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法国政治右转与全球格局嬗变
邢云超
2024年07月10日

假若从伦敦乘“欧洲之星”穿越50千米的英吉利海峡出发去巴黎,你就会惊奇地发现,伦敦大街小巷井井有条的市容市貌和文明礼貌的绅士雅客突然变幻成巴黎天桥下鳞次栉比的帐篷和高楼大厦下肤色迥异衣衫不整的外来移民,英国和法国同属老牌欧洲列强,历史上历经矛盾又彼此依托,在合作与对抗中贸易与交往。独特的地缘优势和相似的政治制度为两地文化、社会、经济及宗教的演绎,丰富了“双城记”的现实意义。然而,随着英国脱欧,移民制度及战略定位的不同,两国若即若离又渐行渐远。

法媒披露2023年经英吉利海峡偷渡英国人数3万6千,比2022年下降30%,但入境欧盟38万,比2022年增长17%,比2021年暴增136%,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队Frontex报告称,进入欧盟总人数中,10万来自叙利亚,其次是几内亚和阿富汗,无人陪伴未成年人较2022年增加28%。二战以来,法国移民政策不断改革,但与欧盟成员的过密融合令自由流动更加方便,对本土就业机会,社会资源和公共利益的占有构成考验,对宗教,种族,文化,治安甚至世俗民族身份提出挑战。

笔者曾2022年5月于“联合早报”撰文“法国在欧盟轨道上还能滑行多远”认为,不管马克龙未来以何种程度和姿态重建法国政治,勒庞支持者将有增无减,惟强不弱。法国上空弥漫着浓郁的本土气息和强烈的民族性及主权性,折射出反对移民,支持脱欧的强烈诉求及法律基础。近年来无论是恐怖事件、宗教冲突还是国民负担,均被视为外来因素使然。欧洲怀疑论的情绪蔓延致使欧洲官僚主义乃至欧盟与北约功能退化观点迅速引燃。

6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首轮选举,极右派以34.2%选票大获全胜,马克龙以21.5%仅屈居第三。学界认为,“选举结果标志着马克龙时代的结束。国民联盟上岗,破坏国家稳定,侵蚀国家信用”。极右政治理念是重振工业,终结移民,加强贸易保护而且对乌克兰支持划上句点。马克龙的败选尤其为域内国家乃至全球树立标杆,产生示范。马克龙政权重在外交,未来三年维系欧美传统 “铁杆”关系难乐观。马克龙权威受限,左右共治必然引致欧洲政局混乱和共同对敌的不堪。

马克龙败选削弱欧盟,给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战略布局套上镣链。西方主流媒体多以犀利语言指责马克龙并对法国偏离共和国原则肢解民主制度而不安。法国右派“国民联盟”前领导人勒庞稍前表示,其政党或会寻求通过预算和其它手段来束缚马克龙在全球事务中手脚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库普钱(Charles Kupchan)认为,法国的软弱政府可能意味着欧盟核心的某种政治瘫痪 ”。

法国是世界大国和欧洲领头羊。马克龙在团结欧洲及维系世界平衡上的政治抱负折射其对世界多元和欧洲前途的另类理想。他在中欧、中法多重关系上敢为敢言亦给国际社会提供了想象空间。俄乌冲突伊始对俄的绥靖政策却在不日前突飞猛进,展示“取代美国对欧洲领导”信念。人算不如天算。第十届欧洲议会大选中马克龙复兴欧洲党的挫败,迫使马克龙解散国民议会,背水一战。然而“费加罗报”6月12日CSA民调,76%的18-24青年认为选举失利就要辞职,甚至在其执政党内逾30%的人希望他败选即告别政坛。

马克龙执政党低支持率是对其过去五年内政外交的否定与质疑,昭示了欧洲民主与包容遭遇挑战。欧盟在全球事务中领导力及对多边主义构建影响力受挫,进而抑制全球治理体系高效运转。欧洲一体化过程中的资源优化配置和欧洲共同抵御风险能力锐减。法国财政和内政部长此前警告,法国面临“暴力和内乱”,巴黎及里昂事实上正在骚乱。也有政治学者指,马克龙的挫败在某种意义上为世界各国在国内治理和国际应对上提供了新的平衡点。在涉及移民、气候,能源,立法并参与批准年度预算政策诸方面影响非凡。

传统大党版图的萎缩,为各国政党在关注民生,淡化政治和自我建设上提供政治模版和政策经验。英国脱欧五年后的欧洲政治全面右转令传统意义上的西方民主、文化认同和欧洲核心价值观之制度屏障突破了防线。警示对漠视民生、罔顾民意、威权专制、战备扩军的国家和政党更张改弦。德国选择党联合领袖威德尔称,勒庞选举大胜,是德国选择党的榜样。法极右翼掌握国会,为右翼民粹主义者若在欧洲议会联合起来提供条件。北约、欧盟被全面掣肘,未来是“脑死亡”抑或“植物人”,并非天方夜谭。

未来5年欧洲政治生态趋于保守和内敛,令民族认同、国家边界前提下的移民、农业及减碳在阻滞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过程中从欧洲内部强化发展;欧洲选情是对“主权主义 ”的摇旗呐喊及与特朗普主义的隔空遥望与“心照不宣”。欧洲冲击波的全球荡漾为特朗普回归及”孤立主义”上演增添动感。失败的拜登经济学,在欧洲政治右转裹挟下,一定程度上助推标榜5年前就赋予欧洲灵感的特朗普信誓旦旦,而半岛危机、俄乌冲突、中东局势,以至于印太布局会否重新定义值得关注,亦不难预判。

欧洲右翼向来倾向于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亲华”力量逆势壮大,中国料将从欧洲边缘政党的发展壮大中“受益”。极右势力的野蛮生长是欧洲民情民意及民生在疫情肆虐、经济通胀和战争无休背景下对生存、生活乃至健康和安全的渴望与期盼。欧洲如此、美洲和亚洲亦然。欧洲政治版图重构,新生力量潜滋暗长。全球格局嬗变,大国锋芒初现。中国、印度、巴西、沙特及南非的脱颖而出会否坐视传统西方坐看云起时,见仁见智,目前仍难一管窥见。

过往的一年,逾百名美国及印太高官,在回应“纽约时报”采访时,并不看好传统西方大国下个世纪的全球主导和绝对影响。弗吉尼亚大学托尔教授(Prof. Gerard Toal )认为,涉及多国跨境安全与气候变化等问题,各国仍需相互依靠携手并肩。全球南方国家在西方旧秩序利益业已超出所控范围并日渐萎缩背景下悄然崛起。不论是俄国对欧盟的核恐吓还是欧洲援乌的信誓旦旦,向来以民主自由为发展依托的欧洲政坛,哀鸿遍野于弹指之间,搅乱了欧洲,撼动了撬动全球的政治支点。若要看天究竟如何变脸,似乎也只有时间说了算。

原载2024年7月3日 “中时新闻网”(中国时报-言论)

 

【责任编辑:严玉洁】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