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周项  >>  正文
知网错哪了?
张周项
2022年12月27日

12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了对中国知网的反垄断调查结果,认定知网存在滥用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21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7.52亿元5%的罚款,计8760万元。

从知网下载一篇论文,办卡的价格是五毛钱一页,谁能想到就这五毛五毛的,知网一年能挣出17个亿来!

想想也不算夸张,谁写论文不需要从知网翻啊?谁还不从别人论文里引用点东西啊?要真是有人写论文不看前人研究成果,那写出来的论文有人敢信吗?翟天临前车之鉴,翻车现场到现在还在路上摆着呢!

所以说啊,知网这一年17个亿挣的是读书人的钱,是读书人从可怜巴巴的研究经费里挤出来的过路费。教授、副教授有课题资助还好,广大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就只好自掏腰包,给知网交这一笔过路费,才能顺利拿到毕业证,走上工作岗位。

这就是知网最根本的错:把无价的知识当成了有价的商品,放在世俗的秤盘上大声叫卖。知网是赚的盆赢钵满,却在无形中给渴求知识的人设了一道门槛。如果有学生囊中羞涩,那他的毕业论文或许会因为文献不够而逊色不少,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发生的。

或许有人要杠我一下,说现在的趋势不是知识付费吗?每个人为他获取到的知识付费,不是应有之义吗?

不要混淆概念。知识付费是对智力劳动的一种尊重与承认,指的是每位读书人都能通过传播知识的方式来获取钱财,这一行为的主体是知识的生产者。读书人付费看文献、获得指导,写出论文后也挂在网上供人付费下载,这才是真正的知识付费,是知识产生价值实现了良性循环。

知网这个算什么呢?写论文的分文没有,反倒为知网做了嫁衣,让一个中介大把数钱。湖北老教授赵德馨通过法律手段维权,胜诉了他的论文全被知网下架,什么叫滥用市场垄断地位?市场监管总局早就该查!

这是知网错上加错:拿着别人的智力劳动成果,把这些成果都变成大把金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这就是剥削,而且是两道剥削,一个中介把写论文的、看论文的都剥削了个遍。

其实健康的学术环境中,是需要知网这么个中介的。写论文需要引证的文献浩如烟海,总不能指望着大家去图书馆一本一本翻,有个电子化的平台服务大家再好不过,能给读书人省下大量宝贵的时间与精力。

只是这个平台不能得意忘形,切不可忘了自己的本分,不可忘了自己是服务读书人、促进知识流通的。走到剥削读书人、阻碍知识流通这一步那是从根上错了。期待这次八千七百多万的罚单给知网提个醒,别再贪那点利给自己造舆情,更别老往法律的枪口上撞。

切勿玩火。

(张周项)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日报主任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