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冬梅  >>  正文
胡冬梅:疫情中,银川二中切换授课模式迎接空中课堂到来
胡冬梅
2020年02月16日

2月17日,宁夏空中课堂整体开课,新形势下的新方式,怎么才能更好地达到教学目的?老师适应否?学生适应否?技术能否支撑住?银川市第二中学2月16日进行了一次网络试课。

2月16日上午,银川二中的王淑珍老师在家里开启了直播,为102名2个班的高一学生讲授语文课。2019年12月,她经历了一次手术,她所教授的两个班的孩子都盼望着王老师尽快回到学校。

在家休息康复的王淑珍也一样焦急回到自己心爱的讲堂。“自从手术以后,一直休养在家,讲台上的挥洒自如还是很让人陶醉留恋的。这次严重的疫情让本该按部就班上课的我们猝不及防,能不能如期开学,成了大家关心的话题!”

本来还有一个月的病假时间,这次空中课堂,她提前走上了工作岗位。

早上10点40分,高中一年级疫情期网络视听课第一节由王淑珍开讲。

对于第一次直播的她,一切既陌生又慌乱,虽然前几天已经做了准备,还是发生了一些小状况。早晨十点王老师打开直播间,看到没人竟然就点了下课!

“完了,没法上课了,我赶紧赶快求助学校的李凡老师,李凡老师很快帮我解围,真的太感谢李老师了!”

王淑珍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语文老师,她的一位学生陈姝瑜曾在一篇作文中这样形容她:

那是一个仿若从画中走出的女子。利落的短发,弯弯的柳叶眉,双唇时而微抿成一条线,时而向上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双眸子黑得纯粹,像夜空;而那夹杂在其中的点点笑意,却又像是星光,照亮了整片夜空。她站在那里,笔直如青松;走起路来,又总是昂首阔步,步步生风。大衣长摆被风卷起,在她脚边,步步生莲。

今天的第一节网课她选择了讲《诗经》中的名篇——《氓》,怎么面对镜头,有镜头感,以什么样的状态在同学们面前亮相呢!

“我想既然讲中国诗歌的源头《诗经》,诗经又是那样的唯美,诗经里的女子又是那样的完美,我毫不犹豫的选择旗袍,一件水墨。着水墨旗袍,读最美诗歌,这才是相匹配的!”

“很久没有上讲台了,今天又是我平生第一次的空中课堂,为了讲好第一课,我找了十几份资料按照我的思路做成了一个完整的课件,用两个电脑直播!怕说错,另一部电脑提示文字,一部电脑直播!,”

直播中,让王淑珍感动的是孩子们都很配合,很认真,为了让同学更好感受到《氓》的意境,她在直播课中播放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于文华老师演唱的《氓》,下边竟然有同学打字说“我听的都想哭”,看来孩子们入境入情了。王淑珍及时和孩子们互动连麦,像平时课堂上一样,孩子们很动情地朗诵,也感动和感染着她!

王淑珍说:一堂课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其实,空中课堂和实地课堂是没有本质的变化,只不过传输的方式不同而已,只要用心,课堂依然美丽!我喜欢这样的课堂!

一周前,面对“延长”的假期,为落实好教育部、宁夏教育厅关于延迟开学后“停课不停学”的相关文件要求,充分发挥宁夏“互联网+教育”的优势,切实保障同学们的身体健康和学习进度不受疫情影响,银川市第二中学积极探索借助宁夏“教育云”平台、智学网、乐课网等平台开展银川二中在线直播课堂教学活动,确保学生在家也能够享受到优质的教学资源。学校多次视频会议商讨,由课程教学处根据开学后的实际情况,制定了一套科学的、切实可行的线上学习方案。

苗阳是银川二中高一年级的年级主任,又是班主任,早在三天前,他就把2月16日——2月29日网络课程表,发到了每个同学手中。

直播第二节就是苗阳的数学课,这位中学数学高级教师,自治区级骨干教师,第一次面对没有教室、没有学生、没有黑板的直播间,平日里在三尺讲堂上运筹帷幄的他竟然也是既好奇又紧张。

“小小的电脑屏这头是我,那头是105双眼睛,瞬间孤独感袭来,好紧张啊!不知所措之际,试探着说出第一句话:大家能听到我的说话声吗?” 平日里在三尺讲堂上运筹帷幄的他竟然也是既好奇又紧张。

在直播视频中,苗阳坐在书桌前,对摄像头举着教案,大声讲解:“什么叫数列……”过去,他在黑板前为学生授课和答疑,现在,他面前是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好,回答的不错,请坐!

