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  >>  正文
《扬眉出剑》第五十三章 和包瑞德过招
王永利
2022年10月01日

1

李安东热情接待了李鲲生从内蒙古来派来的军事顾问“郝峰”,他们交谈改用英语,为了怕外界听到。李安东把客厅的留声机播放唱片的音量放到最大,然后让“郝峰”进入在内室,锁好门,详细问了一下“烈火燎原”计划有多庞大,得知涉及大半个中国的省市、自治区,非常兴奋,说:“Great! My international plan can be one of it.(太好了。我的国际计划可以成为烈火燎原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

“郝峰”问他“Can you tell me some detail about your international plan?(你能说说国际计划的细节吗?)”

李安东和盘推出了他们要在新中国国庆一周年“搞一个大动作”的计划。

李安东本名叫安东尼奥·里瓦,其父母从1880年开始侨居至中国上海,靠着经营中国丝绸而成为富豪。李安东出生在上海,15岁时回意大利读书。几年后,一次大战爆发,李安东加入意大利空军,因击落7架敌机而成为青史留名的王牌飞行员。一战结束后,李安东靠着向中国军阀出售武器而发达,意大利政府以非法倒卖军火的罪名对他进行通缉,并革除了他的上尉军衔。

后来,李安东攀附上墨索里尼的女婿,成为意大利空军驻华使团的官方代表,负责向初创的国民政府空军推销战斗机和培训飞行员。国民党当时不识货,尽管意大利飞机很烂,还是被李安东用贿赂买通了采购官员,而高价卖给了国民党空军。靠着金钱开道,李安东成功拿下中国市场,受到了墨索里尼的赏识。等到抗战爆发,国民党空军白白搭上无数条飞行员的性命,才发现李安东推销给他们的意大利货全是垃圾!

李安东向“郝峰”透露,是美国人包瑞德想出的一个“完美计划”,如果实施,包瑞德承诺美国情报局将提供一百万美元的奖金。

“郝峰”问:“包瑞德,前美国驻华使馆武官?不是去台湾了吗?你怎么和他熟络?怎么和他联系?”

李安东说:“你知道包瑞德?不简单呀。我都琢磨不透他。他是一个两面人。”

“郝峰”问:“为什么说他是两面人?”

李安东历数了包瑞德和中共的密切友好关系。包瑞德,1892出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中央市,美国军人。1915年毕业于1917年参加美国陆军。1920年任驻菲律宾美步兵军官。1924年,包瑞德被派往美国驻北京公使馆担任武官,后历任副陆军参赞、天津美军情报官员等职。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面对当时的局势,美国准备联合中国,牵制住日本,好让美军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得到喘息的机会。可是没想到国民党对待抗日这件事的态度非常消极。一方面,国民党想要保存自己的军队力量;另一方面,国民党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围剿共产党,所以国民党反过来想让美军提供军事力量来对抗共军。蒋介石的消极态度彻底激怒了史迪威,他便向美国申请,向中国共产党投出橄榄枝,因为中共在抗日问题上十分坚定。史迪威当即对国民党提出要派出代表团访问中共,虽然蒋介石极为反对,但是有了罗斯福总统对国民党的施压,蒋介石还是被迫同意了史迪威的决定。

1944年,史迪威任命包瑞德作为代表团的团长,前往延安和中共代表进行交谈。可是,延安连一条像样的跑道都没有,飞机降落的时候还陷进了一个坟坑中,差点出现意外。包瑞德从来没想到中共的生活条件这么艰苦。没有任何的房屋结构,只有土墙堆起来的一个洞,里面放上一个木架床,一个桌子和两把椅子,就被称为是房子。更让包瑞德佩服的是中共领导的朴素精神。在整修机场的人群当中,包瑞德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八路军的总参谋长叶剑英。包瑞德大为吃惊,因为在美国来说,总参谋长都是坐在办公室喝咖啡的,就算是连长、排长也绝对不会屈尊去和士兵百姓一起干活的。再看八路军的装备,都是极其简陋的设施,甚至领导人身上的服装都是一个个的补丁。在中共各位领导之间,也没有所谓的官职称呼,连毛泽东和大家互称起来都是简单的“同志”,平时领导和群众们打成一团,开心的时候一起跳舞聊天,不知道的人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官,哪些是民。

