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范鸿达:巴以冲突亟需国际调解
说天下
2021年05月19日

以色列当地时间5月10日18时许,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武装人员开始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以色列军方立即给予报复式的军事打击,巴以军事冲突再次爆发。在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多时之后,巴勒斯坦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加拉赫教长街区争端引发本轮巴以冲突

加沙武装人员5月10日发动火箭弹袭击以色列的直接导火索,是当天巴勒斯坦民众在自己的宗教圣地阿克萨清真寺区与以色列爆发严重冲突,造成300余人受伤。而在三天前的5月7日,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民众已经在阿克萨清真寺区发生了导致200余人受伤的严重冲突。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冲突中以色列警察在被穆斯林视为神圣之地的阿克萨清真寺区使用了军用器具,这对穆斯林情感造成很大冲击。加沙地带武装人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5月10日傍晚向以色列发起了火箭弹袭击。按照加沙武装组织的说法,这是对以色列在耶路撒冷恶劣行径的回应。

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警察接连在阿克萨清真寺区爆发严重冲突,与伊斯兰教“喜庆、吉祥和尊贵”的斋月有关,与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加拉赫教长(Sheikh Jarrah)街区的冲突更有直接有关。

加拉赫教长街区是东耶路撒冷一个非常著名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地,其名称缘于此地的“加拉赫教长墓”。加拉赫教长在阿拉伯历史上可谓是地位显赫,他曾是领导穆斯林反抗十字军东侵的大英雄萨拉丁的医生和重臣。公元12世纪他于现在的加拉赫教长街区建立了一所学校(或被称之为小型清真寺),死后他就埋葬在这所学校地下。

19世纪中期加拉赫教长街区逐渐形成巴勒斯坦精英聚集的现代穆斯林社区,著名的胡塞尼家族(al-Husayni clan)就在其中。此后加拉赫教长街区一直是耶路撒冷的一个核心穆斯林区。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之后有犹太人组织宣称,早在奥斯曼帝国时期犹太人就购买了这个街区的一些土地,所以他们要求生活其中的阿拉伯人或者搬走,或者向自己交租金,一些巴勒斯坦人对此当然加以拒绝。

但是之后以色列法院不断做出有利于犹太人的判断,于是几户巴勒斯坦人家庭的居住地被犹太人占了过去。至今,本地区仍有数个巴勒斯坦家庭面临被驱赶的命运。因此,自今年四月份以来,加拉赫教长街区成为巴勒斯他人和犹太人斗争的焦点区域,不管是犹太人右翼政党还是阿拉伯裔政党,都纷纷在这个问题上发声,并且在这个街区多次发生了两族人的激烈冲突。以色列官方把加拉赫教长街区矛盾定性为“财产纠纷”。

按照既定安排,5月6日原本是以色列最高法院宣判一些地产房产最终归属的日子,一些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举行了抗议活动。而且,此时正处于本年度的穆斯林“斋月”期,5月7日星期五又是许许多多的穆斯林特别希望去阿克萨清真寺做礼拜的日子,于是加拉赫教长街区的冲突转移到阿克萨清真寺区,并且接连在神圣的阿克萨清真寺区发生了严重冲突。

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讲,加拉赫教长街区的状况就是巴勒斯坦百余年来的政治和地理发展缩影。

三国大选对巴以冲突的影响

本轮次的巴以冲突能够升级到目前这种程度,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大选也有较为密切的关系。而伊朗6月份的大选很可能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巴以冲突走势。

2021年4月底,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Palestinian President Mahmoud Abbas)宣布推迟了原定于5月22日进行的立法委员会选举(Palestinian legislative election),目前看来原定于7月份的巴勒斯坦总统选举也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阿巴斯总统推迟选举的公开的理由,是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选民能否顺利参加投票立场不明。

其实,阿巴斯总统所隶属的法塔赫(Palestinian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内部分裂和选举竞争力不足,才是推迟这次选举的根本原因。如果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投票,目前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很可能会像在2006年上一次立法委员会选举中那样再次获胜。显然,哈马斯非常不满意推迟这次巴勒斯坦选举。而且,为了今后的选举,包括哈马斯在内的巴勒斯坦各政治力量必定会进行争取选票的竞争。这是此次哈马斯主动向以色列发起军事攻击的背景之一。

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总理当然也有对加沙地带采取军事行动的国内政治考量。在两年内进行了四次大选后,现任的内塔尼亚胡总理没能如期在5月4日午夜完成组阁,随后以色列新政府组阁权落入内塔尼亚胡的竞争对手拉皮德(Yair Lapid)手中。这次巴以军事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国内阿拉伯裔公民和犹太人关系趋于紧张,原本有望得到以色列阿拉伯人政党支持的拉皮德,基本也很难再会和阿拉伯人政党合作了。竞争对手组阁不顺利,以及国家处于战争状态中,显然有利于现任总理的内塔尼亚胡。

除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大选给目前的巴以冲突造成影响外,六月份即将进行的伊朗大选也有可能产生一些影响。众所周知,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和黎巴嫩的真主党与伊朗关系密切,叙利亚境内也有伊朗的力量。如果巴以战事继续升级,以色列不得不考虑本土会遭受来自黎巴嫩和叙利亚攻击的可能。伊朗接下来的总统大选氛围显然会增加这种可能性。

本次巴以冲突基本可控

自本轮巴以军事冲突发生以来,不少人认为中东新的一场大战即将来临。坦率讲我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认为巴以冲突是可以得到有效控制的。迄今来看,虽然加沙武装组织的火箭弹与以前相比的确更新换代进步了不少,但是与强大的以色列武装相比,加沙的军事打击能力仍然非常软弱。从军事的角度讲,以色列军方击溃加沙武装力量是很轻松的事情。

但是以色列也有它自己的担忧。如果以色列用兵太过分的话,一些国家和力量不会坐视不管。近日以色列本土遭受的火箭弹等的袭击已经说明,以色列本土并非是安全之地,战事一旦升级扩大,以色列只会遭遇到更为猛烈的本土袭击。所以,不管是加沙地带的武装组织还是以色列的决策者,他们都不会任凭局势长期恶化下去。

现在迫切的需要是联合国、埃及和阿联酋等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土耳其以及一些世界大国要尽快开展切实有效的调解工作。我相信国际调解会对降低甚至消除这次巴以冲突起到良好作用。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尤其要起到积极作用。

在很大程度上讲,美国上届政府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抛出所谓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亚布拉罕协议”等,都进一步伤害到巴勒斯坦人的利益,恶化了巴以关系。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必须要为自己的政策后果负责,更要承担其应有的大国责任。

非常遗憾的是,尽管作为本月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中国一再倡导,但是直到今天,美国仍然在拖国际社会积极调解这轮巴以冲突的后腿。美国此举对冲突之中的巴以双方和中东地区发展都会造成严重伤害。美国务必要尽快参与到国际社会调解巴以冲突的积极行动中。

(范鸿达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