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园园  >>  正文
明年经济,你关心的大都在此
胡园园
2019年11月28日

每年12月份, 经济界最关心的就是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既是判断当前经济形势和定调第二年宏观经济政策最权威的风向标,也是每年级别最高的经济工作会议。

那么,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议题会是什么?和民众联系最紧密的经济问题又有哪些?带着这些问题,笔者专访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著名经济学家魏杰。魏杰教授是2019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大奖的获得者,往届的获奖人包括厉以宁、吴敬琏、周小川等。在魏教授看来,如何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中之重,明年各类经济政策的制定都会围绕这个重心展开。

房地产是未来最大的风险点

明年可能仍然是还债的高峰期,2014-2016年货币量的增加导致中国负债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中国的还债高峰期。

在还债高峰期必须要做到一条:保障资金供给的正常。如果资金供给不正常,就会发生大量的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所谓的金融危机。为了确保资金供给,必须稳金融,而稳金融的核心是房地产。明年对于中国来讲,房地产是一个重大的压力,这也是未来几年最大的风险点。如果房价能稳住,能渡过房地产可能引发的这个难关的话,2020年稳金融问题就会轻松一点。

房价上升太快不行,但下跌太快也不行。应该在什么状态下稳住,值得我们研究。房价的下行能不能保持在我们可承受的范围内,是一个关键问题。而且现在看来,有些市场问题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规范,一旦出现连锁反应就非常麻烦。

北京的房地产目前似乎有个趋势,二手房有价无市。挂牌价格虽然高,但最后交易时都必须降价。2018年3月以后,我在北京一个中介机构机构上了10天班,因为你不能只看统计资料,还要观察一下房屋买卖者的心态。当时我就发现一套房子总价在300万到500万,就会有流动性,而且绝大部分是刚需。一旦上千万,流动性就很差了,一上三四千万就基本没有流动性。有一天,一位先生要卖奥运村边上的一套房子,面积也比较大,挂牌价格3500万。挂了半年没人问,很着急。那天他专门来中介机构正好碰到了我。这时来了两位看房者,他特别热情的告诉人家我这房是精装修,而且没有住过,可以拎包入住,如果一次性付款的话可以打折,3000万怎么样?那两位先生听完之后来了句,老兄,我们不是缺那500万,而且是缺3000万!

这就让我注意到一个问题,这些高价房谁来接盘?这是一个大问题。明年如果出现房价回落太快的话,一些房地产政策就要缓步推出了,比如房地产税就不能那么着急了。太着急会加速房价下跌,不利于金融稳定。房地产稳住,才能稳金融。

今年考验我们的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基本爆雷,是股市的非理性下跌,我们经受住了考验。而明年最大的考验或许就是房地产问题。如果目前的房地产政策不调整,2010年之后购房的人要有资产价格缩水的心理准备,未来两年房价有可能会跌破当时的买入价。

股市或迎来新的契机

股市最核心的问题是需要加强依法治市,必须改变目前违法成本过低的问题。而看股市的好坏并不在于看指数,而是要看两个指标:股市的违法事件是否减少?以新开户人数等指标来衡量的投资者信心是否有所回升?按照今年依法治市的推进力度,明年的股市或许能迎来转机。

而稳定股市也是保证资金供给的重要条件。 股市如果不能稳定,资金供给一定会出问题。因为现在大量上市公司的股票已经质押了,如果股票跌到不该跌到的区间,就会导致大量的平仓,这样很快就会影响到资金供给的正常运作,所以一定要稳定股市。那么怎么稳呢?一是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完善上市公司治理,加快退市审批;二是减少行政干预,把股市还给市场;三是推动保险资金、社保资金等中长期的资金进入股市。股市如果稳不住,公司缺钱,中国的企业就很难进一步发展。

GDP增速破6的压力很大

明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很大。从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看,GDP增速为6%。我原来还比较乐观,以为明年GDP增速还会是6.0,预计2021年会破6,并认为明年会保持在6以上。但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有点过于乐观,因为下行的压力仍然会非常大。

为了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我认为中国必须要做两件事,一是营商关系必须加速调整,国务院推出关于推进营商关系调整的条例是对的,如果不调整,不进一步放开企业的话,企业的压力会更大。第二件事是继续减费减税。

今年我们减税主要减的是增值税,把增值税原来的三个梯次作了调整,2018年增值税的三个梯次中,一个是制造业16%,交通运输业和建设业是10%,服务业是6%,今年所作的调整主要是四个要点,一个是把制造业增值税16%降为13%,一个是把10%降到9%,服务业的6%不动,但是增加了抵扣,由过去20%增加到抵扣40%。

另一个要点是把微小企业的增值税起征点提高了,原来是一个月3万营业额、一年达到36万就要交税,现在起征点提高到一个月营业额10万、一年120万才交税。我们国家微小企业一年营业额达到120万的很少,所以这等于把从事各个产业微小企业的增值税都取消了。对于今年的减税,我们从拿到的数据推算下来,今年减去的税额在1.5万亿左右,这是什么概念呢?去年我们的增值税税收是6.1万亿,今年等于减去了四分之一的增值税。这个减税幅度对于那些因为成本上升而面临困难的企业还是有点作用的。

但我认为力度还不够。我建议明年继续减税减费,而且建议把增值税现在的三个档次合并为两个档次,不断增加企业的活力。

中美贸易摩擦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明年会减弱

明年中美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会趋缓,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度不会变,但力度会有所调整。而中美贸易摩擦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已经释放的差不多了,明年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于中国内部。

中美摩擦会长期存在,但中国和美国绝不打冷战,也不能热战,这是原则。过去美国对中国是合作与牵制,现在是遏制,我们要适应这种变化,在美国的遏制中崛起,崛起与发崛起是新常态。

而中国要崛起,我们要做好三件事:一是继续强化制造和市场两大优势,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开放物质产品市场、服务业市场和投资市场,成为市场大国; 二是加快补技术创新的短板,增加社会技术创新的资金支持,大力发展实验室经济,调动人们技术创新的积极性;三是构架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落实好“一带一路”的倡议。如果能做好这三件事,未来中国还有继续上升的空间。中国的崛起是必然的,不是任何人能挡住的。

中国日报高级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