在延安,包瑞德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中共领导人的热情接待。包瑞德在《美军观察组在延安的报告》中,对中国共产党军队的总体评价是“优秀的游击战士”。首先,从观感上来说,中国共产党军队的军容仪表、精神状态明显好于国民党军队。其次,中国共产党军事情报的工作效率很高。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军队积极帮助美军搜集天气预报,给予美军很大的帮助。这些中国共产党军队力所能及的工作很好地配合了美军的行动。最后,从宏观上来讲,包瑞德十分认可中国共产党军队对日作战的态度。因此,包瑞德提出用美国装备援助中国共产党军队,以便让中国共产党军队可以更充分、更全面地配合美军对日作战。“如果他们有更好的装备和供应并接受美国军事顾问的帮助,那么他们在对日作战中就一定能取胜。”

包瑞德在报告中说,共产党军队“正在尽一切可以预料的努力与日军战斗”。这份报告充分肯定延安的这支队伍充满了乐观精神,物质上的缺乏更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上的富有,而这种以精神富有为特征的生活模式令代表团印象深刻。

在延安期间,包瑞德通过电台从重庆那边得到确切情报,蒋介石派飞机轰炸延安。于是,美国代表团成员不打招呼慌忙逃向机场。毛泽东和周恩来得知后,马上亲自赶赴机场送行,还带去延安的特产,作为辞别的礼物。包瑞德深为感动,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是下午4点12分,还有时间躲开轰炸,毛、周祝你们好运。”正是包瑞德善意的提示,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机关迅速转移,躲避了敌机的轰炸。

离开延安后,包瑞德提交了考察报告,在美国政府引起了轰动,史迪威立刻就向蒋介石提出来要用先进装备武装中共5个师,帮助中共抗日。只是遗憾的是,史迪威的这一提议彻底激怒了蒋介石,即使罗斯福总统再次施压,蒋介石也不为所动,提出如果不把史迪威召回美国,就与美国断交,也不需要美国援助。这下局势就对美国不利了,罗斯福也只好召回了史迪威,武装中共的计划也就失败了。

李安东对“郝峰”说:“包瑞德对中共非常有好感。特别是还主张,如果中共承认美国在华利益,就积极促进中美建交。他还受毛泽东主席的热情邀请,是唯一受邀的记者,拍摄了新中国开国大典。可是,中国共产党不承认美国和前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一切在华条约,从此,包瑞德就积极反共了。我们这个国际计划(international plan)正是包瑞德亲手制定的。”

“郝峰”详细问了国际计划的内容,竟然是用掷弹筒盲射。李安东说,“一发炮弹爆炸面积约有120平方米,我们准备发射三发,所以只要有一发炮弹击中,就可以改写历史。”李安东还透露,他的助手山口隆一已经考察好地形、计算好射击诸元,就等国庆节那天实施。

“郝峰”问李安东武器藏在哪里,李安东透露,零件藏在了马力悦神父的教堂。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郝峰”问他:“什么是东风?”

李安东得意地说:“半张包瑞德的名片。”他出示了手里的半张名片,说:“如果接头人把另外半张拿来对上,就说明,包瑞德把一百万的四分之一作为定金打到我指定的瑞士账户上。这样,我们就立即开展行动。否则,就取消行动。”

“郝峰”用英语说:“你这个计划太外行,需要好好筹划,炮击角度、炮位、隐藏地点,还要考虑当天的风向、风力等等因素,还有撤退路线。”

李安东说:“你果然是专家,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这样,我明天让山口隆一再好好考察一下地形,然后晚上借举办舞会,把我的国际计划上的人都召集来,好好讨论一下,你作为军事高参,给参谋参谋。”

“郝峰”准备告辞。李安东说:“你住在哪里,让我的司机送你。”

“郝峰”说:“Peking Hotel.”

