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国  >>  正文
魏建国:未来五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期货市场发展中心
魏建国
2022年03月03日

有许多人问我,你是如何看待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我说,中国期货市场创造了世界期货历史的两大奇迹:

一是发展速度快。到去年为止,我国场内的期货、期权产品已达70个,基本涵盖了农产品、有色金属、能源、化工、钢铁、金融等领域。

二是规模创记录。截止去年年低,中国期货交易已达75亿手,增加22%,成交金额581万亿,增加33%,这已是中国期货交易连续三年大幅度增长。更突出的一点是,全国4500家上市公司中有900家企业已参加到期货套期保值。这是在全球期货市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景象。美国没有,欧洲也没有,日本、韩国更没有。

我把以上中国期货市场目前发展的状况,比作一个人的青春发育期。也就是说,中国期货正在朝气蓬勃发展,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

除了这两大奇迹之外,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在当前中国双循环经济格局中的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软肋是什么?它能尽快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且为积极推进中国经济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吗?疫情过后中国能否成为全球期货发展的中心?

我想利用十几分钟时间谈一谈对这几个问题的看法。

首先,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软肋是什么?有人说是规划和制度不够创新;也有人说是上级监管太严,交易所权力有限;还有人说是我国期货市场品种少,模式单一;还有人说,是期货群体不够大,市场主体活力不足等等。这些说法都对,但我看还是比较片面的,真正的中国期货市场软肋就是一条:理念不到位。

正因为理念不到位,我们对期货市场的发展仍停留在西方传统的概念或模式中,这需要我们在新形势下对期货市场再认识、再定位,那就是要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市场特点和实践,走出一条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道路。当前,要把期货市场放在我国双循环经济格局中来考虑、来发展,也就是说,不能片面的只看到国内市场的供需关系,更加要看到全球范围内产品生产和流动对于国内市场价格的影响和作用更大。我是在1972年进入外贸部工作的,可以说从事外贸近50年,我深感,每一次中国想购买什么的时候,什么东西就全球涨价,中国要想卖什么,什么东西全球价格下跌,这就被动的很,更谈不上中国对产品价格的定价力和话语权。

随着中国双循环经济格局的不断发展,以及中国这个超大市场规模的吸引力,我看中国的期货市场必须要进行改革和创新。为此,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一,当务之急要把顶层设计做好,要特别注意不能一味的模仿抄袭国外期货市场发展道路,要发挥中国这个特大市场的优势,要发挥中国体制上的优势,做好新的规章制度的创新,要发挥全球最多、最大的期货市场综合主体及央企民企外企的优势。

二,要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交易所的积极性,减少不必要的监管,赋予交易所更大的改革权力,让他们在实践中大胆创、大胆试、自主感。

第三,要加大中国期货市场的改革开放力度,这不单单是指把交易所办成国际化、全天候,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走出去”和“引进来”,把中国期货从规章制度的设置到信息的披露,从市场的监管到资金的流动,从如何对外企、民企以及国企做到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到中国期货市场的高效、便利、安全、放心。

总之,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要超过全球其他期货市场,要独占鳌头,真正提高中国对大宗商品的话语权或定价权。

我相信,随着我们不断努力、实践和奋斗,随着中国经济的双循环格局的不断形成,特别是疫情过后全球制造业技术、资金、人才的东移,中国在未来五年一定能够成为全球期货市场发展的中心。

(本文根据魏建国先生在中期国际论坛——风云激荡:大宗商品市场回顾与展望的发言整理。)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