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请把善良传递下去
孙瑞生
2020年02月06日

2020年,鼠年,当14亿中国人还沉浸在“鼠你有钱”“鼠你幸福”的美好愿景中欢度佳节之时,一场猝不及防的灾难悄悄降临。

肇始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虽是一粒小小的“老鼠屎”,却产生了原子弹爆炸般的无穷威力,短时间内攻城掠地、摧枯拉朽,把整个中华大地侵蚀得体无完肤。

鼠年生肖剪纸。 资料图片

武汉,封城!中国,告急!

任何人没有预料到这次疫情会如此巨大而又这么严重,它比2002年——2003年发生的“非典”有过之而无不及,传播速度更快。

然而,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得坦然面对、积极应对,中华民族向来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同时也是一个不屈不挠、不会被任何困难吓倒的民族。几天时间内,全民总动员,全国上下打响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阻击战;全国各地驰援武汉,上演了一场新时代的“武汉保卫战”;84岁的钟南山1月18日奔赴武汉,给国人战胜疫情以无比巨大的信心和勇气;与病毒和时间赛跑,武汉火神山医院9天建成,再次见证了令人惊叹的“中国速度”;“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呐喊,发出了举国上下排山倒海、共赴国难的最强音。

这几天,最让人揪心、牵动国人神经的地方莫过于武汉,这座有着九省通衢之称的城市,论地理位置,堪称中国的“心脏”,同时,她也是一座繁华的城市,一座英雄的城市,然而因为疫情,街上一时万户紧闭、空寂无人;每天打开电视,看到直线上升的死亡病例,实在让人痛心而又无助;想象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痛彻心扉的呼唤、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天崩地裂,怎不让人难过万分;再看全国各地十万火急、驰援武汉,广大医务人员告别年迈的父母、撇下年幼的孩子、生离死别、奔赴前线,感动之余怎不让人泪目?

春节期间,昔日繁华的武汉街头空无一人。周荔华摄

所谓国难兴邦,只是万不得已,谁不希望国泰民安、幸福安康?在此危难之际,作为一名普通人,我们不能给武汉提供什么援助,也不能给弱者多少帮助,我们只能默默祈祷,疫情尽快过去,春天快快到来。不是说,只要好好在家待着,就是给国家做了贡献吗?仅此而已吗?

在这个稍微有些漫长而不幸的春节,我们是否该沉下心来,静静反思一下我们自己?虚度了怎样的光阴?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情?和大自然发生了怎样的碰撞?

2月3日,武汉市内车辆稀少。朱兴鑫摄

这场灾难虽说来得太突然了些,太猛烈了些,但我们能说自己是无辜的吗?

我们不能因为2002年出现“非典”疫情,2008年发生汶川地震,2020年又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就怨天尤人,认为是老天爷不眷顾我们,是中华民族多灾多难。笔者以为,如果说汶川地震完全是天灾的话,而SARS和2019-nCoV,更多的是人祸,是我们国人吃的东西太杂了点,活得太任性了点。

再则,疫情发生了,其实并不可怕,中华民族、华夏子孙是经得起苦难的,是从来战胜不了的,而可怕的是人性,是一些普通百姓不守规矩的本能,是某些政府官员应对疫情的态度。从这次疫情短时间内扩散至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就能看出我们对传染病的预防是多么缺乏;应急机制多么不完善,经不起半点考验;一些官员是多么的官僚,四平八稳,心中只想着政绩,而不装着百姓;个别群众又是多么的麻木不仁、心存侥幸,依然不带口罩,到处乱跑。殷鉴不远。17年前,我们刚刚经历了“非典”的惨痛教训,而伤疤尚未痊愈,却又一次栽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阴沟里。两次失足,如出一辙。

此时,我回想起发生在英国亚姆村的故事。

十七世纪,欧洲历史上最恐怖瘟疫“黑死病”数次肆虐欧亚大陆,近1.5亿人因此丧命,英国也不例外。1760年代,从伦敦过去的一个商人将黑死病带进了曼彻斯特旁的亚姆村,很快这个只有三百多人的小村庄就有人被感染,村民们开始准备朝北部逃离。一个叫威廉莫伯桑的牧师站了出来,他坚决反对村民们往外逃离。他对村民们说,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经感染了,逃与不逃都是死,但逃出去一定会传染更多人。“留下来吧,让我们把善良传递下去,后人会因祸得福。”

最具牺牲精神的英国亚母村阻击黑死病,永留青史。资料图片

村民们最终听从了威廉牧师的劝说,都表示愿意留下来。在牧师的率领下,大家一起在亚姆村的北出口筑起了一道石墙,用于阻隔人员流动,以免疫情的无限扩散。到了1666年8月,瘟疫对这座封闭的小村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全村344个村民中,只活下33人。威廉牧师最终也死于黑死病。但就是这个亚姆村,成功阻截了黑死病朝北传播,为英伦半岛留下了一个后花园。

当时,威廉牧师让村里的石匠将逝者留下的话刻在石碑上,石匠也死去后,就让每一个垂危的病人都提前写好自己的墓志铭。以至于今天人们再去亚姆村游览,依然能看到三百多座墓碑上那些催人泪下的语言。一位医生写给回娘家的妻子这样一句话:“原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爱,因为他们需要我”;一位矿工写给女儿的是:“亲爱的孩子,你见证了父母与村民们的伟大”……