李安东说:“好,托尼赵,送郝先生去北京饭店。”并向“郝峰”说:“明晚见!拜拜。”

司机“托尼赵”开车送“郝峰”到北京饭店。路上,景文彬问赵万刚:“赵老师,下一步我该做什么?”赵万刚指示说:“他家里和马力悦天主教堂藏有掷弹筒零件和其他武器,你要悄悄调查,争取找到藏匿地点。一旦这些物证找到了,证据确凿,我们就可以人赃俱获!”景文彬点点头。

赵万刚在北京饭店下了车,进入饭店后,从后门溜出来,打了一辆出租,直接到市公安局向高峰和乔剑汇报这一重要情况,这伙国际间谍要在国庆节期间用掷弹筒搞大破坏!

2

听了这个汇报,身在一线的高峰、乔剑等,额头上均冒出了一层冷汗。他们立刻在地图上寻找敌特可能下手的地点和角度。案情如此重大,问题十分严重。北京市公安局立即上报,中央领导批示:事不宜迟,迅速破案,侦查工作进入一级战备,坚决把这伙狂妄至极的敌人消灭在十一庆典之前。

北京市第一书记和市长也分别批示:必须做到人赃俱获,证据确凿,让国际舆论哑口无言。

于是,在离10月1日新中国第一个国庆节还有十多天的日子里,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由高峰为组长、乔剑、赵万刚为副组长,抽调了全市的精兵强将,监视、跟踪这伙国际间谍。

此时在北京的外国人共有5000多人,除了生意人、外交官,纳入可疑名单的仇视共产主义的外国人,经过大排查,已经确定了大约20多人。于是,这20多人,全部被暗中监视和跟踪。

紧接着,李安东位于甘雨胡同的住所在一天晚上突然变得热闹起来。“郝峰”受邀,出席了这一晚在李安东家大张旗鼓地举办家庭舞会,邀请了近20人。而且这些受邀参加舞会的人员,大都在北京公安局专案组的可疑外国人名单之上。如意大利人哲立、日本人山口隆一、德国人甘纳斯等。诡异的是,这一晚李安东播放的舞曲声音特别大,而这些受邀来的人全都聚在另一间屋子里,而且李安东特别上了锁。端饮料送水的“托尼赵”不允许进入,从外间听,根本听不到他们在屋里说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明确,这肯定是一次居心叵测的聚集却又刻意掩盖的密谋。

舞会散后,李安东让司机“赵托尼”送山口隆一到协和医院,然后到前门火车接两位女士,把她们送到她们要去的地方。李安东在纸条上写着两女士的名字程梦和程娜。

景文彬驾车把山口隆一送到协和医院。在前门火车站接到了程梦和程娜姐妹俩。她们要到南池子。名字叫程梦的女子在南池子官豆坊一栋小洋楼前下车。其姐姐叫程娜,在南池子皇史宬下车。

负责跟踪山口隆一的侦查员发现,这个日本人,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建成于1921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创办。建院之初,就志在“建成亚洲最好的医学中心”。同时,北京协和医院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海外单项拨款数目最大、时间延续最长的慈善援助项目。刑侦人员发现,山口隆一和协和一个医疗器械保管员接头后,两人各拿一把铁锹在后院的一棵大树下挖掘起来。挖了一夜后,似乎没有什么发现,又把土方回填,盖上了草坪。

高峰和乔剑对这个举动,非常诧异,不知道挖掘的目的是什么。是挖掘武器吗?景文彬回来汇报情况,得知山口隆一挖掘的奇诡行为,他说,“高局,乔大队长,可能和失踪的‘北京人’化石有关。”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由中国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在1929年发现,后来考古学将这种古人类正式定名为:中国猿人北京种,简称“北京人”。自从北京周口店发现了“北京人”化石,轰动了世界。但是,1941年11月,曾经担任中央地质调查所所长的翁文灏在写给蒋介石的信中说:“‘北京人’化石在北平安全可虑,有被窃遗失之危。倘遇不幸,乃为吾国与世界人类文化之一大损失。为避免可能之灾难,请就迁移之去向明示为荷。”

事关重大,翁文灏的焦虑很快得到回应,国民政府的最终决定是: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转运美国,由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暂为保管,待战争结束后归还中国。

