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冬  >>  正文
马冬:从“李约瑟之问”看培育创新文化的现实意义
马冬
2021年03月21日

英国学者李约瑟在研究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史的过程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公元前世纪至公元前15世纪,中国在自然科学及运用方面远胜于欧洲,但是近代科学为什么不是从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国古代文明中演绎出来,而是在文明程度相对落后的15世纪欧洲诞生呢?

这就是学术界所说的“李约瑟难题”。这一难题自提出之始就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他们在社会建制、经济、文化背景、社会的科学能力等等角度进行了探讨。这很难从一个角度解释,因为它与一个社会的发展紧密关联。社会的发展不受单方面的因素决定,是经济基础、文化环境、历史背景、宗教制度、政治等等众多因素交织在一起综合作用的结果。

作为一名跨文化研究者,我尝试从文化角度来分析和探讨“李约瑟之问”。文化价值取向和思维模式对科技发展毫无疑问起着重大作用。文化因素影响着人们的价值判断和行为方式,在解答“李约瑟难题”方面,有其独特的文化意蕴。

在文化价值取向上,中西方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性。中国曾是一个封建专制思想非常浓厚的国家,儒家作为正统文化的代表,两千多年来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意识。儒家信奉的是“内圣外王”,对内关注修身、治心,对外关注安天下、建事功。儒家的社会分工遵循的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从事农业、手工业的属于“劳力者”,而劳力者是听从劳心者的,社会对劳力者带有歧视的目光,劳心者关注的是治国、平天下的治国理想,科学、技术则被视为“奇技淫巧”,这严重阻碍了科学技术的深入发展。

儒家思想在社会中的支配地位也导致人们事事顺从,排除了思想继续发展的可能,这说明了中国在最初发明造纸、印刷、火药和指南针方面取得的成就,而后来却落后于西方的原因。

然而,在西方却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较好的文化氛围。文艺复兴时期,近代自然科学得到发展,启蒙运动大大增强了人们关于理性和科学的意识,这样的文化氛围有力地推动了科学技术向前发展。三次科技革命更是造就了人类科技史上的辉煌。相对于西方,中国的文化氛围就极大地阻碍了科学技术的发展。

从社会价值角度来看,中国之所以没有产生近代科学,原因就在于东西方在社会价值取向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在中国封建社会,文人们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考科举、走仕途。他们热衷于人文和政治制度,追求功名利禄和社会地位,这是因为他们受到封建社会正统儒家思想的非功利主义价值观的影响。

儒家学说是入世的哲学,更多的关注人生和社会问题。面对义和利的相关伦理问题,儒家主张重义轻利,以义制利。义是某种特定的伦理规范,是至高无上的道义,而利多指物质利益。孔子对于这方面的利,持有谨慎保守的态度,他更加关注义,认为义才是义利观的核心。当利与义发生冲突时,人们首先要考虑的是义,可以舍利取义,甚至在中国古代的历史长河中出现过很多舍生取义的英雄人物。这样的价值观念与社会环境一道形成了一种封闭的自我适应的系统,从而阻碍了科学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西方人的社会价值观念与东方有很大不同。西方人倡导功利主义,他们都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寻求个人的自我发展与自我实现,去追求与个人利益相关的物质利益和精神价值,这样的追求使他们热衷于科学技术的改革与创新。

学者楚渔在《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一书中指出导致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传统的思维方式,认为中国近代科技落后的根本原因是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下,中国缺乏抽象思维、逻辑推理能力较低、实用理念过重等。

在他看来,文化因素渗透于社会发展的各方各面,从思维方式角度叩问了中国科技落后的原因。中西思维方式有本质的不同,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方式的特点是整体、综合的,中国人擅长综合、从整体看待事物。这导致了中国古代科技直观、笼统、模糊的特征。西方看待事物则是从局部探讨、分析事物,采用定量分析手段进行实证。中国古代虽然也出现过在世界范围内影响极大的四大发明,但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局限,科学技术的发展与创新并没有延续下去,使得中国没有产生近代科学,反而被西方超越了。

破解“李约瑟之问”,归根结底离不开科学文化的视角。就此而言,中华民族的近代的悲剧,根源于近代科技创新文化的残缺。而“李约瑟之问”的实质,正是对火药故乡因重道轻器、禁海闭关而导致思想保守、创新停滞的文化拷问。

从某种意义上说,科技实力决定着世界政治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决定着各国各民族的前途命运。由此可见,科技创新对于一个国家发展的重大作用,创新文化对于科技发展的先导作用,从而为我们破解“李约瑟之问”提供了理论指导。如果不突破传统文化中那些不利于创新的守成主义藩篱,将其中的精华转化为有益于现代创新的文化思想资源,社会的发展就很难有革命性变化。

我们有必要反思中国传统文化中创新较弱,特别是缺乏首创精神的现象。创新是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国家兴衰的决定性因素之一。纵观世界历史,美、英、德、法 等西方发达国家,无一不是抓住了历次科技革命的机遇,依靠原始创新引领技术变革和产业发展,步人了世界强国之列。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需要不断的创新,跟上时代进步的潮流,通过创新在竞争中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才可以屹立于时代的前列。因此,培育创新文化、营造创新环境、培养创新型人才、增强国家的创新能力势在必行。

研究“李约瑟难题”的现实意义是明确的,那就是必须正视中华民族自身创新文化层面的局限性,大力培育创新型的科技人才,发扬国人的科学精神,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早日实现民族复兴。我们应以博大的胸怀去认识和吸收领先于我们的西方文化的精华,挣脱我国传统文化对思想的束缚,努力使中华民族跻身于先进民族之列,从而重振中国科技的雄风,不断扩大中国对世界的影响。

(2020级研究生刘卓对此文亦有贡献)

齐齐哈尔大学教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