讲到兴起时,同学回答完问题,他还是过去的老习惯,请同学坐下。

“我要想办法和他们互动,不能自己在那里唱独角戏”。讲到一个知识点,苗阳会有意识地停下来留些时间询问学生的听课效果。这时,学生会通过打字或者开麦的方式表达意见。

一小时的直播很快结束,实际上,为了这一小时,苗阳付出的准备要比平时多了很多。看到同学们在评论区 “老师辛苦了”“老师,谢谢您” 的留言,他欣慰不已,有为师的欣喜,也有第一次成功上完直播课的成就感,感觉自己由一名霸气侧漏的老师变成了公众人物,甚至秒变成三线主播!由最初的紧张不安、小心翼翼到游刃有余、侃侃而谈,心中多了一份坦然与释然。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没有办法如期开学,但是“听课不停学”,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我们各位老师都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主播”,开展网上直播在线课程。“

刘进,银川二中年轻有实力的英语教师,为了讲好网络课,为直播做好充分准备,他提前进入工作状态,自学,培训,直播具体操作的摸索,同时还要做好未返银学生的信息统计、核查工作,一切从零开始学习,让刘进感到又忙碌又疲惫,内心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有些焦虑的影子。

他连续好几天在备课组群里和大家开会集体备课,一遍又一遍的修改课件,只为第一次直播能够顺利进行。

总算那一刻来临了,刚开始,一个假期都没咋说英语,刘进调侃说自己嘴里还有点拌不过来,学生在讨论区时不时就发来一些有趣的评论。慢慢的,他逐渐进入状态,各种表请,神采飞扬,与学生的互动也是锦上添花,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匆匆而过。点了下课,刘进就迫不及待地发了个朋友圈,还坚信自己是一个有潜质的主播!

刚进入不惑之年的熊志刚是一名物理老师,一提起直播,他说最头疼的就是自己刚两岁的儿子。

“家里面有个两岁小宝宝,我备课的时候不能被他看见。有一天,他看到我备课,就爬到电脑上,不停的用手拍击屏幕,拍击键盘,把我做好的东西都弄乱了。我拉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他就大声的哭喊,我只好关掉电脑,把电脑藏起来,哄了很久才乖。我只能在晚上,小宝宝睡着之后再打开电脑,把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继续完成。”

备课变成游击战的熊志刚苦恼的还不是这一点,很多平时备课的资料、素材都在学校办公室的电脑里,家里面的电脑内容很少。他不得不搜索查阅很多资料,给孩子们去选题去组课堂中的练习题。

熊志刚说:我从一个站了十几年讲台的老师,变成了一个面对电脑的“主播”。今天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心里还是充满了忐忑,对自己的表现也有怀疑,还好在我和学生共同努力配合下,一切都顺利的完成了!很开心!

今天直播时间,学校安排给熊志刚的时间是下午17:20分,他直播时,为了避开儿子的打扰,把电脑搬到了阴面的一个小卧室,坐在墙角的小凳子上,打开电脑给孩子们上课。

就是这样,两岁孩子牙牙的声音还是会时不时传到直播里。

熊志刚感慨到:有那个小捣蛋,在家里办公真的是太不方便了!

直播结束后,他把作业发到群里,让学生们去完成,拍照提交打卡。熊志刚说他会一份一份认真地批改,发现问题。如果个别学生有问题,他计划以微课或者微信语音的形式给他们单独讲解,让学生明白,家长放心,争取保质保量完成教学任务。

“春天来了,你就是一棵小苗苗,要给你施肥,怎么补氮呢,高温高压合成氮很贵的,小朋友啊,在许多化学实验中……哎呀,这是谁干的?哎呀,我的屏幕有些不稳啊!明白了吗?对着电脑点个头?”

不要怀疑,对,这是一节生动的直播课,主播就是张晓银老师。一名化学老师的幽默表现得淋漓尽致。轻松的背后是他的焦虑。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教学方式,在开课前的一个星期,心理的焦虑达到了顶峰,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环境,你无法面对学生的双眼,你无法把你对知识的理解与感悟通过丰富的肢体语言和变化多端的表情融合在一起,让孩子们感受知识的灵性、现在,开始每天反复学习与演练,查资料......