就这样“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秘密从周口店转运到北平协和医学院。可是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件爆发,随着负责押运化石的协和医院人员和前来接应的美军人员全部被日军俘虏,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从此去向不明。而日本战败后,日本方面声称,没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运抵日本。有侵华日军回忆说,他们拷打一个协和医院的工作人员,那个人招供说埋在协和院子的一棵大树下,但是,没等他说完是哪棵大树,这个人就因失血过多死掉了。当年日本兵组织挖掘了一次,没有挖到。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失踪的消息就如同当年它被发掘出土时一样震惊世界。人们对如此世界人类文明之瑰宝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消失而痛心疾首。

就在太平洋战争的硝烟还没有散尽的那一刻起,无数的人就在追问: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北京人头盖骨的遗失?难道它真的是从人间消失了吗?种种的疑问、猜测、推断与寻找持续不断,直到今天都没有停止。

高峰指示说:“我们要提高警惕,无论是国宝,还是敌特任何阴谋活动,我们都不能放过,放长线,钓大鱼,看看究竟是什么大鱼藏在下面。各个小组,加强监视和跟踪。不可麻痹大意,不可有失。那两个女的,和李安东是什么关系,也要弄清楚。”

3

景文彬悄悄调查了程梦和程娜姐妹俩。南池子官豆坊这栋小洋楼的主人叫哲立,意大利人,1921年来到中国,曾任意大利驻天津海关总督,日本投降后,此人滞留中国,常常出入“美国新闻处”,同样在北京公安的重点嫌疑名单中。进入小洋楼的女子叫程梦,毕业于燕京大学音乐系,在北师大任音乐助教。她去香港姐姐程娜家度假,和姐姐程娜一块回到北京。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叫程梦的女子曾经跟哲立的太太,俄国人伊芙娜学过钢琴,而伊芙娜跟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包瑞德关系十分暧昧,据说新中国成立后,她被包瑞德送去了台湾。一个女学生到昔日老师的丈夫家,而且她的这个老师及其丈夫哲立又同样具有间谍背景,这能说明什么呢?

景文彬查到,程梦的姐姐程娜,从香港来京探亲,报的是临时户口。而程娜的丈夫是英国人,在香港开银行。她那次从皇史宬下车,那里存明清皇家档案,一直没有开放,她却敲开了门,走了进去,难道,她通过关系,在想办法把明清秘密档案搞到手?或走私?或卖钱?或转卖给对中国文化觊觎已久的文物猎头?

带着这些疑问,他继续向下深挖。顺着这条线索再向下挖,了解到一个情况,解放前,程娜的丈夫在北平时与包瑞德有过交往。那么很清楚了,在台湾的包瑞德通过这两个女人,有意无意地承担联络员的任务。于是,高峰立即命令侦查员到程梦住处执行搜查任务。同时,搜查程娜和其在皇史宬的关系人叫万世坤。

皇史宬,又被称为表章库。距今有近500年的历史,是我国现存保留最完整的皇家档案库,全屋整石雕砌,无梁无柱,是我国等级最高的无梁式建筑。皇史宬门额由满汉两种文字书写。正殿建在高2米的石台基上,面阔9间,黄琉璃瓦顶,拱券式无梁建筑。内藏有镀金铜皮樟木柜152个。都是明清皇家档案,山墙上有对开的窗,以使空气对流。其结构具有防火、防潮等特点,是一座艺术性、科学性、实用性三者兼备的重要文物建筑。保管员万世坤住在院内的一间平房里,看管这些文物。但是,从清朝垮台后,程娜的丈夫,香港大富商,通过关系,买通了万世坤,拍照,然后,他把照片在香港冲洗放大,卖给外国一些研究机构。他和程娜正在拍摄时,被公安人员抓个正着。

经过审问,万世坤坦白,自己明知道这些文物是国家的宝贝,但是只拍照不拿走原物,故宫博物院发现不了。既可赚钱,还可和外国研究机构交流研究成果。就毫无顾忌,拍了近十个箱子里的档案,每个箱子里档案拍摄10个胶卷。从程娜那里拿到了大洋4000多块。而程娜认罪,是受日本东方文化研究株式会社雇佣,拿钱买通了万世坤,先后五批送出去交卷50盒。每盒胶卷日本人给800大洋,50盒共计40000大洋。她深知这是贩卖国家宝藏,是犯罪行为,愿意接受刑事处罚。

