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  >>  正文
王永利:至暗时刻吹响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 ——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创新彰显爱国情
王永利
2021年10月22日

“倒立小顶拉提琴”、“蹦床飞竿”、跑酷翻腾、云梯追逃,聚光灯下,聂耳活了!这部剧集音乐、舞蹈、融合魔术、滑稽、歌舞、戏剧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以震撼的全新视听艺术,搏位出圈。

为落实 “讲好聂耳和国歌故事”的指示精神,为建党100周年献礼, 10月20日,云南文投集团举办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媒体见面会及剧目首演。该剧培根铸魂,颂扬伟大革命音乐家聂耳的共产主义信仰和爱国主义精神,以耳目一新的创新表达,赢得与会者满堂彩,社会各界高度评价,一炮走红,立刻成为现象级爆款产品。

一、再现民族危亡时刻发出爱国最强音,匠心独运讲好聂耳与国歌的故事。

聂耳,云南出生,为云南乃至中华民族留下丰厚的精神遗产。云南文投集团所属云南省杂技团有限公司创作编排的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分别于2020年和2021年被云南省委宣传部列为精品创作项目;2021年被云南省委组织部、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总工会联合发文(云宣通〔2021〕3号)作为开展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教育活动(戏剧展演)的重点推荐剧目。经过两年多的精心创作,不断反复雕琢,《聂耳》一经上演,就以独特的思想穿透力和艺术感染力直指人心,饱含带领观众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的热望,成功为文化节目树立起了新的标杆。

该剧总时长90分钟,浓缩展现了在国破家亡的历史关头,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聂耳积极配合党的地下组织,创作和带头传唱抗日救亡歌曲。他心系着百姓的疾苦,他深入社会最底层,为劳苦大众写歌、呐喊。他用一颗赤子之心创作出了《卖报歌》、《铁蹄下的歌女》《码头工人之歌》、《大路歌》等一系列革命题材的歌曲。在斗争中,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敌特的跟踪和迫害,组织上不得已让聂耳远足他国暂蔽安危。他根据田汉的词谱写出爱国最强音——《义勇军进行曲》,至暗时刻吹响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以其高昂激越、铿锵有力的旋律和鼓舞人心的歌词,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强烈愤恨和反抗精神,体现了伟大的中华民族在外侮面前勇敢、坚强、团结一心共赴国难的英雄气概 。将士们高唱着他谱写的《义勇军进行曲》,奔赴杀敌的战场,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赴后继,前进,冲锋!

该剧立意高远,聂耳代表的是一种精神,聂耳在有限生命中缔造的传奇是中国共产党传奇的一个缩影,至今依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他创作了数十首革命歌曲,他的一系列作品影响中国音乐至今。他的音乐创作具有鲜明的时代感、严肃的思想性、高昂的民族精神和卓越的艺术创造性,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音乐的发展指出了方向,树立了中国音乐创作的榜样。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主旨是颂扬伟大革命音乐家聂耳的共产主义信仰和爱国主义精神,意在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用新颖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展现革命历史的片段,传达老一辈革命战士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牺牲奉献精神,激发人民群众的爱国主义热情,让人民群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上,挥洒热情和汗水,为实现“中国梦”而不断奋斗。

二、创新表达,以新、难、奇、绝杂技融合当代前卫艺术元素,对民族不屈精神进行了可视化、故事化、直观化的艺术转码。

《聂耳》以融合创新的形式在解码代际区隔中寻求共同审美趋向,以跨时空的流行元素唤起不同年龄层的青春记忆。在舞台呈现上,突破了杂技视觉艺术的传统定位,通过以符号性杂技技巧为“点”,以剧目故事为“线”,以多艺术元素融合为“面”,通过“点”串“线”,拓宽剧目呈现的“面”,来丰富剧目的表达,因此,在杂技技术上创新了“倒立小顶拉提琴”、“蹦床飞竿”等高难度技术技巧,在舞台呈现上还创新了“五线谱”、“大型古筝”“移动蹦床”等新型道具,最终完成剧目在舞台上的立体呈现。在相对有限的时间篇幅里,传递出极强的艺术高度和极致震撼的精神亮度。