第一次直播,他点了全班禁言,这是他专门找到的功能,就是要让小朋友们上课专心,不让他们打字,每讲完一个知识点,他还会特意说听懂的小朋友冲着屏幕点个头。

将同学们一直称呼为小朋友的他一直在思索:如何将面授微失的东西给他们补回来?如何将知识活灵活现的给他们呈现出来,如何将静态的知识动态的表达出来,死命的学习。上课了,面对镜头,完全投入状态,导入课件、导入视频、电子屏书写......但自觉和不自觉的会感觉有人在你后面紧紧盯着你,一节课结束了,但愿孩子们能尽多的接受吧!

疫情可以阻断老师同学去学校的路,却阻不断学生学习的热情和教师的敬业精神。

上完网课,老师们都会布置作业,学生做完之后,拍成图片,上传智学网。

刘霞,银川二中课程教学处主任,在校长的安排下,课程教学处组织安排了银川二中整体网课教学。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国家停课不停学的要求,他们从大年初一开始就考虑宁夏“云平台”和智学网“智空课”平台,从开会做出决定到线上开课,学校3天时间请智学网工作人员完成了64个课程包,832节课的课程配置,64个老师的培训及各种问题的在线处理。

由于疫情严重,全国“开学不返校”。学校多次开视频会议讨论方案,为了让直播课的顺利进行,他们对三个年级的上课时间做错时安排和调整,为了确保学生在家能“正常”学习, 针对三个年级的学生分别安排了“作息时间”和“课表”,要求老师和学生严格执行。每个年级每个班的课程怎么安排,高中三个年级要错峰学习,避免服务器太拥堵,每一个环节她都要考虑到,每位老师的直播培训,技术背后支持,这些问题都要一一落实好,才能真真正正做好一校一策的高中空中课堂。

2月16日线上试课,刘霞欣慰地感叹:全校没有一位老师掉队,全体学生全部在线上课,一个都没有少。我们的老师都太敬业了!

高一17班樊佳芮说原本今天开学的我们,因病毒的肆虐,我们与老师们在"智学网"上如约相会。原以为老师们会对线上授课略有生疏,但是今天我所见的只有老师们熟练地标画圈点和幽默地互动交流,可见老师们为这次线上授课做的充分备课准备,在线上课对于高中生的我们固然有益有弊,我们要做的只有将自控发挥到最大化。

高一一班孙仕浩同学说由于疫情的爆发,这个寒假我们都变成了宅男宅女。网课对于老师和学生来说都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上课方式非常考验学生的自觉性,但同时对于善于自学的学生无疑更加方便。上网课时记笔记更加自由和方便,下课后因为有回看可以更方便的查漏补缺。一开始我对于网课时师生能否很好的互动很担忧,后来发现老师可以与同学连麦回答问题朗读课文,我们也可以通过发送评论来和老师互动,上课时氛围很轻松。

高一18班的姚远,一个劲的感慨:没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自己也在没有铃声,没有了课前同学们的叽叽喳喳声,没有了同桌的交头接耳中就开始学习,从屏幕中看到久日不见老师的和蔼面容和“你们想我了吗?”的问候声,他顿时又打起了精神,认真听讲,疫情当前,唯有认真学习,因为有太多的逆行者在为我们此时的安全而负重前行。

在高一(6)班姚汝昌的眼里,改变常常意味着挑战与进步。第一天的尝试,无疑是对我们的莫大鼓励与安慰,从清晨的“众志成城抗疾”班会,到傍晚的“开辟新航路”微课,虽然班主任连麦几次卡顿,调试几次才顺利进行,可是这丝毫不影响我们学习的效率。

上一堂课,给心灵吸个氧。郎朗读书声,最抚焦虑心。一场冠状病毒的疫情让每个人的心情都随着疫情数据变成了无限上下的抛物线。宁夏互联网+教育平台建设,让疫情期间的学子们很快转战进入新的学习模式,明天,宁夏整体空中课堂将正式开始,家家户户的朗朗读书声将成为2020年2月饱含力量的声音传到我们心里。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等待,不是消极地走向明天,而是抓紧岁月的希望,让从容镇静的心态引领你走向前方。当等待的旋律重新变为全民交响乐的那一天,我们就会再次看到清晨操场上青春脚步,讲台上老师用心授课,教室里同学们朗朗书声,那些走在路上随处可见的同学,那些在校园门口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那些熟悉而温暖的景象都会回来。(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关于作者:胡冬梅,中国日报宁夏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宁夏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