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明江  >>  正文
方明江:加快探索改革系统集成的广西样本
方明江
2020年05月18日

5月17日,新华社刊登《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广西再次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确定的各项改革任务提出了改革“三个阶段”的重要论断,即:前期“夯基垒台、立柱架梁”,完成各领域标志性、支柱性改革任务,为更大规模改革施工打基础;中期“全面推进、积厚成势”,不断攻坚拔寨,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当前阶段是“把着力点放到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上来”,加强改革配套组合,放大改革效果,形成实现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的合力。因此,《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的出台,对广西而言,无疑是释放改革系统集成效应的历史窗口机遇,对推动广西各方面改革走向成熟具有重要意义。笔者以为,以下三个方面值得思考:

首先,探索形成改革系统集成的广西样本,关键是要抓住并始终把握广西深化改革的中心主线。从横向看,广西当代发展主要经历从沿海开放到西部大开发,从风生水起北部湾到“三大定位”四个阶段。这期间,广西切实取得长足发展,也扩展了国家发展战略回旋空间;但从横向看,广西与东部地区发展差距依然较大,仍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短板和薄弱环节。因此,要牢牢把握开放这张牌,处理好开放与发展的关系。

一是通过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加大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铁路、公路规划建设力度;推进海上、内河、航空互联互通,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信息互联互通建设)和产业转移对接(实施全产业链承接产业转移、集中力量打造石化、钢铁、铝精深加工等三大资源型产业集群、加大商贸物流集聚区发展、创新推进“飞地经济”园区建设、推进产业创新平台建设)力度。二是支持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积极打造“一带一路”的海陆空战略枢纽。以广西机场集团、北部湾航空为载体,形成“空中丝路”枢纽;以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为载体,打造北部湾港口群,形成“海上丝路”枢纽;对接中外运输,建设集铁路干线运输集散、公铁海联运、铁路口岸三大功能于一体的广西国际铁路产业经济区,打造“陆上丝路”枢纽。三是积极稳妥“走出去”,积极争取海外优质投资项目。鼓励有实力的企业主动担当起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先遣队”,积极稳妥“走出去”。

其次,探索形成改革系统集成的广西样本,关键还是要创造条件实现深化改革的系统集成。实现广西深化改革的系统集成,必须是有的放矢的系统集成,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增强改革系统性、协调性的初衷。改革举措的系统集成,就犹如人体的循环系统,自然就有结构和关节,这些关节就是实现改革措施最终实现系统集成的关键处和紧要点。因此,这就要求在推进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至少要做到四点。

一是在广西深化改革的重点攻坚中创造改革系统集成的条件。根据广西全区推进各领域改革措施的总体布局,注意要区分层次,搞清楚主次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盯牢关键环节和要害节点,集中火力进行定点爆破,把最有节点效应的关键举措实现串联起来,完成联动推进。二是在把握规律中创造形成广西深化改革系统集成的条件。发展有其客观规律,改革也有其内在逻辑,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改革与发展、改革与开放要有机融合,防止出现“两张皮”现象,确保改革与发展“两条腿”稳步并行。三是在差序格局中创造改革系统集成的条件。针对不同制度、不同阶段及不同形式设定的差异化改革周期和路径,要区别对待、渐进实施,必须精准施策,滚动破解、阶段推进,避免改革内容泛化及日常工作化。四是在抓实抓细中创造改革系统集成的条件。对改革举措制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要形成同步联动改革的责任链,实行“一篮子”政策打包、“一杆子”举措集成、“一站式”协同推进。

最后,探索形成改革系统集成的广西样本,关键是要注重改革系统集成的具体打法。深化改革需要思想的发动,更是知与行的具体结合,还是存量与增量的统一,也是执行与考核的闭环。因此,在落实改革的打法上更需要策略与技巧。

一是在推进广西深化改革系统集成的具体实践中要注重试点集成与项目牵引的效应。目前,各类单项性试点多,综合性试点少,有的还存在政策不集成、举措不协同、试点不同步的问题,影响了试点效果;有的试点牵头单位相互交叉且试点内容相互重叠,有的试点设计特殊性、地方性较强,普遍性不足,致使有的试点试而不广、试而难推。而项目牵引则要从项目落地见效,全流程梳理改革逻辑链条、设计改革事项、集成改革举措,避免出现“单只脚走路”的现象,拖了改革的后腿。二是在推进广西深化改革系统集成的具体实践中要注重上下联动与督评弥合的效应。推进广西深化改革系统集成不仅要上下联动、同频共振、整体推进,避免出现“下动上不动、打折来推动”的现象,还要将改革督促评估贯穿于改革的整个过程,实时跟踪改革最新动态,最大化弥补因方案设计不完美而产生改革负面影响。比如,广西当前推进的交通网、能源网、信息网、物流网及地下管网“五网”大会战。三是在推进广西深化改革系统集成的具体实践中要注重制度先行与制度耦合的效应。制度先行是通过找准专项制度、专项规划不衔接、不匹配的症结,从制度统筹上入手,进行制度安排,从源头解决问题。而制度耦合就是要把整个“权力运行链”规范、串联起来,形成相互耦合、相互促进的制度整体。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会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专栏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