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知道这里出事的消息后,痛骂万世坤的卖国行为,好在文物原本还在,就派来新人接替了万世坤。万世坤被押在牢里听候审判。此是插话不提。

高峰问及程娜的妹妹来南池子干什么?程娜交代,美国人包瑞德把半张名片请妹妹程梦转交给哲立。因哲立出门未归,只好住在他家里等待。对外说,是包瑞德有一架钢琴要哲立代出售。

问及是否真有一架钢琴要出售?程娜说,没有,只不过是说给外人听的,也是住进哲立小洋楼的理由。

侦查员搜查哲立的小洋楼,没有放过一个死角,最终从梳妆台的一个胭粉盒里搜出一张半截英文名片。这半张英文名片正是美国原驻华使馆武官包瑞德的。

拿到这张半张名片,高峰亲自出面,第一时间审问了程娜两姐妹。带着包瑞德这半张名片有什么名堂?

程梦继续解释说,“包瑞德只是让我们把半张名片出示给伊芙娜的丈夫哲立看一看,证明事情不假。”

为什么只有半张名片?另外半张在谁手里?高峰问了这姐妹俩,她们根本说不清楚。显然。这半张名片是接头用的工具,另外半张持有者是谁呢?两个半张名片对在一起又意味着什么呢。

程梦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哲立打电话来,今天下午,约好程梦在北京饭店咖啡厅见面。

高峰觉得更可疑,哲立是小洋楼的主人,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却约好了和程梦在北京饭店咖啡厅见面?难道是知道了小洋楼被公安人员搜查和控制?他是怎么知道的?是谁走漏了风声?

高峰和乔剑商量后决定,让程梦拿半张名片和哲立见面。安排侦查人员在北京饭店咖啡厅布控,尽量不打草惊蛇,看看哲立是否带另半张名片,如果没有,就跟踪他,看他拿到这半张名片会交给什么人。

高峰和乔剑把程娜姐妹争取过来,为我所用,演出一场接头戏。乔剑对她们说明了利害,“包瑞德和哲立都是外国间谍,你们带着半截名片与哲立联络,已构成犯罪嫌疑。现在只有与公安机关合作配合,才能洗刷你们的嫌疑。”

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两姐妹吓得够呛,听乔剑这么说,立即答应,配合演好这出戏,看看哲立怎么处理这半张名片。

北京饭店地处市中心,位于王府井商业街的南端,离天安门最近。来北京外国客人,往往会选择这家饭店入住。吃“北京烤鸭”和逛“长城”,是必不可少的来京观光项目。甚至有“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更遗憾”的说法。交通便利,闹中取静,五星级服务一流是北京饭店的特色。北京饭店咖啡厅的咖啡也是一大特色,顶级咖啡豆来自巴西,现磨现煮,很受外国人的欢迎。公安干警埋伏圈已经设好,就等毒蛇的出现。

程娜和程梦带着那半截名片,到了与哲立约好的北京饭店咖啡厅见面,三个人喝了咖啡,程梦把半张名片交给了哲立。哲立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半张名片揣在衣兜里,然后,哲立告辞先走。但是,他没有回南池子小洋楼,而是立即去了甘雨胡同,李安东家。

“托尼赵”听到敲门声,为哲立开了门。哲立说:“不用通报,我和你家主人是好朋友,就进了屋子。”

李安东和哲立两个人热烈拥抱,寒暄后入座。李安东喊“托尼赵”倒茶。“托尼赵”端来热奶、巧克力、立顿红茶,用托盘拿来饼干和点心,典型的意式茶点。两个人喝了热奶、热巧克力和茶,吃了点心后。哲立拿出了半张名片,李安东也拿出了半张名片,对得严丝合缝。两人哈哈大笑起来。正在这时,“托尼赵”发现,有镜子反光,两三次扫到这间客厅中。李安东和哲立,马上神情紧张严肃起来。于是,哲立告辞。乘黄包车奔了前门火车站。

