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黄河岸边的“天鹅爸爸”
孙瑞生
2021年04月21日

“最近,一入夜我就能听到白天鹅‘克噜……克哩’的叫声……”连日来随着气温持续回升,在山西省平陆黄河湿地栖息越冬的上万只白天鹅正在与它们的守护者何建喜告别,启程北返西伯利亚。

66岁的何建喜是运城市平陆县三湾村村民,也是一名湿地巡护员。他所工作的平陆三湾黄河湿地公园位于秦晋豫黄河金三角地带,每年10月到次年3月,这里背风向阳、气候温和、采食丰富的6000多公顷湿地便成为上万只大天鹅越冬的温暖家园,平陆县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大天鹅之乡”。

每年上万只大天鹅来到平陆三湾黄河湿地越冬。摄影:杨佩佩

刚刚过去的五个月,何建喜每天的任务就是照料这些“北方来客”。“为了让天鹅们平安越冬,我要保证它们在这里可以‘吃饱、睡好’”。这样的工作,老何已经做了整整19年。

老何与天鹅的缘分可以追溯到近二十年前。“那时候天鹅刚飞到三门峡黄河湿地处越冬,就选中了我的口粮地,在我的地里偷吃我种的小麦,还在我地边的湿地上筑窝。”当年的何建喜欣然原谅了这群远方来客,“我没有生气,还拿出自家的玉米粒来喂养,把天鹅当自己的孩子来照顾。后来政府加大对天鹅保护,征用了我的十二亩地作为天鹅的活动区域,从2002年开始安排我在保护区做专职天鹅的守护人和喂养人。”

自那时起,何建喜开始在湿地保护大天鹅,兼巡护员与投食员于一身。“早上六点半开始备料,八点、十二点、下午四点进行三次投喂,天气好的时候一天喂四百多斤玉米,如果有河面结冰情况,就要增加至两千斤。”现在,投喂大天鹅的工作由他与70岁的卫静义一同承担。

何建喜一天三次给天鹅投食。摄影:杨佩佩   

说起第一次给大天鹅投食,何建喜仍记忆犹新:“刚开始,大天鹅警惕性很高,不愿接受我的投喂。我便每天从早到晚都和它们待在一起,时间长了,它们开始慢慢地靠近我。”

如今,平陆黄河湿地的天鹅早已与何建喜相熟,只要他哨声一响,成百上千的天鹅便从四处飞来,围拢在他周围等待投喂,可谓“一呼百应”,有时只要他站在自家房顶,就会有相熟的天鹅飞到他的身旁。为此,有人称他为“天鹅司令”,也有人亲切地喊他“天鹅爸爸”。

“我每天在湿地边来回走动,天鹅见到我都会扑闪翅膀,咯咯的鸣叫,仿佛是心中的祝福,我听见后可高兴了,这就是我的自豪感。”何建喜说。

每当何建喜投食时,成百上千只天鹅就聚拢在他的周围。摄影:杨佩佩

据了解,完成投喂工作后,何建喜便要沿河巡护,风雨无阻。每天早上沿着河岸步行五公里,观察大天鹅有无受伤、生病等情况。

仅一个天鹅越冬季,老何单单巡护一项就要步行超过750公里,距离约等于从山西最南走到最北,19年来,他在巡护中救下的天鹅已有上百只。何建喜表示,大天鹅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是它们生病、受伤。

来到三湾湿地栖息的所有的天鹅里,何建喜最挂念的,是一只脖子上戴着红色环志,编号为F55的大天鹅,他亲切的称其为“小红脖”。

10年前,何建喜在湿地第一次见到“小红脖”,也是那年,正值青年期的F55在平陆县黄河湿地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之后每年秋天,这只美丽的大鸟都会带着伴侣、孩子,从蒙古国出发,一路越过森林、湖泊,经过上千公里的长途飞行,回到平陆黄河湿地与何建喜会面,至今未曾失约。只是现在,F55只剩“孤身一人”了。

何建喜从小木屋里取饲料。摄影:杨佩佩

“2016年还见到它的妻子,隔年再回来就只剩它一个,雌天鹅应该是意外死亡了。”说到此,老何不无惋惜,他感到自己保护天鹅的责任感愈加强烈。

“好在保护大天鹅,我不是孤身一人。”老何的身后,有着更为强大的保障和支撑。为了让白天鹅等候鸟惬意栖息,山西省每年下发相关文件,通过多种方式严守“鸟道”,确保候鸟迁飞安全。

平陆当地也在不断加强湿地水域保护,2014年以来,平陆县每年投资63万元,部分用于退耕还湿,种植冬小麦等农作物,部分购置观鸟镜、巡逻艇等设备。此外,还投资2000万元在森林公园造林2500余亩,以扩大天鹅栖息地。与此同时,黄河湿地管理部门每年都要为大天鹅投放玉米、白菜等食物5万公斤,并对周边农户的农作物进行赔偿,提高群众保护大天鹅的积极性。

天鹅在河水中游弋。资料图片

平陆县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负责人李小平说,自上世纪70年代发现大天鹅以来,当地民众经历了排斥、接受、喜爱、自发保护等阶段。

经过多方努力,来此越冬的大天鹅,已经从最初的几十只,增加到目前的万余只。如今,“保护大天鹅”已成为当地民众共识。

这一切何建喜深有体会,“从我2002年开始从事大天鹅保护工作起,在我们这里就没有发生过伤害、盗猎天鹅的事。”他骄傲地说,“它们就像是我们最亲近的邻居。”

“有外地的摄影师告诉我,平陆黄河湿地是全国唯一可以近距离观察天鹅的地方。它们已经和这里的人建立起信任关系了。”这种可贵的信任背后,何建喜功不可没。

近年来,借助天鹅带来的名气,当地发展起乡村旅游。每到秋冬季节,大量游客追随着天鹅的身影来到平陆,游览在湿地,吃住在农家,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已然形成一种良性互动。何建喜说,他有一个把自家开办成观鸟农家乐的心愿:“到时候站在我家房顶上就能拍到天鹅,多好呀!”

“今年是暖春,天鹅走得早。像F55,2月18号就早早地离开了。”老何将每一批天鹅北去的日子记得清清楚楚。几年前,何建喜的两个儿子因病早逝,如今在他心里,大天鹅就是他离家盼归的孩子。

“先是8只,再是400只、2000只……现在三湾湿地的天鹅已经全部北归。3月9日傍晚又有大约200只过路的大天鹅来湿地歇脚,没多久就趁着夜色飞走了。”

回暖的气温奏响了平陆湿地大天鹅们迁徙的集结号,自此,何建喜守卫天鹅的工作也即将告一段落。未来的七个月里,他将在心中默默守候,等待着在下个十月,这群“北方来客”伴着金秋再一次平安归来。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