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中国需要更多屹立于世界的华为式科技企业
鞠传江
08月19日

中美贸易战延伸到了科技战,也将华为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为了生存和发展,华为奋起自卫,绝地反击。一时间,一向低调的华为被全球各大媒体和网站竞相报道,成为曝光率最多的企业,成为海内外尽人皆知的科技企业明星。只因为,这家企业在通信科技领域已入无人之境;只因为,这家企业成为美国以国家之力全力打压的对象。

5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华为的电信设备,同时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提供重要零部件。当众多的人为华为能否闯过生存和发展关捏着一把汗的时候,这家企业却临危不惧、沉着应战,第二天,华为就向世界宣布,正式开启15年前实施的“备胎”计划,令全球业界为之震动和惊奇。

这一中国科技企业以屹立于世界的能力和气魄,冲出围堵,节节胜利,让美国步步紧逼、极限施压、不遗余力的一揽子 “封杀大棒”失去威力,不仅赢得了与一个超级大国的较量,更赢得了全球用户的信任和越来越大的市场。

7月31日,华为向全球直播了半年报,可谓是靓丽耀眼。今年上半年,华为销售收入达40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2%,净利润率增长8.7%。

面对5G商用的全球加速,华为捷足先登,截止到6月份,华为已获得了全球50个5G商用合同,其中28份来自欧洲,发货超过15万个基站,成为全球签约5G合同最多的公司。

截至2019年6月,华为的5G专利数达2160个,列全球排名第一,占比达到20%,第二名的诺基亚5G专利为1516个,第三名是中国中兴公司,为1424个,而美国所有企业5G专利占比不到15%。华为提供了16000多个5G标准,并主导了60%的标准制定。

华为的确为中国科技企业在世界面前争得了荣光,面对美国的“断货”、列入“实体清单”等重拳打压和封杀而不屈不挠,以自己巨大的科技实力坦然应对,绝处逢生,海内外市场和用户急剧扩张,赢得了世人的信任和尊敬。

数字往往是枯燥的,不过这里列举华为的一串串数字,显示了华为在当今世界通信产业领域佼佼者地位的当仁不让。

从2014年销售收入2882亿元到2018年的7212亿元仅仅跨过了5年。

华为的业务遍及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服务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海外收入的比重超过50%。

当华为仅仅是通信设备供应商的时候,其强大实力并不为更多人知晓,可涉足手机、笔记本等消费者业务后有如惊世黑马顿时让世人刮目相看。仅仅8年,华为在这一领域的销售量增长了68倍,去年仅手机发货量就达到2.06亿台,成为全球三大智能手机供应商之一。今年第二季度,华为在中国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730万台,以38.2%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位。

6月27日,华为首次发布《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必由之路》的白皮书,这份白皮书不仅对全球阐述华为的知识产权立场,更说明了华为的崛起靠的是长期的研发投入和科技创新,其力量源自于8万研发人员的聪明才智和艰苦汗水。

华为至2018年底累计授权专利87805项,,其中11152项是美国专利,成为中国拥有专列最多的企业之一,自2015年以来获得知识产权净收入累计超14亿美元。正是这些“绝活”使华为变得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强大。

多年来,华为以每年销售额的10%以上的资金投入研发,近十年来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近5000亿元。仅2018 年研发支出就高达1015亿元,占销售收入的14.1%,在去年的全球研发投入榜单中,华为名列第五。

从2G、3G时代的追赶者,到5G时代的领军者,华为用32年的成长史谱写了一个中国科技企业走向世界科技巨头的传奇。

一家企业连续几十年高速增长,背后隐藏着太多的谜底等待人们去探究。如今的华为正高举着世界5G领导者的旗帜在攀登,背负着一个东方大国的科技梦在前行。

华为求才若渴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7月23日,华为给新入职的8名顶尖应届博士的高年薪方案曝光,一时成为网络热点,其年薪最低为89.6万元,最高达201万元。给新入职博士高薪,并不是华为富得流油所致,而是对高端人才价值的肯定。华为以此将在全球引进100至200名“超级天才”青年才俊。

在华为的科技人才库中,拥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从事基础研究的科技人员超过15000人。已经进入科技“无人区”的华为以大手笔布局基础理论研究,将一些名牌大学或者省级科学院远远甩开无数条街。

华为的各种研究院所分布于深圳、北京、上海、西安、武汉、成都、杭州、苏州、东莞。华为还分别在莫斯科、东京、伦敦、巴黎、全球不同城市建立了16个研究院/所/室,36个联合创新中心。

华为用自有知识产权累积起从数据接入到传输,从有线到无线接入网,5G承载网、5G核心网、光通信、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终端,网管平台,边缘计算、手机麒麟芯片、鸿蒙平台系统等让对手望尘莫及的科技王国。一系列智能科技生态产品和解决方案搭建起通往智能时代的桥梁,从而让华为拥有了全球核心竞争力和话语权。