而就在“托尼赵”要关院门时,李安东出来说:“我出去一趟,你开车送我。”

于是“托尼赵”送李安东到东交民巷找了正在上班的山口隆一。“托尼赵”在车上等,看到李安东和山口隆一在院子里谈了一阵。然后山口隆一点点头,鞠躬告别,回到办公室去了。李安东让“托尼赵”开车到了位于王府井的天主教堂,和马力悦神父谈了很久,才打道回府。

“托尼赵”发现,从那次舞会后,化装“郝峰”的赵万刚失踪了。

4

景文彬向高峰和乔剑单独汇报了负责监视李安东家的我方人员,经常用镜子反光和李安东联系。一旦镜子反光三次,这个李安东就马上警觉起来,或转移屋子,或不再说什么机密的话。另外,赵万刚失踪了,有可能被李安东囚禁起来。他已经查到李安东客厅的地毯下,是地下室的入口。

高峰和乔剑紧急排查了监视小组人员,三个人,两个是新警员,履历清白,而刑侦队侦查科科长王恩崇是北平旧警察留用人员。再查他的亲属背景,有了重大发现,他的大舅子关吉富是大特务,现在任台湾保密局驻曼谷站站长。那么,王恩崇嫌疑最大,与监视对象李安东暗通款曲,用镜子发送信号。于是,高峰和乔剑商量对策,先不打草惊蛇,而是派人暗中监视刑侦队侦查科科长王恩崇。

果然,王恩崇出现了异常。这天找到高峰和乔剑,王恩崇提出请假,说是家里有事,要回去一趟。按当时的侦查纪律,没有正当理由,案件侦查阶段不能请假外出。乔剑见王恩崇很着急,就同意了。

侦查员在后面一直跟踪王恩崇。发现,王恩崇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丁香公园跟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接头,女的悄悄地塞了一个信封给他。

情况汇报到高峰那里,高峰决定立即采取措施,抓捕王恩崇,并对王恩崇家进行了搜查,结果搜出国民党保密局特务关吉富给王恩崇的秘密文件和一个信封,里面有两千美金,以及两把美制特工手枪。同时抓捕了在丁香公园和王恩崇接头的女人,那个女人叫曼丽,承认是保密局特务关吉富安排在京潜伏的联络员,传递台湾的指令给代号“0305”,王恩崇就是“0305”。

在这些物证面前,王恩崇知道已经无法隐瞒,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来,美国高级军事顾问包瑞德把李安东炮轰暗杀的计划告诉了蒋介石,蒋介石非常高兴,寄予了厚望。让毛人凤指示0305提供支持。王恩崇用镜子反光的方式告诉了李安东和哲立小心有人监视你们。并透露了“郝峰”是公安卧底。于是李安东用药酒麻翻了赵万刚,并囚禁起来。

5

此时,公安机关通过山口隆一寄给日本的一封信中也发现了这个国际计划的内容,充分证实了李安东、山口隆一阴谋破坏暗杀的企图。

于是,公安部领导批准了北京市公安局上报的抓捕方案。并从天津、河北、辽宁、山东几省调集来公安精英,立即出动,先对最危险的阴谋暗杀的首犯核心李安东、山口隆一、哲立、马力悦、德国人甘纳斯等实施抓捕。

晚间9点,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军管会果断封锁了北京甘雨胡同,景文彬在内接应,并迅速冲进乙17号院李安东住所。李安东猝不及防,被抓个正着。

抓捕人员随即用手铐把李安东铐起来。李安东疯狂叫嚣要控告随便抓捕外国记者,限制新闻自由。他用外国人的记者身份抗议。确实,经仔细搜查,侦察员在李安东住所内并没有搜查到什么可疑物品。

这时“托尼赵”出现了,他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解救了在里面昏迷的赵万刚。经过医生抢救,赵万刚苏醒了,向高峰汇报了这些国际间谍策划炮击的内容。掷弹筒的零件在马力悦的教堂。公安人员在王府井的天主教堂搜查出一些零部件,但是,只是支架、配件,没有主件掷弹筒。

