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炜光  >>  正文
一个香港人的新疆见闻(四)——访细君公主墓思融合
冯炜光
2021年09月15日
新疆昭苏的细君公主墓。(作者供图)

「马上凄凉,马下凄凉,烦把哀音寄我爹娘」

笔者虽不大看粤剧,但小时候听过爸爸播红线女《昭君出塞》的唱片,这几句便深印脑海中。据手头资料,昭君是公元前33年汉元帝时出塞匈奴的,笔者前段时间去内蒙古也见到昭君墓。然而在公元前2世纪,即昭君出塞之前约80年,汉武帝便已派出细君公主出嫁西域的乌孙,其地在今天伊犁一带,而细君公主墓也在新疆昭苏。这便是笔者这个历史痴来昭苏的原因。当然由特斯克来昭苏路上的薰衣草花海也异常漂亮,令我「儿子」(笔者航拍机的暱称)流连忘返。

由特斯克来昭苏路上,见到一片美丽的薰衣草花海。(作者供图)

笔者早上在特斯克航拍完晨光熹微中的八卦城,写完游记便驱车直奔昭苏的细君公主墓。细君公主被誉为我国有记载的第一位和亲公主。细君公主生于江苏扬州,本是江都王刘建之后,只因其父谋反被诛,其母也因同谋而被戮,细君公主当时年幼,故幸免于难。然而细君公主的坎坷命运并未停止,长大后细君公主精通音律,亭亭玉立。汉武帝接纳了张骞的建议,联络西域乌孙以断匈奴右臂,于是细君公主被挑选远嫁,陪嫁的侍从、工匠逾百人。后来其夫君猎骄靡年老,拟按乌孙习俗,让细君改嫁其孙军须靡,也好让细君在他死后有个依托。细君来自汉邦,不愿「乱伦」,便上书汉武帝求归。但武帝为了联乌(孙)击匈(奴),下旨要细君「从其国俗」。细君公主最终被迫改嫁,并诞下一女。不久细君公主便因抑郁而死,享年才29岁。细君公主在乌孙语言不通,生活难以习惯,思念故乡,作《悲愁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可能由于昭君名气太大,今天知道细君公主的人不多。笔者在昭苏遇上几位当地人,和他们聊起要去细君公主墓,他们都不大知道。今天的细君公主墓已接近我国边境管理区,远处是皑皑白雪覆盖的雪山,山下则满布云杉,加上新疆蓝得令人心醉的天空,确是风景优美。笔者在细君公主雕像前默立,追思2000多年前细君公主思念故土,不愿改嫁的情景,感激她的付出,为今天中华民族的融合,缔造了契机。

细君公主远嫁乌孙,为后来推动民族团结作出巨大贡献。(作者供图)

据悉乌孙是今天哈萨克族同胞的一支先祖,乌孙盛产良马,当年乌孙对细君公主的聘礼,便是大批「天马」。笔者也到了昭苏的天马文化园,这个被誉为西域第一赛马场的地方,确实见到高大膘壮的良马。据介绍,阿哈尔捷金马又名汗血宝马,笔者看着这些良马,遥想2000多年前汉武帝见到这批天马的心情。在冷兵器年代,良好的战马是强军的必要条件。以武帝的壮志雄心,他一定对乌孙天马心仪不已。在天马场,笔者又见到两位女员工谈笑晏晏,一问之下,原来一位是蒙古族的,一位是哈萨克族的,我便说:「我是汉族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大家都相视而笑。今天各族同胞都可以用普通话交谈,不再像细君公主年代般语言不同,这是国家团结各民族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多年的成就之一,既尊重和保留少数族裔文化和语言,也能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

说到融合,笔者游昭苏当天(5/9),中共中央、国务院刚印发《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合作区实施范围为横琴岛「一线」和「二线」之间的海关监管区域,总面积约106平方公里。其中,横琴与澳门特别行政区之间设为「一线」;横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境内其他地区(即内地)之间设为「二线」。澳门现时土地面积才32.9平方公里,一个合作区便等同把澳门的「舞台」扩大了3倍多。合作区的战略定位是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新平台。合作区的管理委员会(「管委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澳门特别行政区委派一名常务副主任。管委会下设合作区执行委员会,其主要负责人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委派,广东省和珠海市派人参加,协助做好涉及广东省事务的协调工作。有了这个合作区,澳门有条件把其过分依赖博彩业的单一经济格局改变。这是澳门和内地融合的优势。澳门有幸旁边有个横琴,我的家乡香港又如何?部分港人迄今连和内地融合和对接(例如「健康码」对接)都有抵触,或许港人真的要作个范式转移,或至少多来我国边疆走走,看看不同族裔都能融合,我们港人和内地汉族同胞又为何不能水乳交融?

【责任编辑:许聃】
香港时评人,曾任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新闻统筹专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