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周项  >>  正文
张周项:特朗普这四年
张周项
2021年01月21日

华盛顿时间1月20日中午十二点,拜登接任美国新一届总统。在此之前四个小时,特朗普已经离开了这个他发号施令四年的地方。

四年前,特朗普从奥巴马手里接棒前,就发推特说“平稳交接权力不可能”,最后就职仪式还是顺利举行。四年后,即将离任的特朗普闹了好几场官司,甚至鼓动支持者来个国会山一日游,但最后还是服软。

甚至在他的告别演讲里,特朗普还贴心地谴责了国会骚乱,全然不顾那些冲入国会的人是受他鼓动而来,打的也是抗议选举不公的“勤王”旗号。

点击图片查看视频

唉!为总统不惜一战的美国“红脖子”们,这份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特朗普辜负的,又何止“红脖子”。四年前他以政治素人身份杀入总统大选,曾放出豪言“让美国再次伟大”;四年过去了,美国再次伟大了吗?

从经济上看,2016年美国经济总量是18.6万亿美元;2020年数据还没出炉,但第三季度下跌2.9%,全年往好了估计也不会超过19.71万亿美元。

同样的四年间,中国的经济总量从74万亿人民币增长到破百万亿。谁在蓬勃发展、谁在萎缩衰落,一目了然。

2016年,特朗普接手美国时,失业率在4.9%上下徘徊。2020年,经过疫情折腾的美国,失业率升到6.7%;其中峰值达到25%,堪比1930年代的大萧条。

2016年,美国贫困人口为4060万。经过特朗普一年的折腾,这个数字扩大到了4200万;2019年总算降低到了3400万。但2020年的数据尚未公布,考虑到疫情的因素,只会多不会少。

这些数据的背后,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大量举债。联邦预算赤字从2016财年的5840亿美元飙升到2020财年的3.3万亿美元,公共债务则从19.9万亿美元上升到27.7万亿美元。

可以说,特朗普这四年,对内确实让一部分美国人摆脱了贫困,但付出的代价是大量的公共支出和负债。

对外,那就一塌糊涂了。

2016年特朗普接棒时,美国在世界上少有敌人。跟中国,以生意关系为主,一起挣钱;跟欧洲是传统联盟,打得火热。

特朗普上台后,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从2018年打到今天都没个头。对自己的欧洲加拿大小伙伴也是极尽搜刮之能事,在关税上吵了好久。对国际组织,则各种退群,不惜放弃好不容易挣来的群主身份。

对被自己定为敌人的伊朗,则直接派无人机干掉对方第三号人物,惹得特朗普被伊朗通缉。这一通缉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但对美国的威信是个不小的损伤。对跟自己感情深厚的以色列,特朗普也是不惜血本,把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还承认以色列占领叙利亚戈兰高地的事实。

可以说,在特朗普手中,美国外交完全失去了弹性,用“四面树敌”形容并不过分。

甚至是就职典礼这种仪式性场合,特朗普也没能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体面。四年前他就职时,奥巴马虽心有不甘,却很大度地在白宫迎接他,好歹维护了两人、两党的面皮;到了特朗普下台时,整个华盛顿只剩下国民警卫队和钉死的街边窗户。

如此蛮干,焉能不乱?

当然,特朗普乱这四年,对中国不一定全是坏事。至少经过特朗普这几次大闹,美国“自由民主”的虚伪形象被揭穿了,关于美国的“民主”神话也没人信了。一方面,面对美国的无理指责,中国加深了内部团结;另一方面,由于美国自身形象的破产,曾经基于意识形态圈子也不再稳固,让中国减轻了国际舆论场压力。

拜登上台,大概率会重拾“价值观外交”,继续用美国“自由民主”那一套来对付中国。而他提名的候任国务卿布林肯,已经放出话来,“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挑战”。

接下来四年,中国面临的美国压力不会减少太多,还是要做好应对准备。

【责任编辑:孙若男】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