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周项  >>  正文
张周项:女子确诊前连续六天兼职,哪可恶了?
张周项
2021年01月19日

这两天,“智慧长沙”一篇报道的标题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众议。

这篇惹祸的标题叫“可恨!26岁石家庄女子确诊前连续六天下班兼职”,是该媒体入住某APP账号发布。内容则取材于河北省卫健委14日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轨迹,其中提到一位女病例在去年12月25日至31日,每天下班后骑电动车去附近辅导班兼职。

“年轻女性”、“连续六天兼职”,这位病例的经历确实在网络上引发不少关注,不少媒体用“年轻人有多拼”、“成年人没有容易二字”等标题进行报道。但称其为“可恨”,还是击穿了舆论场下限。

从法律上来说,这位病例的行为没有不当之处。她是在去年12月25日至31日兼职,今年1月13日才确诊。她兼职时并非确诊病例,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法规限制其出行。她去辅导班兼职,没有任何问题。

从整个抗疫形势来看,这位病例兼职的时候,整个河北疫情尚未起来。直到她结束兼职的1月1日,整个河北省都还无新增病例;1月2日河北省才新增一例,突遭本轮疫情反扑。当时的石家庄处于低风险状态,生活基本上一切正常,一名年轻人下班后兼职,有什么可指责的?

从这位看,这位病例确诊后应当是很配合流调的。她在1月12日因发热到医院就诊,当天核酸检测阳性,次日凌晨被确诊。1月14日,河北省卫健委发布的新增病例详情上,已经包含了其全部行动轨迹。

河北省卫健委并未公布其职业,只是出于防控需要说她在医院上班。一个合理的推断是,这位病例出于职业和工作环境的原因,很清楚流调的重要性,并在第一时间给出全部信息。这种对流调配合、对大家健康负责的态度值得赞许,怎么就变成“可恨”了呢?

至于该名女子为什么兼职、究竟生活状态如何,还是不要去乱猜测的好。或许有人能从中感慨一句“当代年轻人有多拼”,或许也有人能联系到压力有多大。但拼也好、压力也好,下班后做什么本是当事人私事,是在疫情的特殊情况下才不得已公布。

疾控部门公布确诊病例信息的目的,也并非让大家窥探其生活,而是排查自己是否有密接可能,做好防护。

1月17日早晨,“智慧长沙资讯”通过其微博账号发布道歉信息,涉事编辑已受到处理。这件事情终究会过去,但也给所有的小编提了个醒:新媒体时代,取一个惊世骇俗的标题,或许是获取流量的捷径,但也是最容易翻车的操作。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