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彦鹏  >>  正文
玩火的猩猩
吴彦鹏
2022年02月06日

在恐龙大灭亡的日子里,灵长目的祖先却顽强的活了下来。这种大眼睛的动物当时只有老鼠那么大,因为爬树,他们有了可以紧握的“双手”;因为群居,有了复杂的社交情感;又因为双手和社交发展出了更高的智慧。到了五千万年前,原始狐猴体形开始变大,进化产生了猴类。

猴和猿最显著的区别就是尾巴。据说为什么猿没有尾巴这个问题甚至困扰过达尔文,目前的研究推测:在1500万到1700万年前的某个时刻,猴群中生下了一只突变了HOX 基因的“猴子”,它与众不同,没有尾巴。这种突变其实在自然界中很常见,就像我们也有些人生出过六个手指的小孩一样。而进化的戏剧性在于,这只消失了尾巴的“猴子”,不但没有影响生活能力、反而获得了更强的生存优势,它藏匿起来更方面,在地面行走更灵活。强大的优势甚至使他做了猴王,于是他又生下了一大堆没有尾巴的孩子,慢慢的他的家族不断壮大成为了一个物种。那只没有尾巴的小猴子就是我们人科和长臂猿科的共同祖先。

其实没尾巴这种事,不仅发生在猿类身上,其他动物也有。比如在英国马恩岛产的一种猫(Manx),奇特之处就是完全没有尾巴,而是在普通猫长尾巴的位置有一个凹痕。英国人还为此编了一个传说:大洪水时代,马恩岛猫因为最后一个跳上诺亚方舟,尾巴被门夹断,成为了无尾猫。虽然没尾巴,但马恩岛猫体格健壮,较为长寿,且非常聪颖,是知名的宠物猫品种。

在还没有进化到智人的时候,这些没尾巴的猿类已经可以在森林中称王称霸了。他们群聚在一起,形成合力,几乎可以正面战胜任何大型动物。大多猿类是杂食动物,既可以像长颈鹿那样采摘树上的果子,也可以像狮子一样吃羚羊。另外,复杂的生活反过来又刺激了大脑的进化。甚至有科学家在非洲塞内加尔研究黑猩猩时发现,黑猩猩会使用树枝制作矛,捕猎丛猴。

刚才说的猿,其实指的是生物学分类中的人科和长臂猿科。而人科不光有现在的人类,还包括几乎所有猩猩和已经灭绝的其他人类近亲。

人类(人属)从猩猩中胜出,并非直立行走,也并非使用工具,而是因为火。

大多数动物都怕火,森林中的大火不仅烧死了很多动植物,还可能造成大面积的生存环境变化,让一些动物无家可归。在这种可怕的环境危机下,有一些聪明、大胆的猩猩却可以勇敢地在火堆里寻找烧熟的食物。天冷时,他们发现有火的地方很温暖。直到后来,他们中的一部分竟然学会了保留火种。这些爱玩火的猩猩就是后来的猿人。

在中国云南的元谋县、非洲肯尼亚的切苏瓦尼亚地区都发现了100多万年前人类用火的遗迹。北京周口店猿人的用火遗迹也有50多万年的历史。

对火的使用,比制作石器还要困难。除火的本性很难被人们掌握外,还在于火的本身对人类有很大的危险性和威胁性。从恐惧火到认识火,再到控制火、使用火,人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人工取火和保留火种是最关键的一步。

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最早的人工取火方法来自于燧人氏。《太平御览》记载,在远古的时候,有个人从鸟啄燧木出现火花得到启发,就用燧木条在干朽的木头上,钻木取火。他把这种方法教给人们,人类从此学会了人工取火。这个人就是“燧人氏”,后世的人们将其列为“三皇”之一。

在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帮助人类从太阳车上偷取了火种,但也因此受到宙斯的残酷惩罚。如今源于希腊的奥运会火炬传递,依然有纪念火种的含义。

北京冬奥会最后一棒主火炬留在大雪花中心,这是在奥运历史上首次使用“微火” ,体现环保理念。

古代人们探索了各种各样取火的办法,比如中国古代的火镰和火石,但都很不方便,甚至需要一定的技巧。所以保留火种不灭,反而成了最常用的做法。中国有个成语叫“薪火相传”,语出自《庄子·养生主》:“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意思是传火于薪,前薪尽,而火种又传于后薪,这样,火种就传续不绝了。甚至到20世纪50年代,居住在中国西南偏远地区的很多少数民族,一般常年在家烧着火,由老人们看护,不断加柴使其不熄。有的在下地劳动或外出打猎时,都带着火种。

随着火药的发明,很久以来人们就发现硫磺、磷这类物质容易燃烧和爆炸,但他们要么有毒,要么随时都有自燃的可能, 很不安全。直到19世纪中叶,瑞典人以磷和硫化合物为发火物,必须在涂上红磷的匣子上摩擦才能生火,安全程度才得以提高,此后安全火柴,逐渐为世界各国所采用。安徒生著名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写于1846年,当时还处在火柴技术的改进过程中,火柴还很贵,是按根卖的,而且被小女孩往墙壁上轻轻一划就点着了。

用火,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用古人类学家贾兰坡的话来说,“这个强大的物质力量——火,使形成中的人类逐渐确定了‘人性’,创造了自己!”。现在我们在电视中看的野外生存节目,那些踏上荒岛的“选手”,要改变生存状态,最重要的事依然是解决火种问题。

有了火,自然界的树木,对猿人而言,不仅可以提供食用,可以制作武器,还可以通过燃烧获取热量和光明。

有了火,人们开始吃熟食。熟食更安全、更容易消化,可以帮助人类扩大食物来源,促进大脑的发育。

有了火,走出非洲的人类获得了更大的迁徙自由。因为即使在寒冷的北方,人类也可以在山洞中生火取暖、安然入睡。

再到后来,人类又用火烧制出了陶器、冶炼出铁器。200年前,人类用燃烧的烈火让巨大的机器转动了起来。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汽机和后来的电,都可以认为是人类对火的使用的升级,人类掌握了这种技术——把燃烧产生出的热能转化为强大的机械动力。

面对被称为人造太阳的核能,我们也如史前的祖先们认识火一样,它很危险,甚至一不小心可以毁灭自身,可一但掌握它的规律,人类就可以控制和使用它。如今我们正像他们当年从森林大火中取回火种一样,小心翼翼地、努力学习控制核聚变过程,一点点延长可以控制的时间……(作者:吴彦鹏)

【责任编辑:吴艳鹏】
媒体人,科普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