆的虚拟币交易所被关停。国家的强力监管,使虚拟币在国内的交易量急剧下降。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许多原来在中国的虚拟币交易所将注册地和服务器转到了东南亚、韩国、日本、甚至非洲和太平洋岛国。但是其经销团队和市场主体依然在国内,因为保守估计中国有超过200万币圈币民,这一庞大的币圈生态成为众多虚拟币交易所生存和敛财的基础。

人类追求财富本是天性,当代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让人们这一天性与赌性结合得天衣无缝,走捷径和一夜暴富有了成功的蓝本。所以,有专家称,游走于法律监管盲区和灰色地带的币圈正演化成互联网赌场。

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中,货币始终相伴左右,从实物货币到信用货币,人类文明是否会迎来数字货币的新时代?网络世界中的虚拟数字货币要成为现实生活中一切交易媒介的法定货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它要迈过技术、使用便利性、信用背书、监管、价值波动、发行成本等太多门槛。假如虚拟数字货币成为全球通用法定货币的那天真正到来,币圈的炒作也就该偃旗息鼓了。

中国日报网特约撰稿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