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榆  >>  正文
不怕老师的英国学生
熊榆
08月27日

2013032712481128137

2009年的10月,我怀着激动的心情上任英国女王大学终身制讲师职位, 认为端上了英国受人尊敬的“铁饭碗”, 短短半年后, 我就发现这个饭碗是那样的烫手。 此前我从没有在英国接受过一次真正的授课教育, 所以对于教学的概念,完全停留在从7岁到22岁在中国接受教育的情况, 后面4年多的博士生涯也专注于实验室, 没有听过洋人教过我半天书。 那是我自信满满的上完了4周课的时候,我被学院领导请到了办公室,他问我:“知道吗,你的学生已经连续多次反映到我这里,指出你上课完全是读课件, 不是加深学生影响, 引导学生理解, 创造互动的机会。”当时我就傻眼了,我以为每次我都声情并茂的读着幻灯片上的内容,幻灯片上有所有学生应该了解的知识,有的时候我停下来解释一下,难道还不够吗?学院又提醒我, 需要去听一节其他老师的课程,并让其他老师听一下我的课程,相互提醒改进。 我一直在想,还在国内上课的时候,只要老师不找我们麻烦,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找老师的麻烦,为何这边的学生如此大胆? 难道不怕老师之间作为同事相互告知是谁去找老师的麻烦? 后来我总算明白了:英国学生之所以不怕老师,是因为这个体制。事实上,英国采取了很多的措施保证了学生的开放思想和自由行为,归结为两个字——透明。 由于所有可能对学生造成危害的过程,如果考试出题、课程打分,推荐工作等过程全部都是由体制决定,不受单个老师的影响,所以学生变得相当“放肆”,他们敢于上课的时候将脚放在桌子上,甚至面对面的对老师提出尖锐的批评,敢说任何想到的话,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行为是正确的, 他们就不会受到处罚。作为老师,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为学生服好务。 英国学生敢想敢说的独立人格使得英国人的创新能力远高于世界其他地方, 包括美国。 当然,在校园里仍然存在一群不敢于想和做,不敢于得罪老师的人,连与老师说话都没有底气,据我观察他们大部分都来自亚洲,来自中国。 在英国, 老师对学生的特权完全关进了笼子。所以, 在英国, 作为一个大学讲师,最好让学生当你是朋友, 叫你名字, 比如叫我Dear Yu, 而不是Dear Teacher,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封邮件上面写着“Dear Teacher/Lecturer”, 那么此信必然出自中国学生之手。 而在这里,英国学生只会把你当成两种人,要么是朋友,要么是讨厌的人。 正如前面提到, 我刚担任老师的时候,来自学生的批评包括了我的典型的填鸭式教学方式, 无论是读出幻灯片上的内容, 还是稍微停下来解释, 这都不能改变学生是被动的接收方。一个学生写给我的抱怨信就说:“为什么我上你的课程,完全无法集中精力。 ”英国大学要求老师不只是自己懂这个知识, 更要求老师懂得多种传授知识的方法:比如对学生进行多种形式考核, 提供一个能够促使他们去思考的氛围, 创造互动的机会, 包括邀请工业界的人士来与学生互动分享经验。 由于这些方式是传统应试教育都没有的, 我不得不被学校建议, 在2010年的时候进修高校教学研究生课程, 我这才发现:原来, 我对教书是一窍不通的。
英国诺森比亚大学纽卡斯尔商学院终身讲席教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