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由“血色晨昏”“童谣·郦春”“风云际遇”“星火凌云”“积厚流光”五幕组成,在结构上,《聂耳》中主要的故事桥段,基本遵循着聂耳的人生轨迹,在结构设置方面,基于杂技专业在技术上对故事的阐释有着诸多的局限,为此,该团队创作在对呈现的合理性方面进行了科学解构,着意强化了符号性较强的技巧作为情景表达的运行载体,同时,针对需要,还专门地创作了本剧所独有的新节目来完善剧情,从而使本剧的品相更加的具有"戏剧感"。如,为躲避军警的抓捕,聂耳的母亲清贫简陋的聂家没有地方可以躲藏,聂妈妈急中生智,将织成的一块粗纺花布往儿子身上一晃,聂耳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傣家女"(魔术《变衣》)。接下来,一束柱光下,聂耳背一把月琴,手里提一个简陋的小木箱,向母亲跪别,母亲掩面抽泣,聂耳离开舞台,聂耳妈妈目送儿子远去的背影和抽泣的肩头······画外音“为躲避军警的抓捕,母亲决定让儿子连夜离开昆明远行上海。聂耳从此告别了母亲和家乡,没想到这一走竟成了永远。”

该剧,既有群演踩高脚独轮车的游行示威大场面,也有青年学生蹦床飞竿逃脱军警追捕精心动魄的酷跑,既有聂耳和恋人郦春热恋时浪漫的唯美,大提琴一段娓娓道来的solo,引出小提琴柔情似水的倾诉,演进融合成二重奏,背景缓缓位移出一弯月牙;恬静月光下,干冰、雾森铺下一层梦幻萦绕的舞台环境。

在这般梦幻般神秘的意境营造中,一个镂空的“五线谱”造型的平台在云雾中缓慢的旋转着。平台上,聂耳与郦春坐在一把金属写意椅框在进行着歌曲创作的探索。也有在残酷斗争中,郦春用身体挡住敌人射向聂耳的子弹,聂耳抱着恋人的遗体悲痛欲绝的凄美双舞。

这种新颖的艺术形式在舞台上塑造伟大的革命音乐家——聂耳的形象,让观众近距离接触聂耳,感受聂耳,认识一个在舞台上生动而鲜活的聂耳。剧目以杂技艺术为主融合魔术、滑稽、歌舞、戏剧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同时在杂技技术、舞台道具、音乐制作等多方面进行创新,展现了聂耳的革命成长历程,既有惊险刺激的追逐冲突场面,又有细腻丰富的情感表达,还有诙谐幽默的剧情设置,整台剧目节奏安排跌宕起伏,是一台集思想性、叙事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的精品杂技舞台剧。

三、重塑“破圈”概念,把握圈层文化与主流价值的破壁密码,匠心精良制作,打造爆款扛鼎之作。

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以年轻态面对年轻观众目标群体,吸引年轻人回望建党百年的峥嵘岁月,在解码流行的过程中重塑了破圈传播的概念,真正将不同圈层人群喜爱的题材内容、形式相融合,用创新的方式吸引网络新世代,找到圈层文化与主流价值观的破壁密码。

大型舞台杂技剧《聂耳》匠心制作精良。邀请以国内著名杂技编导董峥臻为核心的国内一流剧目编创队进行量身定制,并邀请到了著名音乐家张宏光为剧目作曲,邀请国内顶尖杂技剧编导董争臻为核心的杂技编创团队进行打造,著名词作家羽翼为本剧主题歌作词,并邀请全国政协常委、河北省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担任剧目总顾问,确保艺术质量。该剧的演员多为实力派新生代,让每一个角色都熠熠生辉,他们的举手投足,都符合角色定位,令人印象深刻。该剧音乐和服、化、道都严丝合缝地还原了那个时代的特点,烘托出极浓厚的年代戏的艺术氛围。尤其是表演上的史诗级质感,观众大有在剧场内看了一场现象级的顶尖音乐舞蹈史诗和顶级杂技的酣畅体验。其大屏幕影视效果逼真,全剧给观众全新的视觉艺术震撼,引发身临其境的情感共鸣。最后,全场在高唱国歌“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达到高潮!

大型杂技舞台剧《聂耳》用全新的艺术诠释了前辈用青春书写的革命誓言,用热血铺就的漫漫长路,用生命熔铸的时代丰碑,这部讴歌英雄、向伟大的革命音乐家聂耳致敬的精品力作,为当代主旋律文艺题材创作树立了一个新的风向标。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高级编辑。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