威廉牧师的墓碑只写了一句:“请把善良传递下去”。

钟南山坚毅不屈的形象,给武汉市民和全国人民战胜疫情以无比巨大的信心和勇气。资料图片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这句话是不是对我们当今的国人振聋发聩。此次武汉疫情虽然可怕,但更为可怕的是,赶在1月22日武汉封城之前,有29.9万人离开武汉,这些人当中,多数应该是不知情者,趁着春节假期走亲访友、外出旅游,但也有为数不少的人,明知自己有携带病毒的嫌疑,却赶在封城之前出城,并为自己的“英明之举”欢欣鼓舞、喜不自禁,四处游逛,唯恐天下不乱。他们丑陋的行为足以暴露我们民族的某些劣根和弱点。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是否也给国人胡吃海喝再次敲响了警钟。恩格斯曾说过:“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中国人有滥食野生动物的不良习惯,有关研究结果已经表明,2002年的SARS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是吃什么果子狸和穿山甲等导致的,而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是蝙蝠,是某些吃货吃蝙蝠惹的祸,是自投罗网,自寻祸端。

全国各地驰援武汉,山西援鄂医疗队在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患者进行治疗。 袁兆辉摄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我们中国人喜欢张扬,喜欢炫富,觉得有钱就无法无天、不可一世。无论走到哪里都大声喧哗,在世界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能留下中国人不守规矩的痕迹。此次借控制疫情扩散之机,我们宅在家里,是否反思一下自己,今后是否做一个文明人,做一个有约束、守规矩、受人欢迎、受人尊重的人。德国哲学家康德说过:“一个人的缺点来自于他的时代,但美德和伟大只属于他自己。”作为一个人,我们要做到心有所惧、心有所畏、心有所戒。要言而有信,行有所止。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也许有些人觉得,今年这个春节过得有些过分,看手机看得眼花,因为疫情,连元宵节也热闹不成。可是反过来看,这难道不是一种享受吗?一家人其乐融融,在充分享受美食的同时,也享受一下读书的乐趣,把那些平时想读而没空读的书拿出来,一杯清茶,一本好书,这种简单而高雅的生活不正是最有意义、值得我们追求的吗?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我们有些人觉得这个春节实在无聊,只能宅在家里,不能外出,但我们上了年纪的父母是否窃喜,失去了多少年的天伦之乐终于又找到了,有子女们守着,这个年过得实在有滋有味;我们的孩子是否偷着乐,没有大年初四就被父母逼着去补课、上奥数,疫情这段时间对他们个人而言是一生中最放松、最美好的时光;我们自己是否也感到,今年这个年不仅没有失去什么,反倒收获了许多,向来挂在嘴上而没有尽到的孝心,终于尽到了,也没有因为和朋友们大吃二喝伤了脾胃,一家人手拉手在小区里散步,享受着久违的慢生活。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我们不能因为有钱就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怎样吃就怎样吃,穷奢极欲、酒池肉林的靡滥生活等同于慢性自杀。“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同样,灭人类者,人类也,非动物也。我们在善待亲人、朋友的同时,也要善待与人类和平相处的动物。无论果子狸也好,蝙蝠也罢,它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也不能让你延年益寿,更谈不上长生不老。

青岛海滩,工作人员喂养鸽子,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画面。解传姣摄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不止是动物不能任意虐待和屠宰,就连路边的一花一草一本也不能随意破坏、践踏。它们装点了我们绚丽多姿的生活,给我们制造了清新的空气。也不要乱扔垃圾。卫生连着你我他,美丽家园靠大家。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我们是否该收敛一下张扬的个性,不要为了自己舒服在火车上一个人占几个人的座,不要为了公交车上抢一个座位和人大打出手,不要无理取闹向白衣天使拔刀相向,不要因为孩子受了老师的一点批评就大闹校园。我们检点一下自己的行为,反思一下自己的过去,有什么地方对不住身边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是否给善良的人造成了伤害,给无辜的人带来了不快。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经此一“疫”,我们发现,钱不是万能的东西,身体好才是真的好;位高权重也只是过眼烟云,在一个清爽的早晨,能不戴口罩而在马路上深深吸上一口新鲜空气比什么都重要;每天围着酒桌交杯换盏、醉生梦死,是糟蹋生命。我们也不要觉得这段时间憋屈坏了,幻想疫情过后和朋友们一醉方休。珍惜生命,从现在开始。

请把善良传递下去。我们还要有信仰、有追求。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一个没有追求的人同样如同行尸走肉。有信仰的人活得是人,无信仰的人活得是命。多难是否兴邦,关键就在于,在每一次苦难中的这个邦的人民是否能够成长,如果遇到灾难就不顾一切的裸奔,灾难就永远成为灾难,再来一次,还是一样。只有在灾难中的人民,重塑了自觉的信仰,无论这灾难导致了多大的危害,才算真正战胜了灾难。

当下,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信仰和追求。希望我们携起手来,众志成城,战胜疫情,迎接更加美好灿烂的明天!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