未雨绸缪,尽管5G在全球才刚刚开始部署,但华为已经开始进行第6代网络解决方案的研究,即6G技术攻关。华为公司的研究团队正在与超过13所大学和研究机构就6G网络及其未来的应用进行密切合作。根预测,6G技术预计会在2030年之后面世。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胡坚波介绍说,5G关联的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和庞大产业,所产生的价值不可限量。5G将带世界进入万物互联的智能时代,将推动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深度融合。到2030年,移动网络连接的设备总量将超过1000亿个,移动业务流量将增长数万倍。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催生出12.3万亿美元的销售额,对全球经济产生长期、可持续的深远影响。可以说,谁占领5G制高点谁就可以占有未来发展的最大市场空间。

是什么力量在驱动着华为成为世界科技巨头?是什么使华为在科技征途上如此出色、如此矫健?

从初始资本金2.1万元人民币、3个员工到如今的18万人、年销售超过千亿美元的庞大公司,华为像一部所向披靡的战斗机。使命感、危机感和饥饿感的相互交织缠绕组成了华为发展原动力的基因,使其变得目标远大、动力澎湃和战无不胜。

从企业管理、市场营销、全球化、科技创新、人才队伍哪一个层面去探究,华为都会为世人展现出非同一般的精彩故事,其背后支撑的则是更为让人惊叹的独有企业文化。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媒体坦言,企业依靠资源不是长久之计,资源早晚会枯竭,只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他也曾经给华为提炼出:“团结、奉献、学习、创新、获益、公平”的6条企业文化精髓,但是能够让华为释放出超凡能量的企业文化绝非仅仅如此。

探究华为更为深层的文化基因细胞将更有意义。

狼性文化造就群狼团队。独虎难成气候,群狼却能造就伟业。任正非倡导的狼性文化内涵包括:敏锐嗅觉、不屈不挠的进攻精神、特别能战斗的团队意识。正是这些狼性生存法则成为华为几十年持之以恒的企业文化血液,演化成华为人的精神自觉。

打造奋斗为本的价值链条。华为的奋斗价值链条包含了奋斗者、公司、客户、供应商、经销商,所有的奋斗和付出都在提升全价值链条的价值。机会属于每一位奋斗者,创造、奉献才能成就事业成为员工的核心价值观。

华为人都要经过水与火的洗礼,烧不死的鸟就是凤凰。浴火才能重生,不经历练和挫折不可能有强大的执行力和创造力,更不能担当重任,这成为华为员工成才的法则。

一部《华为基本法》奠定企业的核心理念。1998年华为颁布了《华为基本法》,从此确立了华为的核心价值观和政策体系,一部法就像一面旗帜,引领了华为的价值追求、行为原则和决策系统。

中国需要更多像华为这样屹立于世界科技顶峰的科技企业,需要更多在自己领域探索不止、追求极限、历经风雨而不倒的企业。

中国需要更多像任正非那样睿智、谦逊、正直,有远见卓识和雄心大略的企业家,这位入选了《时代》周刊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的华为掌舵人,在面对美国肆无忌惮的超级重压所表现出的冷静、自信、从容大度和大格局,令世界为之点赞。以那张二战中美国被打残的依然高空飞翔的战机作为生死关头的精神图腾是何等的魄力和智慧?

尽管中国已经在高铁、量子通信、海洋深潜装备、海洋钻探装备、第三代核电技术、航空航天技术、全球导航系统、军民用无人机、超级计算机、太阳能产业、石墨烯产业等几十个领域的科技水平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可是,毕竟像华为这样能够引领一个未来产业,被美国感到威胁和压力的科技企业在中国依然是少数。假如,中国有100家、甚至1000家像华为这样的顶级企业,美国的超级大棒还举得起来吗?

今年7月公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名单中,已经有129家中国公司上榜。可惜,这些企业相对集中在金融、保险、冶金、资源、地产、汽车、能源等行业,科技企业的占比相对较小,这与美国、欧洲、日本的上榜企业形成很大反差。

中国的大国复兴需要更多的华为式企业,华为公司树立了创新发展的范例,其核心价值体系和理想追求正像一道闪电照亮了的中国科技企业的未来之路。

令人欣喜的是,眼下,中国企业的研发热情空前高涨,作为世界第二研发大国,去年全国在研发方面所投入的资金超过19000亿元,增长11.6%。目前,中国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已居世界首位,知识产权综合实力再上新台阶。2018年,全国发明专利申请量为154.2万件,同比增长11.6%。

假以时日,中国必定拥有更多的华为式企业,形成让世界刮目相看的科技巨头群,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集群,从而让西方失去对中国误解、傲慢和偏见的资本。假以时日,必定有成百上千家中国企业能够像华为那样为世界的未来创造价值、创造财富、创造产业生态,并改变世界的产业格局,只有那时,中国才能真正复兴、真正让世界折服和尊敬!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