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榆  >>  正文
英国大学经验:用媒体提升科研人员战斗力
熊榆
10月28日
上周我们学校宣传部对全校工作人员做了一个培训。宣传部负责人表示,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或者研究是有价值的,那么就应该让社会知道;不要把在期刊上发表论文作为目的地,而是作为宣传自己科研成果的起始点。这个有助于扩大学校的影响力,进而影响大学排名。事实上,中科院2011年的一个报告在衡量了英国、中国、美国、日本、德国等几个国家的科研产出后发现,英国在研究引用次数,“高被引论文”数量,使用量等影响力指标上高居世界首位。 如果您打开一个中国大学的网站,很可能看到的不少新闻是某某校领导考察了什么地方,或者某某高层领导莅临该校考察。而打开英国大学的网站,其新闻可能多集中于普通的老师和学生,突出他们的成就和事迹。这里我想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方面值得思考:1. 对人的宣传, 即普通学者是否应该和领导一样被媒体同等关注。2. 对于科研成果的宣传,是否有必要在学术期刊之外的媒体发布学术成果。 对于第一个问题,即是对人的宣传,领导的声音固然重要,但是学校里面90%以上的都是普通学者,他们是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领导”是行政人员,他们的工作是对学者进行必要的支持。 所以英国大学的领导都在想办法让自己的学者更加的有影响力。在上新闻的机会上来说,所有人是同等的,不会有领导因想突出自己而压制其他人的。我所在的大学每天都会在各大媒体数据库上去搜寻是否有我校的老师在媒体上发言的新闻,这些可能是科研成果,也可能是这个老师对社会问题的看法,对科研现象的解释或者是组织某项重要活动。 学校将这些链接整理了之后会每天全校通报,并发布在学校网络上。此举极大地鼓励了更多的老师勇于面对媒体。宣传部还整理各个老师的研究方向,一旦有媒体咨询一些对时事的看法,宣传部就会找到专门的老师来回答。学校认为,如果学者有影响力了,学校也会更有影响力,领导也觉得脸上更有光。 第二个问题,即对科研成果的宣传是否应该止步于发表到学术期刊上。我和中英很多学者都有一些接触,我的印象就是,他们认为论文发表于学术期刊就完成任务了,之后自己都不愿意再看一遍。至于是否要通过媒体宣传自己的研究,大部分的人表示,研究方法高深、复杂,只要让同行看明白就好。我看过一部电影,记得题目是《爱因斯坦与艾伯顿》,讲的是爱因斯坦在成名之前发布了相对论的成果,但是却没有得到重视,直到剑桥大学艾伯顿教授看到爱因斯坦的论文,然后将其用最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才被世人接受。霍金的天文学研究其实一般人也是看不不明白的,但是他能用常人理解的方法将结论解释出来,这才引起了世人的关注。所以一个研究,要能让媒体报道出来,让大家了解它的作用,才是有意义的。 用了纳税人的经费, 最好也能让纳税人知道你大概做了一些什么。记得我在女王大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事调研了英国的食品供应链,过程相当复杂,调研了2000多个企业案例,得到了很好的结论,学校将它做成了新闻,很快就有了几十万网页的搜索量。最近我在一个学术论坛上看到一些人评价几个学术期刊的论文质量,他们认为这些论文完全不值一读,作者是为了完成项目的指标或者评职称才发表的,网友给这类文章取了一个名字,叫“灌水文”。 另外, 英国申请科研项目也很重视影响力,在英国的自然科学基金或者社科基金申请表中,都要求专门填写影响力分析,而通过学术大会(Conference),研讨会(Workshop),交流会(Seminar),论坛(Forum)等创造有新闻价值的活动,是申请基金的必不可少的部分。媒体和学术,其实是相同的,可以相互促进,如果好好使用了媒体,会让研究更有影响力。毕竟科研经费是纳税人提供的,做出来的研究能在媒体上让纳税人了解也是合情合理的
英国诺森比亚大学纽卡斯尔商学院终身讲席教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