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炜光  >>  正文
一个香港人的新疆见闻(七)——帕米尔:此生向往而神秘之地
冯炜光
2021年09月18日
帕米尔高原,大气磅礴的自然风光。(作者供图)

今天的帕米尔高原,在汉代时叫䓤岭,历史上这是西域和中亚的分界岭。高原的东部为我国管辖,中西部归塔吉克斯坦,南部归阿富汗。因此,我国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塔县」)是全国唯一一个与三国交界的县,由北至南,分别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据悉,现时也极少有港人来过塔县,故当香港朋友看见笔者的照片时便说:「这是此生向往而神秘之地!」

被誉为「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冰山下,一群悠闲的骆驼。(作者供图)

我国有56个民族,有些民族,笔者连名字也说不出,柯尔克孜族便是其中之一。笔者今天竟然遇上一位该族的美少女。在离喀什约110公里的驿站,笔者到一个简陋的小卖店买补给,怎知一位中年妇人不懂笔者说什么。一位戴着口罩的妙龄少女走过来对我说:「她们不懂普通话」。我便和这少女聊起来,原来中年女子是她妈妈,她们是柯尔克孜族的,她名叫阿丽耶,在伊宁师范大学念大一,专业是幼师。9月22日她便会回去上大二,她是趁暑假回家看店。阿丽耶还告诉我她的年龄,为保护她私隐,笔者不写了,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暑假时来这里问问她。

阿丽耶与家中小店。(作者供图)

阿丽耶还告诉笔者,她们家就在附近的小村,店里所有东西都是由喀什用车拉110公里拉来的。笔者在驿站买了2支水、3包饼干,吃了一碗由她妈妈做的馄饨,才33元人民币,由于是山区,店内的WiFi不畅,差点要付现金。至此,笔者更感我国虽已成功脱贫,但要令同胞们过上更好日子,「共同富裕」是下一个重要目标。

笔者吃馄饨时想象,若阿丽耶生在一线城市,她的日子会否过得更好?山区的艰苦环境,实非我们这些城市人能想象;但阿丽耶却很阳光,笔者邀请她合照,她欣然摆出年轻人爱用的姿势。我们之后交换了微信,笔者离开驿站数小时后,阿丽耶还发微信询问我是否已顺利到达塔县?

笔者邀请阿丽耶合照,她欣然摆出年轻人爱用的姿势。(作者供图)

笔者到塔县是想走访当地的塔吉克族,但由于是疫情,故街上的女性都戴上口罩,看不清楚。笔者在塔县吃完烧烤,喝了瓶「夺命大乌苏」(新疆驰名啤酒),便到酒店旁边的一条商业街蹓跶。和中年女店员聊起,才知道她姓张,来自甘肃张掖,家里有个孩子已7岁。我问她为何山长水远、「抛夫弃子」跑到新疆边境来当店员。她说工资非常高(注意「非常」二字),在这里打工包括提成(即「佣金」),旺季时可月赚2万人民币,一年下来(扣除12月至3月的冬季回家过年),可以赚20万,是她在甘肃老家赚的一倍多,而且在塔县没机会花钱。笔者念中学时读过「河西四郡」(由东往西依次为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这是笔者第一次遇上张掖女子。她还介绍了当时也在店里的一位年轻男子,他是她店的少东,是浙江台州人,家里来这里好几年,由开零售店到自己开厂制造土产品如帕米尔雪菊(泡茶喝有助减血压)。笔者买了一些雪菊速递给内地朋友,至于香港的编辑们,我时刻念着你们,但因为「一国两制」,要把东西速递去香港麻烦多了,故只能先照顾「一国一制」的同胞。

张妈妈工作的零售店,笔者买了一些帕米尔雪菊速递给内地朋友。(作者供图)

笔者想起今天见到的两位女性,阿丽耶和张妈妈。她们都不远千里去求学或打工,为的是更美好的将来,她们不会像香港「黄丝」般连跨过深圳河也不愿意(笔者认为这是《苹果日报》多年荼毒港人的恶果)。张妈妈由甘肃来到塔县,导航软件说距离是2901公里,开车要开35小时。阿丽耶上大学要坐十多个小时火车(由喀什去伊宁,公路距离1289公里,还要再加上入山区这110公里),两者都迢长路远,但都不以为苦,反而是斗志旺盛,乐观积极。「黄丝」以至个别公务员经常想象内地同胞如何「见识浅薄,生活困苦」;其实鼠目寸光,井底之蛙是谁?读者们自有分晓!

香港时评人,曾任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新闻统筹专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