那么,60型掷弹筒的主件掷弹筒在哪里?找不到这个关键证据,就必须在48小时内释放李安东等这伙国际间谍。

此时,身体好一点的赵万刚申请带队,再次搜查李安东的家。经过仔细搜查,从天花板书架支架周围搜出了一个使用油纸包裹着的小圆桶,上刻着Stokes字样,看上去,这个东西不起眼,也不像武器。但是,赵万刚知道Stokes,是美国生产掷弹筒的品牌。他把从马力悦教堂里搜到的零配件拿过来和这个小圆筒一组装,就是一门掷弹筒。还从地下室的壁炉里搜出手枪一支、子弹二百三十五发、相关间谍活动来往函以及情报卡片五百二十五件、氰化钾毒药两包。

赵万刚说:“李安东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这些东西是新闻记者用来写故事用的吗?”

至此,李安东的心理防线迅速崩溃了,他说:“你不是特派员郝峰,你是公安卧底,我的计划你都知道了。我当时就应该先把你杀死。”

随后,在审问中,李安东如实交代了自己准备阴谋暗杀的作案过程,他还交代,这个掷弹筒、手枪、子弹、氰化钾等都是美国人包瑞德撤离北平时,亲手交给他的,要他藏起来,以备后用。他怕太显眼,把炮架和其他零件转移到马力悦的教堂藏匿起来。后来,包瑞德通过电台并明确指示李安东,在中国领导人举行聚会时行刺是最好的,如果行刺成功,美国会给他们奖励100万元美金。为了拉拢李安东,包瑞德还表示,事成之后,美国情报局可以保证他们到美洲或欧洲,去自由地从事自己的商务, 去做一个百万富翁。那半张名片,是一百万元已经被美国中情局批准的意思,并有四分之一的赏金已经打入了李安东和哲立指定的在瑞士的账户。他和哲立各一半,对在一起,用半张名片传递信号,就是钱已经到账,立刻行动起来。”

公安干警在山口隆一的住处还找到了一批关于新中国领导人的详细情报,涉及领导人的住处、出行车辆车牌号等绝密情报。他交代,他对美国人能否给钱持有怀疑,想在撤退前,拿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这样逃到美国去,可以卖大钱,一辈子吃喝无忧。但是,他和协和医院的朋友并没有挖到“北京人”的头盖骨化石。美梦落空。问及日本进口的消防压水机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从日本订购了一个装置,可以增加Stokes小型掷弹筒的精准度。”审讯人员问他这个装置在哪里?他说在他的卧室抽屉里,带显示屏的仰角计算器,很小,看上去像一个小型电子钟表。公安人员再次搜查山口隆一的家,搜查到了这个带显示屏的仰角计算器。于是,他寄给东京特务机构草图中信息真相大白。刺杀证据确凿无疑。

1951年8月17日下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内,开始对李安东等七名间谍罪犯进行审判。北京市人民检察署检察长罗瑞卿作为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起诉书长达24页,列举了李安东、山口隆一等人的大量犯罪事实。

最后,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高峰对七个外国间谍进行宣判:被告李安东、山口隆一为美国政府搜集我国情报,策划武装暴动、谋杀我国家元首及中央人民政府其他首长,两被告均处死刑。哲立、马力悦、德国人甘纳斯等人都被判刑后驱逐出境。

宣判之后,立即将李安东、山口隆一押送天桥刑场,执行死刑。在前往刑场的路上,道路两旁围观的老百姓人山人海,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并喊出"打倒帝国主义!""坚决镇压反革命!"的口号,可以说是人人义愤填膺,形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强大声势。

之后,天桥刑场,两声清脆的枪声响起,55岁的意大利人李安东和46岁的日本人山口隆一被枪毙。围观的群众拍手叫好,说,死有余辜,大快人心!这起由美国人包瑞德策划的“国际计划”事件,也在这两声清脆的枪响中以失败而告终。

蒋介石、毛人凤和美国高级军事顾问包瑞德接下来又要出什么花招?赵万刚是否能找到池峰城将军还有徐宗尧将军清白的证据?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节选自知乎连载长篇小说《扬眉出剑》,作者王永利)

【责任编辑:许聃】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高级编辑。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